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> 都市小说 > 奶爸学园 > 章节目录 191、我很热爱自己的事业(1-2/4)
    PS:两章合一哈,新的一周,今天四章,求推荐票噻。水印广告测试   水印广告测试

    浦江电影影视城,《女人三十》剧组。

    自从《女人三十》播出后,这部剧的反响越来越热烈,粉丝多了,打听到剧组在影视城拍戏,纷纷聚过来,蹲守在外头等待他们喜欢的明星。

    与粉丝一同来的,还有记者。

    苏澜等人再也不能像从前那样,轻松进出了,哪怕是开车,也有可能被拦住请求采访。

    此刻,剧组外就聚集了许多举着应援牌的粉丝,还有挂着相机的记者们。

    但是他们都被拦在了外头,进不去。

    一个瘦高个记者举手喊道:“师傅,师傅~~是我,能不能放我进去?”

    工作人员说:“不行,正在拍戏,不能放人进去。”

    对方不放弃,不停请求放他进去,说认识剧组的人,但是工作人员无动于衷。

    有其他记者笑道:“哥们,我们在这里守了几天了,也没能被放进去,你面生刚来就想混进去,刚入行的呢?”

    还有的笑道:“别找认识剧组的人这种烂借口了,人家工作人员都产生免疫力了。”

    有的干脆取笑:“哥们,你进去了采访到苏澜,记得跟我分享一下,我出钱买都行。”

    “啊哈哈哈哈~~~”

    众人笑过后,有人问他:“你哪个网站的?叫什么名字?”

    对方回头道:“企鹅新闻网的,孙怀伟。”

    “噢,《女人三十》就在企鹅视频网站播出,没准看在合作伙伴的份上,会放你进去。”

    有人立刻接话道:“没用!别说企鹅视频,浦江电视台的都不让进去。喂,那个电视台的还在吗?”

    一个懒洋洋的青年说道:“谁叫我呢?”

    “倒霉,可怜。”

    被人嘲笑,浦江电视台的青年记者脸色难看。

    这边,孙怀伟凑到剧组工作人员身边说悄悄话,众人纯当看热闹,但没想到,工作人员离开了一会儿,回来时竟然把孙怀伟放了进去。

    孙怀伟进去后,朝外头的人挥挥手:“拜了你们~~~”

    众人一看,都围拢过来,七嘴八舌询问:

    “喂喂喂~~这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他怎么进去了?放我们进去。”

    “都是两条腿的,怎么能歧视呢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浦江电视台的青年挤到前头说:“他能进去,那我们有能进去。他是企鹅新闻网的,我是浦江电视台的,都和你们剧组有合作!”

    工作人员们拦住众人,说:“你们回去吧,不让进就是不让进。刚才那个记者,不是因为合作伙伴放他进去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因为什么?”

    “好啊,小哥,你们假公济私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工作人员说:“别乱猜了,刚才那个孙记者和我们剧组的编剧张老师认识,张老师打电话来同意放他进去的,你们别吵,你们要是也能得到张老师的同意,我们二话不说,放你们进去。”

    浦江电视台的记者问:“哪个张老师?”

    “张叹张老师啊,除了他,你得找导演和统筹才行。”

    剧组里。

    张叹见到了孙怀伟。

    孙怀伟见面就拍马屁:“哎呀张老师,几个月不见,你摇身一变,已经成了全国炙手可热的大编剧!恭喜恭喜。我就说,你肯定能火,果然吧,《小戏骨》火了,现在《女人三十》也大火,我觉得你的故事很励志,我们主编同意了,采访你,做个专栏。”

    这位孙怀伟是当初《小戏骨》开机仪式上,唯一一个到现场的记者,当时是张叹接待的他。

    张叹笑道:“你的目标是三位女主吧,我就算了,估计你也就说的好听,真要拿了我的采访稿回去,你主编没准把他开了。”

    孙怀伟讪讪笑着说怎么会不会的。

    张叹说:“你来的不巧,今天的戏是三位女主的合戏,她们没时间,但是男主演有空,你要不要采访?”

    孙怀伟:“行啊,我不挑人。张老师要是有空,也来吧。”

    张叹:“我就不来了。你先坐着,我去叫人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,谢谢张老板~~”

    孙怀伟起身,目送张叹离开,啧啧称奇,一个夏天的时间,一个人就从一文不名到名声鹊起,张叹是他看在眼里出名的,谁能想到呢,当初开机仪式除了他没一个记者参加,现在看看,外面围了多少。

    外面那些记者眼红他能进来,嚷嚷个不停,愤愤不平,却不想想,人家没出名时,你们都在哪,现在电视剧火了,你们都跑来。

    孙怀伟一边为张叹的成长啧啧称奇,一边为自己的一双慧眼得意,现在他在主编面前特别有底气,尤记得当初主编让他不要去采访《小戏骨》,说这剧名一听就是扑街的,播出都困难,后来被打脸了,《小戏骨》引发了大讨论,最前沿的新闻资料就只有他有!

    再到现在,别的记者都采访不到《女人三十》,他却能大摇大摆进来,还被当作贵宾接待,编剧亲自去找演员来接受他的采访。

    想入非非中,他的视线里再次出现张叹,和他一起来的,是一位相貌清秀的青年。他认识,这是演员吴越,演的是陈屿。

    他振奋精神,要以最好的状态完成这次采访。

    孙怀伟被张叹留在剧组吃了午饭,并且借机采访了陈飞雅和褚小慧。

    “张老师,谢谢谢谢。”

    采访完了这两位,孙怀伟过来感谢张叹,顺便提出最后一个要求,能不能也采访一下苏澜。

    张叹毫不犹豫地拒绝:“那不行,现在是午休时间,她累了,已经休息了。”

    孙怀伟想想,也是,拍了一上午的戏,现在刚吃完午饭,确实午睡一会儿,养精蓄锐。

    “那要不,我傍晚的时候再过来?没有苏澜,我这次采访就不完整。”

    张叹说:“傍晚她也没空,这样吧,她有时间了,我再联系你,约你过来,免得你白跑一趟。”

    “没关系,即便采访不过苏澜,每次来也有很大的收获,张老师要是能帮我约时间,那当然是最好的,谢谢啦。”

    “没事。”

    送走了孙怀伟,陈飞雅恰好经过,瞪着张叹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飞雅姐?”

    陈飞雅:“我都听到了。”

    张叹:“???”

    陈飞雅气道:“苏澜要午休,所以不能接受采访,我和小慧就只有劳碌的命!张叹啊,你这双标开的也太明显了!鄙视你!”

    她去找苏澜告状。

    “苏苏,你得管管张叹,差别对待太明显了,已经不是一次两次……”

    苏澜道:“飞雅你说什么啊,哪里有什么双标?!你别乱讲。”

    陈飞雅可能忍张叹很久了,见张叹跟来了也没打算停,说道:“还没双标呢?比如中午,经常给你送午餐,我们就只能吃盒饭,太偏袒了吧!我想吃,他竟然说我要保持身材,少吃点,气人!”

    苏澜脸红了,指了指张叹说:“他在这里,你直接问他,这些我也不懂,我还是个孩子。”

    说完低着头从张叹身边匆匆走了,陈飞雅随即瞪着张叹。

    张叹笑道:“飞雅姐,是我想的不周到,后天晚上剧组没安排夜戏,你来浦江也有一段时间了,还没逛过吧,我给你当导游……K歌吗?我喜欢K歌,但是身边缺少这样的朋友,什么?你很喜欢?好啊,那我们到时候一起?要不要叫苏苏?你来定,我都听你的……会不会让人看到误会?这有什么误会的,你是我姐啊……”

    过了阵子,苏澜回来了,陈飞雅已经不在,但是张叹还在。

    她好奇地问:“我刚才看到飞雅姐喜滋滋的,你怎么跟她说的?”

    张叹抬头看了她一眼,继续在手机上打字,说:“我告诉她,以后可以享受和你同等的待遇。”

    苏澜啐了一口,坐到一旁,窝在双人沙发上,离下午拍戏还有一个小时,可以休息一下。

    她瞥了一眼低头打字的张叹,说:“我要休息啦。”

    张叹哦了一声,退出记事本,把手机放下,也坐到沙发上,把一本书递给她:“看看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旋即看到封面上几个大字,惊喜道:“是《女人三十》!你写完了?”

    “刚写完,你是第一个看的。”

    苏澜笑道:“你都印刷出来了,还我第一个看的,太假了吧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出版社出的样本,就出了两本。”

    “制片厂怎么说?同意你发书吗?”

    “已经同意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恭喜你啦。”

    “同喜同喜。”

    “我有什么喜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王嫚妮啊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和电视剧会有不同吗?”

    “主线是一致的,但是丰富了很多细节。”

    “我能留着看看吗?”

    “这就是给你的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。你动作好快。”

    “我很热爱自己的事业的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晚上9点回到酒店,洗完澡,苏澜穿上了纯白色的丝绸睡衣,虽然宽大,但是随着修长的大长腿迈动,美好的身材难以遮掩,隐约间尽显风情,勾勒出优美曲线。

    长发洗了,闲散地披在脑后,妩媚中自带慵懒,

    她半躺在阳台的藤椅上,打开阅读灯,舒服地手捧《女人三十》小说,开始阅读。

    写的真好!

    这是苏澜看了一会儿的感受。

    小说和剧本是完全不同的文种,剧本很干巴,都是干货,任何联想的,难以用肢体语言表现的内容统统没有,简单说的话,那就是剧本是理性的东西,而小说是理性和感性的结合体,一边看一边能够激发阅读者的联想,脑海中形成画面,刺激情绪。

    所以能写剧本,不代表能写小说。

    张叹还是很厉害的,以前没听说他文笔这么好,还能写作呢。

    我很热爱自己的事业的。

    苏澜忽然想到张叹白天说的这句话,当时感觉很耳熟,但是没想起来,现在脑海里忽然跳出这句话,灵光一现,顿时想起来了,这不是她在浦江电视台的综艺节目上说的话吗??

    当然主持人问她对另一半有什么要求,她说要有趣有才华,有自己热爱的事业,还要有爱心。

    有自己热爱的事业!

    这个张叹!

    苏澜好笑又好气。

    刚想到张叹,张叹就发来了信息,这让苏澜一阵诧异,难道他在那边似有所感?

    张叹发来了一份文档,没有任何说明。

    她发了一个问号过去。

    “?”

    过了会儿,张叹才回信息:“给你看看,我的新书。”

    张叹是不是傻了,新书白天给了她,再发文档来干嘛。

    “我正在看呢,白天你给了我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《女人三十》,是另外一本新的。”

    苏澜惊讶,新书?《女人三十》之外的新书?

    张叹怎么又写了新书?

    现在不是在忙《女人三十》吗?怎么还有时间写新书?什么开始写的?已经写完了吗?这么快吗?什么题材的?……一连串的问题浮现在苏澜的脑海里。

    她下载了张叹发来的文档,是一份200多K的文档,打开后,看到三个大字,写的是:

    《坏孩子》

    坏孩子?

    新剧本叫坏孩子?讲什么的?

    她万分好奇,到文档里寻找故事梗概,但是没有,书名之下,就是正文。

    第一章名字叫《跟我去爬山吗?》

    她现在没功夫去看这么厚的一本书,她特想知道这是讲什么的。

    她直接发信息询问张叹。

    真是的!连简介或者故事梗概都没有。

    信息刚发过去,张叹就打来了视频电话。

    苏澜低头看了看自己露在睡衣外的大长腿,毫不犹豫地摁了挂掉。

    “?”张叹旋即发来了一个问号。

    苏澜回拨语音电话。

    “喂?苏苏?”

    “……还是叫我苏澜吧。”

    “苏苏,会不会打扰你休息?”

    “那你还这个时候发书来。”

    “今晚刚刚写完,特别想找个人分享喜悦,第一时间就想到了你,发完后才发现已经很晚了。”

    苏澜柔柔的嗯了一声,问:“新书叫《坏孩子》,讲的什么呀?不会说讲小红马深夜学园吧?”

    “那我长话短说,这是一个悬疑故事,讲的是三个小孩子去爬山,无意中拍到了一起谋杀案……”

    几分钟后讲完了,张叹叮嘱苏澜该休息了,但是苏澜说:“我不要你长话短说,我要你好好说,故事没讲完,我要继续听!”

    一个成功的悬疑故事,往往能紧紧抓住读者的心,引导他们的情绪,让她们跟着作者希望的路线走,然后一步步深陷挖好的坑里,再站到坑边告诉他们,看,你们都猜错了,真相只有一个,只掌握在我手里,而你们,都是渣渣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