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> 都市小说 > 奶爸学园 > 章节目录 192、儿子的消息(3-4/4)
    ps:为盟主樱啊小樱啊的加更。水印广告测试   水印广告测试

    第二天一早,女人三十剧组。

    苏澜正在化妆,杨珠站在一旁说事。

    “明天晚上8点,在浦江大剧院,有慈善拍卖会。莉姐今天下午到浦江,她会和苏苏姐你一起去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杨珠心说,为什么不让我去,我能做的很好啊,我也是能拿得出手啊,哼小助理没人权!

    苏澜哦了一声,有些无精打采。

    杨珠关心道:“苏苏姐,昨晚没睡好吗?”

    化妆师也说:“苏苏姐有黑眼圈了哦,眼袋这里我要化重一些才能遮住。”

    苏澜看着镜子中的自己,确实有些精神不好。

    “没事,我精神很好”

    忽然听杨珠说张老师来啦,只见镜子里真的出现了张叹。

    “你们吃早饭了吗?我这里带了。”

    杨珠和化妆师异口同声说:“吃了吃了,谢谢张老师。”

    张叹好笑地说:“你们串通好了?”

    杨珠说:“没有没有,真的吃了。”

    她与化妆师交换了一个眼神,虽然这个叛徒在苏苏姐面前出卖过她,但是在这点上,他们很有默契。

    心说都这么久了,还能不知道张老师你的真实目的?第一次是我们不懂事,第二次第三次再这样,那就是搞破坏!

    “有什么?”果然,只有苏澜问道。

    张叹把早点放茶几上,说:“有浦江老妹最爱的粢饭糕和豆腐花。”

    粢饭糕外层金黄,内层为雪白的软糯米饭,咬起来喷香松脆,好吃不腻。

    苏澜吃过一次张叹带来的粢饭糕,胃口大开,吓得中午没敢再多吃饭。

    这回,她苦恼地说:“啊,我有点饿,但是还没化完妆,不知道有没有时间吃。”

    张叹立刻看向化妆师,化妆师连忙保证:“5分钟内我一定完工!”

    那还差不多。

    张叹刚坐下,打了个哈欠,昨晚睡的太晚了。

    仿佛传染了,坐在化妆镜前的苏澜也跟着打了一个。

    两人的目光在镜子里交汇,苏澜不好意思地低下头,没敢看他。

    杨珠站在一旁,尽量降低自己的存在感,眼珠乱转,瞄张叹和苏澜,这哈欠打的太凑巧了吧,感觉两人有猫腻。

    苏澜只吃了一块粢饭糕,匆匆去了拍戏。

    张叹招呼杨珠来吃。

    “这不好叭?”杨珠觉得自己好难啊,为什么要为难她呢。

    “那你闻闻也行。”张叹说。

    闻了一下的杨珠觉得吃一口,吃了一口后决定把这个吃完,吃完这个后本着不能浪费的原则,全吃了。

    剧组里,白建平负责伙食,工作相对轻松,但轻松的工作今天也出了好几次差错。

    负责人问:“老白,你今天是不是有事?感觉心不在焉?”

    白建平想了下,直说:“儿子今天要来浦江,心里惦记。”

    负责人说:“这样的话,要不你今天回去,放你假。”

    白建平匆匆离开剧组,坐地铁离开,在西长安街路口看到卖煎饼果子的马兰花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回来了?”马兰花诧异地问。

    白建平一边搭把手,一边说:“剧组给我放了一天假,让我招待儿子。小强打电话来了么?”

    马兰花拿出自己的手机看时间,说:“没有嗷,今天可能来,也可能不来吧,他不是说了吗?不一定有时间,临时看情况。”

    两人卖完了煎饼果子,到商场买了许多菜,虽然儿子不一定能来,但是该做的准备一样不能少。

    万一来了呢。

    傍晚时分,小白放学回来,坐丁佳敏的车到了西长安街路口下,高高兴兴去找舅妈的煎饼果子摊,跑到老地方,却没见到那个熟悉的人!

    “啊咧?我舅妈咧?”

    小白背着小书包四处张望,心想舅妈挪了地方,但是视野里都没有。

    她跑远一些寻找,也没有找到,被丁佳敏拉了回来,让她不要乱跑。

    “我的舅妈不见啦,爪子回事?小敏姐姐,我舅妈不见啦,啷个办?”

    这个小盆友捧着自己的西瓜头头,朝丁佳敏嚷嚷:“我要报警,我要报警,小敏姐姐我的舅妈不见啦她的车车也不见啦你快点帮助我。”

    丁佳敏朝她身后指了指,小白回头一看,啊舅妈来了。

    小白跑过去,生气地说:“舅妈你爪子回事嘛?你跑哪里去了吗?你的车车咧?”

    虽然小朋友语气不好,瞪着她,还凶巴巴的,但是马兰花没有生气,也没有要教训她,而是摸摸她的小脑袋,笑着说:“车车骑回家了。”

    小白松了口气,说:“我还以为舅妈你跑不脱,被抓了咧。”

    “哪个敢抓我嘛我家小白好凶的嗷。”

    小白一听,立刻自得不已:“嚯嚯嚯,这是我的强项噻。”

    “走,我们回家唠。”

    小白牵着舅妈的手,回头朝小米和丁佳敏挥手告别。

    “舅妈,我们的煎饼果子咧?不卖煎饼果子吗?”

    “今天不卖了。”

    “为爪子咧?”

    “你到家就晓得唠。”

    回到家里,小白惊讶地发现多了一个人,是戴着眼镜的表锅!

    马兰花见她愣在原地,说:“惊喜吗?是你哥哥来了。”

    小白说:“表锅你啷个来的呀?”

    白建平和马兰花的儿子白志强26岁,大学在堔城读的,毕业后就留在那里了。

    他高个子,身材瘦削,长相更像马兰花,斯秀气,戴一副眼镜,质彬彬。

    他打量背着小书包的小白,笑道:“是小白呀,都长这么大了。”

    小白:“舅妈做的煎饼果子好好吃嗷,吃着吃着就长大了一点点。”

    白志强招手喊她过来:“过来坐这里,我看看。”

    小白迟疑了一下,没敢去,马兰花笑着说:“去噻,你不是胆子好肥嘛,不要怕,是表锅。”

    这时厨房里响起白建平的声音:“老马来端一下菜嗷。”

    “我去。”小白一溜烟跑了,钻进厨房。

    今天是白建平做饭,他一般不下厨,但今天儿子来了嘛,高兴。

    其实,一开始是马兰花在厨房忙碌,但是心情太激动了,老是跑出来聊天,根本没心思做饭,而白建平和儿子聊着聊着又没话可说了,于是两人换了。

    “出去出去,去和你表哥聊天,他给你买了好多好吃的。”

    小白很快又被白建平赶了出来。

    白志强朝站在厨房门口,怯生生的小白招手:“小白过来,看看我给你买的玩具。”

    马兰花笑道:“刚刚还凶巴巴的训我,爪子看到表哥就害羞了咧?”

    小白小声嘀咕我才没有害羞,磨磨蹭蹭来到表哥身边坐下,来一句:“表锅你吃了吗?”

    白志强哑然失笑,马兰花取笑道:“宝气,你舅舅还在做饭,吃啥子嘛。”

    小白据理力争:“我唆的是早饭噻。”

    “好好好,你说的是早饭。”

    白志强也没拆穿她,说:“我吃了,听说你现在在幼儿园了?幼儿园好玩吗?”

    聊到幼儿园,那小白就话说了:“好玩噻。”

    “开始认字了吗?”白志强问。

    小白骄傲地说:“这是我的强项噻。”

    白志强笑着起身,从包里拿出一个玩具包装盒,递给小白:“看看,给你的玩具。”

    小白看向舅妈,舅妈说:“拿着噻,你表哥给你的。”

    小白这才双手捧着,喜滋滋地说:“嚯嚯嚯谢谢表锅,是啥子咧?”

    白志强:“你拆开来看看嘛。”

    小白手脚麻利撕开,好几件东西散落在茶几上。

    白志强介绍说,这是拯救企鹅破冰转盘,小白一听,小手一抓,真的抓到了一只蓝色的小企鹅。

    “鹅鹅鹅小鹅子”

    “这是企鹅。”白志强纠正道。

    “爪子玩嘛表锅。”

    “你自己研究。”

    小白折腾了好一会儿,也没能闹明白怎么玩。

    马兰花说:“小强你教一下小白噻。”

    白志强这才把注意力转移到小白身上:“还没弄明白啊?来,不是这样的。”

    要先把蓝色和白色的冰块拼在大转盘里,形成一个大的冰块,然后把企鹅放在冰块中间,两人各拿一个锤子,开始砸冰块拯救中间的企鹅,要控制力度,不要让企鹅掉下去了,在谁手里掉下去了谁就输了。

    这是一款益智类游戏,紧张刺激的同时,还能培养小朋友几何知识,怎么砸才能不让冰块整个破碎。

    小白第一下,一锤子下去,整个冰块就碎了。

    太弱不禁风了。

    “你小点力气噻。”马兰花说。

    小白对白志强尬笑:“表锅我们来玩。”

    “你自己玩。”

    “我来和你玩。”马兰花说。

    两人很快沉迷在游戏里,砸个不停,白志强看了两眼,拿出手机玩了会儿,到厨房帮白建平做饭,主要就是端菜。

    “这里有我就够了,你出去坐吧。”白建平说。

    “我又不是客人。”白志强说,一边打下手,一边问:“爸,你怎么没在工地上干了?浦江电影制片厂那边还好吗?”

    说到这个,白建平就有话说啦。

    “厂里好,活不累,工资也不错,今天还特地给我放了假,多亏了张老板啊。”

    白志强之前在电话里已经听马兰花说了,是事后才告诉他的。

    “爸,以后这些事,都提前告诉我,我也好给你们参谋参谋,瞒着我做什么。”

    白建平呵呵笑:“没瞒你,就是不想打扰你工作,你和杨怡在堔城过好自己的小日子就行了,我们不要你操心。”

    白志强问:“那个张老板是什么人?好几次都听你们提到过。”

    晚饭做好了,白建平在围裙上擦了擦手,说:“我去买酒来。”

    马兰花说:“买啥子酒嘛,不喝酒!”

    白志强也说:“爸,我不喝酒了,戒了。”

    马兰花一听,高兴地问:“真的戒了?那好啊,不要喝酒,喝酒误事。”

    白志强招呼道:“爸,先坐下,我们先吃饭。”

    马兰花朝还在琢磨救企鹅的小白喊道:“小白,过来吃莽莽。”

    小白意犹未尽地过来,嘟嘟囔囔:“为啥子我一锤子下去,小企鹅就掉下去了咧?”

    马兰花:“你小点力气噻。”

    白建平还在问白志强:“真不喝酒。”

    马兰花发飙了:“爪子回事嘛?你老问小强喝酒住啥子?不喝酒多好!”

    坐在一旁很没存在感的小白跟着点头,表锅喝了酒好凶,她以前被吓哭过。

    白志强说:“已经戒了大半年了,爸妈,有件事正想告诉你们,杨怡怀孕了。”

    白建平和马兰花仿佛同时被施了定身法,愣愣地看着他。

    白志强笑着说:“已经三个月了,戒酒也是因为这事。”

    白建平一脸傻笑,马兰花则不停地念叨好啊好啊太好啦。

    没想到儿子这趟回来,带来这么大一个好消息。

    白志强和女朋友杨怡是大学同学,毕业后走在一起,已经四年了,怀孕属于意外怀孕,但是两人想留下来。

    一家人高高兴兴,只有小白懵懵懂懂,昂着小脑袋看舅舅舅妈和表锅喜滋滋的说话,一直在说小宝宝,到后来她才明白,是表锅的女旁友有了小宝宝。

    一顿饭吃了许久,饭后又围绕怀孕延伸出其他话题,比如结婚要提上日程了,要结婚,那自然而然谈到买房买车。

    小白不知道这些,她只知道表锅要结婚了,要当爸爸了,舅舅舅妈要当爷爷奶奶了,而她,要当姐姐了。

    晚上睡觉觉时,她忽然想到小茜。

    小茜要当姐姐了,但是因为要当姐姐了,她不得不走了,离开了小红马学园。

    小白不由担心自己,她也要当姐姐了,会不会也像小茜一样,要离开小红马了?

    白志强住了一晚就匆匆走了,他是公务出差,临时过来看望爸妈,没有时间多呆。

    他走了,白建平和马兰花喜忧参半。

    喜的是儿子要成家了,这是他们多年来的愿望,人生活到这个岁数,能盼的就是儿女成家立业,生活幸福,如今终于,儿子漂在堔城,找到了另一半,要扎下根了。

    他们由衷的高兴。

    但是忧的是,结婚、买房等等都是摆在眼前的大事。

    虽然儿子说不用他们操心,他和杨怡商量好了,先租房住,等有一定经济实力了再买房不迟。

    但是当父母的,总有一种观念,租房子是住在别人家,心里不踏实,必须有个自己的家才是家。

    所以两人即便能力有限,但总想帮一把。

    这还不是最让马兰花愁的,最让她发愁的是,杨怡生了孩子后,要立马上班,孩子没人照顾,白志强希望她能去堔城帮忙。

    自己的孙子或者孙女,她当然愿意,但问题是,她走了,煎饼果子摊怎么办?她还指望靠卖这个小摊给儿子一些经济支援呢,另外就是,老白和小白怎么办?老白刚刚在剧组找到工作,多好的工作啊,不能就这么丢了吧,最大的问题还是小白,她一走,小白没人照顾,那怎么办?

    想不到好办法,白建平大手一挥说:“锤子,先不要想这么多,现在还早,还能半年多时间,到时候总会有办法的。”

    他总是这么乐观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