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> 都市小说 > 奶爸学园 > 章节目录 177、名字的背后(2/4)
    PS:求月票,排名掉下去了。水印广告测试   水印广告测试

    外面在下雨,越下越大。

    一场秋雨一场寒,气温开始加速滑落。

    张叹也来到走廊里,问小茜的爸爸:“你们是怎么来的?”

    “打车来的。”小茜的爸爸说。

    “这里要到路口去,而且下雨天不好打车,你们等一下,我开车送你们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几分钟后,汽车开进了车流中,后排传来小朋友的说话声。

    张叹开车送他们回家,江滨跟来了,此刻和小茜在后排窃窃私语,说悄悄话。

    小茜的妈妈也坐在后排,副驾驶位置上坐的是小茜的爸爸。

    他们家离小红马不远,开车没要十分钟就到了,是租来的房子,一处老旧小区。

    现在是晚上9点,小茜的爸爸邀请张叹到家里坐坐,张叹还没说话,江滨希冀地抬头看着他,让他没办法拒绝。

    “喝点水,家里有些乱。”

    小茜的妈妈给张叹递上水,江滨已经和小茜钻到房间里,两个小朋友嘀嘀咕咕,小茜要和他分享卧室里的各种小秘密。

    张叹打量这个家,两室一厅,大概60平,家具陈旧,但是干净整洁,布置的很温馨,最醒目的,是墙壁上的各种照片,都是一家三口的,小夫妻围绕一个小宝宝。

    有小宝宝嚎啕大哭的,有小宝宝在地上乱爬的,有小宝宝抱着妈妈的手啃的,有小宝宝看到长颈鹿大吃一惊的,有坐在床上笑的前俯后仰的,有抱着布娃娃睡着的,有抱着爸爸的腿不让去上班的……

    然后小宝宝一天天长大,可以走路了,可以用筷子了,可以在公园里飞奔了,可以背小书包上学了,可以自己画画了,可以当众表演唱歌跳舞了……

    张叹还看到了一张在小红马深夜学园的照片,小宝宝眼中含泪,可怜兮兮地站在小红马学园门口,稍息立正,然后拍下了这张照片。

    这个小宝宝就是小茜。

    墙上的这些照片完整地记录了小茜从襁褓到现在的一个个重要节点。

    小茜的爸爸说:“我喜欢拍照,身边的美好都要记录下来,但就是技术很烂,哈哈。”

    张叹笑道:“这技术可不烂,真正走心的照片,往往是生活中的随意一拍,你看那些荣获大奖的摄影作品,又有几幅是专门架构的?都是抓住生命中的某一刻。而你的这些,对一个家庭来说,都是生命中最美好的一些瞬间,千金不换,我特别羡慕。”

    小茜的爸爸愣了愣,高兴不已:“您过奖了,不过,最重要的是自己喜欢,我很喜欢这些照片,平时工作再累,回家看到它们,疲惫就一扫而空。”

    张叹一边细细观看这些照片,一边说:“所以说,我特别羡慕你。虽然房子是租的,但老婆孩子在,那就是一个家。这张是……B超照片吗?真有心啊,这都保留着。”

    这是一张黑白照片,看图形,应该是B超的扫描照。

    这张照片上,还夹了一只红色小鼓,小孩子喜欢晃的那种。

    哒的一声,小茜的爸爸把墙壁上的射灯打开,顿时把这些照片照的清晰无比。

    他凑近,看着这张B超照片,说:“是啊,这是一张B超照片,我们的第一个孩子,不是小茜。”

    张叹愣了下,迟疑道:“不是小茜?那是?”

    小茜的爸爸苦涩地笑了笑,说:“确切地说,是小茜的哥哥。”

    张叹知道自己问了个傻问题。

    小茜的爸爸见状,笑着说:“没事,过了好多年了,我们已经走出来了。那是7年前的事,我和我老婆刚到浦江,意外有了这个孩子,那时候年轻不懂事,我老婆工作太累,身体超负荷,结果胎停了,我们的第一个孩子就永远停留在6月零28天。”

    张叹:“肯定很难过,可以想象。”

    “我老婆差点没走出来。”

    他把照片上的那只红色小鼓拿下来,擦了擦鼓面,轻轻晃动两下,咚咚咚~~一阵清脆的鼓声响起。

    他笑道:“这孩子在肚子里的时候不安分,经常踢肚子,我老婆说一定是个男孩,名字都给起好了,还准备了这只小鼓,他不是喜欢踢肚子吗,以后就使劲敲小鼓吧。”

    他把小鼓又夹回去,说:“这个孩子可怜,还没到这个世上就走了。后来我老婆怀了小茜,我们是万分小心,一有点动静就紧张的不行。4个月大的时候,我老婆身体反应越来越大,我不放心,把她送回了老家休养,哪怕是这样,当时也是险象环生,一步没走对可能就没了。”

    他笑着对张叹说:“但好歹平安出生了,我们都觉得一定是她的哥哥在保佑她,所以把她哥哥的名字给了她。姚岳西是她哥哥的名字,我们相信她的哥哥会永远保护她的。”

    张叹恍然:“没想到背后有这样的故事,很伤感,但又很温暖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虽然小茜很不舍得离开小红马,但是没有办法,她妈妈的身体不好,我很担心她的身体和胎儿,保险起见,回家静养最好,而我一个人留在浦江,没法照顾小茜,还是跟着一起回老家吧,她爷爷奶奶都在家,家里也有很多小伙伴,小孩子过阵子就会忘了这些不开心的。”

    张叹问:“浦江这边的事,你暂时放不下吗?”

    “你的意思是我也回吗?”小茜的爸爸摇摇头:“放得下,就是因为放得下,才不敢回去。浦江这座大都市太有诱惑了,每天无数人进进出出,我只要一走,空出来的位置立刻就会被人补上。当然,家里也能找到工作,但是我想给老婆孩子更好的生活,趁着现在还年轻,奋力拼搏,再过几年,可能想象的空间都没有了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临走的时候,张叹给了他一张名片,嘱咐他今后如果有什么难事,可以打他电话,他能帮的一定帮。

    回学园的路上,江滨坐在后座一言不发,张叹问他话他也不回答。

    这个男孩虽然才8岁,但是已经有了自己的心事。

    园里的小朋友们虽然不舍小茜,但是哭过一场就过去了。

    但是他不一样。

    深夜,江滨的爸爸来接江滨回家。

    “今天的作业做好了吗?”

    江滨沉默地收拾好书包,低声说:“做好了。”

    江滨的爸爸欣慰道:“你班主任今天又夸你了,她说你……”

    一堆夸赞的话,但是江滨一句没听进去。

    他走出小红马学园时,回头看了一眼,安安静静的小红马和以前数不清的夜晚一样,但又好像不一样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