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> 都市小说 > 奶爸学园 > 章节目录 196、这样的小孩子(1/3求订阅噻)
    “你说你要跟你舅妈走?”

    张叹家里,小白抱着鱼肚玻璃瓶又来做客了,并且告诉了他一个大消息,就是上述这条。水印广告测试   水印广告测试

    “你要去哪里?”张叹问。要问仔细点,别又整出上次的事,哭了一大片瓜娃子,结果发现是乌龙事件。

    “表锅家。”

    “你去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帮舅妈带娃娃。”

    “你自己还是个娃娃,你还带娃娃?”

    “我都快5岁唠。”

    张叹剥了一颗葡萄给她,说:“那什么时候走呢?”

    “不晓得。”

    “你要去跟其他小朋友说吗?”

    小白愣了一下,连连摇头,不说。上一次就因为到处说,害的大家都哭了,现在不说了,她要做一个保守秘密的小朋友。

    张叹上次就和马兰花聊过,对她家的事有些了解,白志强的意思是生了孩子后,希望她去照看一下,现在才三个月,早着呢。

    看样子小白童鞋很在乎他嘛,有点动静就来告诉他,这是好事。

    张叹说:“我们不聊这些不开心的事情,看电视吗?”

    “有啥子嘛?”

    “风车车和假老练。”

    “嚯嚯嚯”

    张叹拍拍沙发,小白很懂似的立刻坐上来,一边看电视一边晃脚丫子。

    张叹又剥了一颗葡萄给她。

    礼尚往来,小白说:“张老板,给你吃我的小熊饼饼。”

    她的鱼肚玻璃瓶里装了许多小熊饼干,很小很小的那种,大概只有小拇指尖那么大,都是小熊脑袋造型。

    “好吃吗?”张叹问。

    “好吃好吃你吃吃噻。”

    张叹伸出手,小白把鱼肚玻璃瓶里的小熊饼干大把大把倒出来。

    张叹连忙说:“够了够了,可以啦,太多啦。”

    “好好吃嗷,你慢慢吃噻。”小白高兴地说。

    小家伙给张叹倒了一大把,直接把鱼肚玻璃瓶里的小熊饼干倒掉了一半。

    “太多啦,倒回去一点。”

    “住啥子嘛”

    “我吃不完。”

    “慢慢吃噻,反正我不要嗷。”

    她把小手背在身后,脸上神情坚定,意思是她不要哦,给了你你一定要吃完。

    张叹一想,笑道:“那谢谢你咯,好香呐。”

    小白立刻眉开眼笑。

    张叹再尝了一个,塞了牙缝,再尝一个,味道很不错。

    迎着小白希冀的小脸,张叹赞道:“好好吃,谁给你买的?你舅妈吗?”

    “嚯嚯嚯,是我表锅送给我的。”小白神气起来了。

    难得小朋友这么好的心意,张叹大概能了解她的小心思。

    这个小家伙自尊心很强,以前在他这里吃点什么,必须相应的送他点什么,蜻蜓啊,知了啊,花生啊,实在没东西了,干点活也行,给他做饭打下手,或者扫地,甚至还打算给他洗衣服。

    后来两人亲近了,小白不再那么执拗,但是性格是改变不了的,那些小心思都藏在了心底,一旦有点好东西,就兴高采烈地跑来分享。

    这样的小孩子,别人对她好一点,她就想加倍偿还,甚至倾其所有。

    张叹正式换了合同,摆脱了坐班编剧的身份,现在的他,更像是工作室与制片厂的关系。

    固定工资之外,项目奖金不拿了,以后拿的是分成,拿的是剧本改编的费用。

    这让张叹可以放手迸发自己的全部才华,星星之火,即将燎原。

    姜蓉与何超过来恭喜了一番,三人一起吃了个饭,第二天张叹把改好的坏孩子剧本交给刘金路。

    刘金路是真正的海王,广撒网,勤收鱼,向不少人约了稿,也收到了4本,加上张叹的这本,是5本。

    原本只是随口一撩,没指望张叹能出一本悬疑剧本,但没想到最后他最看重的就是这本。

    他最终选择了张叹的坏孩子,拉着他整天聊剧本,聊剧情和角色。

    张叹也是导演专业毕业的,跟着张同顺拍了两部戏了,实际操作虽然没有,但是一切都看在眼里,聊着聊着,就和刘金路聊到拍摄问题上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这么懂?”刘金路这才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张叹神秘笑道:“无他,这也是我的强项。”

    哐门被人大力推开,刘金路吓一跳。

    进来一个40来岁的男人,气势汹汹,冲到刘金路面前:“你怎么说!当初是你求着我给你写剧本,我说我没时间,你这样说那样说,我答应了,写了,现在却丢垃圾似的把我的剧本丢了,不要了,你得给我个交代!”

    张叹一听,哟呵,是来找渣男的前任啊。

    他连忙退到一边,不掺和。

    他当初也是被海王一网打尽的。

    他也是受害者!

    只不过,他征服了海王,而其他鱼被抛弃了。

    没一会儿,又有人冲了进来。

    “老刘!你个混蛋,当初你求着我写剧本,老子熬了五个通宵给你整出一份,你说写的好,结果一转眼不要了,你对得起我吗”

    张叹再退。

    仿佛约好了,又有人冲进来,也是大声嚷嚷要找刘金路这个渣男算账。

    张叹再退。

    直到退无可退,已经贴墙了。

    他仿佛看到了海王的下场,就是眼前刘金路导演这般,当初撒网撒的有多嗨,现在就有多狼狈。

    “别冲动,别冲动啊大家,有话好好说”

    刘金路急忙安抚大家,现在才发现,撒网捞上来的全是食人鱼。

    有人看到张叹,招呼他一起来。

    “张叹,你也来啊。”

    他们还不知道最终选的剧本就是张叹的,还以为和张叹是同一阵线,同一种鱼。

    “张叹更惨,女人三十这边还在拍,这边又被老刘蒙骗,熬了几夜写的剧本?”

    张叹连忙代入进去,同仇敌忾道:“一个礼拜,每晚只睡了4个小时。”

    “惨啊。”

    “让老刘给我们个说法!不然今天没完。”

    张叹连忙附和:“对对对对对”

    然后找机会溜了。

    本着人道主义,他在上卫生间的时候,偶遇何苗,就把刘金路的处境告诉了他。

    “还有这样的事?”何苗一听,气愤道,“我先上个大的。”

    在张叹惊讶的目光中,他拉上拉链,进了格子间,蹲下,抽烟。

    这是典型的让子弹飞一会儿。

    张叹啧啧称奇,刘金路这人缘差到这种程度了。

    很快他想明白了,刘金路这家伙撒网捞的全是编剧部的人,而编剧部是何苗的三分地,所以他找何苗去相助,完全是找错了人,把自己的害的这么惨,人家没跟着冲过去踩一脚,已经算仁至义尽。

    那就没办法了,张叹离开公司,去了剧组,只能见死不救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