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> 都市小说 > 奶爸学园 > 章节目录 186、我给你吹吹(1/3)
    “妈妈,拜拜~”

    “等等,宝贝,你不邀请妈妈去你班上看一看吗?”

    “妈妈快来。水印广告测试   水印广告测试”

    妈妈跟着小朋友到了班上,眼睛乱瞄,忽然一顿,瞄准了一个西瓜头头的小女孩,冲过去仔细打量。

    “阿姨,你住啥子?”

    西瓜头头的是小白,小盆友正在和小米研究怎么折小船,忽然来了这么一个阿姨,盯着她看个没停。

    “啊~不要紧张,小白,我是张志凡的妈妈,你是不是个小演员?我都在电视里看到你了,你演了《女人三十》对不对?一定是你吧,我昨天看的就眼熟,现在更加确认了……”

    这位年轻的妈妈巴拉巴拉,她的儿子跟在脚边,什么来班上看一看啊,就是来追星的嘛。

    “嚯嚯嚯~~~是我噻,我是小白噻。”

    “你真可爱。”

    小白闻言,喜滋滋地抱着小米,两人小脑袋凑在一起,说:“我和小米都很可爱。”

    这位年轻的妈妈和小白合影了才离开。

    她虽然走了,但是她的儿子依然站在小白面前,愣愣地看着她。

    “住啥子?”

    小白伸手摸了摸比她还高一些的小男孩,安慰说:“是你的妈妈噻,我不会抢的哦,我也有……舅妈噻。”

    这是神奇的一天,对小白来说是这样的,因为不仅有小朋友们的爸爸妈妈来看她,而且学校里的小老师们也都来看她,不管认识的还是不认识的。

    最后园长阿姨下了禁令,不准影响小白的学习,这种情况才好些了。

    下午放学,丁佳敏接她们到她家里吃晚饭。

    她今天休息,晚上不用值班,已经和马兰花说好了,小白和小米在她那里吃了饭,她再送到小红马学园。

    在学校里人人都想合影的小白,见到一身制服的丁佳敏,瞬间变迷妹,总是往她脚边凑,黏在身边,以至于丁佳敏不得不一次次把她拎开,免得绊倒了她。

    “哇~我是小兔叽警察,我要当警察,我要打坏蛋~~”

    小白童鞋一边瞎嚷嚷一边暴走,围着丁佳敏转圈圈。她和小米都梦想当警察,尤其小白听小米讲过她当小警察的一天,更加羡慕,能不能带上她吖,她一定能抓到罗子康那样的小坏蛋。

    “我们先去买菜好不好?今晚你们想吃什么?我都给你们做。”丁佳敏一边开车,一边问坐在后排的两个小朋友。

    小米摇头,她不挑食,给什么吃什么,能吃饱就行。

    小白也是不挑食的,舅妈做什么她吃什么,但是她有偏好,那就是莽莽(肉肉),还有鱼摆摆。

    “鱼摆摆噻。”小白说,她喜欢做鱼摆摆盛宴。

    然而丁佳敏说:“小朋友不能吃鱼哦,有鱼刺,会卡在嘴里,我们吃点别的吧。”

    “我吃大脑虎~”

    “我吃大灰狼~”

    嗷嗷嗷,小白张牙舞爪,作势要吃了小米。

    来到商场,丁佳敏带着小朋友买菜。

    小米拉着小白的小手,带她跑到一个货架前。

    两个小不点昂着小脑袋打量,小嘴大张,惊叹不已:“哇~好多娃娃哇。”

    这个货架上全是娃娃,小米跟着丁佳敏来过几次,对这里已经熟悉了,每次都会偷偷走这里过,再偷偷打量各种布娃娃。

    不买,看几眼就足够她开心好一阵子。

    今天小白和她一起来,她当然要带最好的小伙伴分享这个大秘密。

    两人从够得着的货架上,一人搬了一个布娃娃,放在地上,摸一摸,和布娃娃说话,玩起了过家家。

    小白拿的是一个小女孩,小米拿的是一只哈巴狗,和第一次看到的那个是同一种款式。

    曾经的那只虽然被小男孩抱走了,但是当小米再一次来时,发现又有了新的哈巴狗!

    两人听到丁佳敏在喊名字,把布娃娃放回去,手牵手走了。

    “你们在干嘛?喜欢那些娃娃吗?”丁佳敏说,刚才看到了两个小朋友蹲在地上和布娃娃说话。

    小白大眼睛溜溜转,摇头。她怎么可能要丁佳敏给她买东西。

    小米羞涩地笑着摇头。

    丁佳敏看了一眼玩具区,没再多说。

    晚饭做了三菜一汤,其中一道菜还做糊了,丁佳敏给两个小朋友道歉。

    她做饭的次数不多,工作忙,要么是在局里点外卖吃,要么到外面的小馆子匆匆解决。

    但是两个小朋友依然一个劲地夸她。

    丁佳敏笑着说:“谢谢你安慰我,我会努力的,争取下次做的更好,让你吃饱了快快长大。”

    吃饱了的小宝宝上小红马学园去,小柳老师见到她们,笑道:“啊,我们的小明星来啦。”

    小白现在是俨然成了小明星。

    大家知道她们一家在张老板的帮助下,参与了电视剧拍戏,但是没想到这么快就上了电视,而且很火呀。

    每年全国拍好的电视剧好多好多,但是能上映的极其有限。

    “嚯嚯嚯~~~”小白嘚瑟。

    跑过来追星的榴榴一脸羡慕嫉妒的样子,恨不得扑上去把小白换成她。

    喜儿闻声哒哒哒跑过来,人未到,独特的笑声已经到了:“hiahiahia~~~小白,我的妹妹,她像一只骄傲的大公鸡~”

    喜滋滋的小白顿时脸色垮了,盯着这个最小的小豆丁:“你唆啥子?瓜娃子~~宝里宝气~~你晓得我的强项是啥子么?”

    喜儿听不懂她的川普,问了好几遍才明白,认真地说她不知道。

    小白撸起袖子:“我的强项就是扁不听话的小坏蛋,过来,你个瓜娃子。”

    憨憨的喜儿真的过去,然后被小白揪了小脸蛋。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“小柳老师,我们为什么要看这个,好难看呀。”

    “好难看。”

    “我才不要看。”

    “啊~~我好累呀。”

    “我要尿尿。”

    “小白呢,为什么小白还没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小白你快出来~~~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小白无奈,坐在凳子上,老神自在地说:“住啥子嘛,我还莫得出来嘛,再等等噻。”

    全园的小朋友都坐在小凳子上看电视,今晚的电视不是动画片,而是小白参演的《女人三十》。

    一群小朋友哪能看懂《女人三十》嘛,这不,才看一会儿,一个个嚷嚷叫,肆意诋毁张老板的心血。

    倒是外围的几个小老师们看的津津有味。

    没一会儿,她们镇压不住这群瓜娃子了,只能放他们自己去玩。

    深夜,马兰花来领小白回家。

    她牵着小白的手,哆嗦个不停。

    “舅妈你住啥子嘛?你不想牵小盆友的手手是不是?”

    “哪里有,我好想牵你哦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的手手抖啥子?”

    马兰花把自己的手伸到眼前打量,真的抖个不停。

    她是痛并快乐着。

    随着《女人三十》的播出,她的煎饼果子摊忽然火了,俨然成了网红打卡地,好多人排队来买煎饼果子。

    总量还是那些总量,并没有比平时增加很多,但是大家一窝蜂涌来,导致她短时间内停不下来,结果爪子就哆嗦了。

    这就像喝酒,慢慢喝,可以喝很多,但是一下子喝的太猛,三两杯就倒下。

    小白听完,可怜她:“舅妈,你好阔怜嗷,你以后啷个办嘛。”

    “啥子啷个办?”

    “你的手手还能好吗?”

    “好不了唠哦。”

    “啊?为爪子嘛?”小白紧张兮兮。

    “我也不晓得为啥子。”

    “舅妈,给我你的手手。”

    “住啥子?”

    “小白给你吹吹噻。”

    抓着舅妈满是老茧的大手,小白鼓起腮帮子,柔柔的吹,还不断询问她好点了没。

    “好点唠,算了吧,莫要吹唠,我们快点回家。”

    “等一下噻,舅妈,为爪子你的手手像,像……”

    “像啥子?”

    “像沙坑。”

    小白终于想到比较合适的比喻,舅妈的手粗糙,像极了她经常挖沙子过家家的沙坑。

    小白把自己光滑的小手放在舅妈粗糙的大手边,不住地打量,关切地询问她疼不疼。

    马兰花把手抽走,催促小白:“快走快走,我们回家唠。”

    大步当先。

    小白踩着她的倒影小跑跟上。

    月亮把她俩的身影映在光滑的石子路上,渐渐的重叠在一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