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> 都市小说 > 奶爸学园 > 章节目录 194、我只是想的有点多(2/3)
    第二天张叹找到何苗,把乔荣出的《坏孩子》样本交给他。水印广告测试   水印广告测试

    “准备的新书,您看看,符合要求吗?”

    何苗呆呆愣愣的,看着张叹想说什么,但又不知道说什么。

    昨晚把唐副厂长的话转达给他,一晚过去,他就拿了书来,这是……早就准备好了?

    “行啊,有你的,张叹。”何苗笑道。

    他把剧本交给影视部的副部长蔡永来,之所以没有直接给朱若浦,那是因为蔡永来之前跟他说过,有了张叹的剧本第一时间给他看看。

    现在看看嘛,蔡永来翻了一下,还给何苗:“张叹有两下子,但你自己交给部长吧。”

    他不打算掺和这潭水。

    何苗把书给了朱若浦,朱若浦也是一阵无语。

    “悬疑故事?”

    “对,悬疑的。”

    何苗担心他让自己把书直接交给唐浩,连忙说:“部长,书先放您这,我还有事先走了。”

    朱若浦:“放吧放吧。”

    他心想,最早后天再给唐副厂长,给人家留点面子。

    谁知走到门口的何苗说:“张叹说,他已经和出版社谈好了出版的事情,很快就会印刷。”

    朱若浦: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哦还有。”何苗又停下,“张叹说,悬疑他老在行了。”

    朱若浦:“他什么意思??”

    他记得自己说过,张叹不一定能写出悬疑故事,现在就来这一下,打脸?

    何苗尬笑道:“他就是有点嘚瑟,年轻人嘛。”

    朱若浦挥手让他快点滚蛋,他翻着手里的《坏孩子》,无奈,去了唐浩的办公室。

    “您看看。”他把书交上。

    “什么?”唐浩放下手中的笔,伸头看了看,“《坏孩子》?市面上找的新书?谁想拍?”

    朱若浦说:“不是市面上的新书,是张叹的,《女人三十》之后的新书。”

    唐浩张大嘴巴:“不是,这,这么快吗?”

    朱若浦:“就是这么快。”

    唐浩翻着书,但是看得出来,他根本没在看。

    不过,领导就是领导。

    他把书一往身前一扔,说:“我说的是剧本,拿本小说给我不算,让张叹换成剧本再说。”

    只有这样才能找回一点面子。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小红马深夜学园。

    小白苦着脸进来,先是找到小米,招手把她喊到角落里,情绪低落地说她要走了,和小茜一样,她要当姐姐了,所以也要走了,以后不来小红马了。

    小米当即眼圈就红了。

    “你先不要告诉别人哦。”小白叮嘱道。

    第二个找到了榴榴,告诉榴榴她要当姐姐了,但是她可能也要走了。

    “你好可怜鸭小白,你走了罗子康就没有小女生管啦。”

    小白揪了揪她的小辫子,这个时候还不快送上关心,关心什么罗子康。

    “小白我好舍不得你鸭,我和你一起走叭。”

    “爬开!”

    甩掉了榴榴,小白又找到懵懵的程程,想了想,问她吃了吗,没敢说她要走的事,因为程程会大哭的。

    和程程讨论了一下晚饭吃的是什么,小白遇到了到处乱走找乐子的喜儿,想了想,把喜儿叫到一边,告诉她,她要走了。

    喜儿抓住她的衣服说:“小白我舍不得你。”

    小白欣慰不已,决定以后对喜儿要比对榴榴好。

    向她的好朋友通报了一圈她要当姐姐了她要走了,小白跑去找张老板,但是张老板不在家。

    等张老板回家时,小红马学园里哭成一片。

    张叹心里一咯噔,心想这又是哪个娃娃要走了?

    一问,是小白。

    他心里一慌,目光在哭泣的娃娃堆中找小白,小白挤开人群,来到他面前,哭着说:“张老板,我要走唠~~~”

    张叹怎么都没想到,一个白天没见到而已,怎么小白就要走了呢,太突然了吧,又是下一个小茜?

    “你怎么了?要去哪里啊?”

    “我,我要当姐姐唠,我要走唠。”

    小白反复就是这一句,小柳老师说,她们也不知道具体情况,这是小白告诉她们的。

    “小白的舅舅舅妈也没来办退园手续啊。”小满老师说。

    张叹心想,刚刚回来时,还在剧组见到白建平来着,也没听白建平说小白要走啊。

    他把流着泪的小白喊到跟前,说:“来,小盆友,先别哭了,给我说说。”

    “我要走唠,张老板,你以后会想我么?以后我啷个办嘛~~”

    程程和小米扑过来,抱着小白,她俩哭的最惨。

    三个娃一起哭,更多的娃见状,又围了过来,哭声大了一倍。

    什么情况?

    张叹走到院子里,给马兰花打电话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你舅妈和你舅舅说,你不会走的,你一直在这里。对,你不走,你当姐姐了你也不走,他们没说过让你走,而且,你不是当姐姐,你是当姑姑。姑姑知道吗?不是小鸟叫,反正就是姑姑。好了,能振作起来吗?别哭了。谁告诉你要走的?你自己想的?你怎么想的?你西瓜头头疼?好吧,现在快去安慰程程和小米吧,看她们哭成什么样了?罗子康都为你哭了,以后不要和罗子康打架了,他其实很关心你的。喜儿天天笑,她都哭了……”

    可怜兮兮的小白闻言,精神一振:“晓得唠,张老板,你不要僧气,我是个好娃娃,我只是想的有点多嘛。”

    张叹哭笑不得:“我没生气,你想的确实有点多。”

    “啷个办嘛?好多娃娃哭惨唠,我是不是有点屁儿黑?”

    因为小白童鞋到处找好朋友说她要当姐姐了她要走了,虽然有叮嘱大家要保密,但是经不住三分之一的人都知道了,然后一发不可收拾,谣言完全传开了,大家都知道了小白要走,明天就不来了,顿时哭成一片,害的小柳老师和小满老师都流了两滴眼泪,老李闻声而来叹了两口气。

    小白原本没打算哭,但是大家都围着她哭,她也就真以为自己要走了,跟着伤心地哭了。

    现在发现,原来是想多了,闹了多大一个乌龙啊。

    “你不是屁儿黑,你只是想的有点多。”张叹笑道,“快去安慰程程吧,她哭惨啦。”

    小白叹口气:“我的天吖,我都不晓得啷个办,我想梭边边。”(PS:跑、开溜)

    张叹说:“那不行,我们要一人做事一人当,做错了事就要担起责任来啊,快去安慰一下大家,告诉大家你不走了,你只是舍不得大家。”

    这一晚上小白没干别的,就干了三件事,一是传播谣言,二是和大家抱在一起哭,三是安慰大家不要哭。

    程程最惨,都哭噎了。

    没有小白的日子,她可怎么过啊。

    “你啷个想的嘛?”

    回家的路上,马兰花盯着脚边的这个小不点,人小能量大,一下把整个园子的小朋友都惹哭了,经过的人还以为里面在分小猪呢。

    小白低着头,看着月亮倒影自己的影子,快步走在石子路上。

    “我也不晓得我啷个想的,我是个娃娃,我还有点憨憨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晓得自己憨憨的?”

    “晓[ ]得唠。”

    “你为啥子会想到要走了咧?”

    “表锅的婆娘要生娃娃啦,我要当姐姐唠,小茜就是要当姐姐才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放心吧,不会让你走的。”

    小白沉默一阵子,低头踩自己的影子。

    “舅妈~”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“你要去表锅家带娃娃吗?”

    “问这个住啥子嘛。”

    “你走唠,我咋个整儿?”

    “你的西瓜头头不疼吗?想这么多。”

    “我想到舅妈要走,我就好难过噻。”

    马兰花沉默,不知道怎么回答。

    “舅妈~”

    “住啥子?”

    “啷个我踩不到我的影子咧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也不晓得啷个嘛?”

    “你站着不要动,看我踩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啊呀~~你踩到我的西瓜头头,我好痛嗷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