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> 都市小说 > 奶爸学园 > 章节目录 197、纸飞飞乱飞(2/3求订阅噻)
    “小强,吃的上一定要注意,怀孕三个月要重点关注,不能吃辣,你要迁就一下,平时吃辣就算了,现在不能了,得忍着……”

    家里,马兰花正在和儿子白志强打电话,叮嘱他一些养胎的常识。水印广告测试   水印广告测试

    小白在不远处砸冰块救小企鹅,一心两用,同时在偷听舅妈打电话,而且还在插话。

    “要多吃棒棒鸡,棒棒鸡吃了棒棒的。”

    马兰花权当没听到,继续叮嘱白志强,说完了饮食,该说结婚的事了。

    怀孕三个月,肚子还不明显,结婚就在这一两个月内。

    “要到两家办两场,不能亏待了杨怡。你们商量好,是先去四川办还是先去杨怡家,多听听她的意见,我和你爸都没意见。堔城你们想办的话,也可以,请同事朋友同学吃个饭,要不要花童?小白不是现成的吗?我家小白这么可爱,当花童的话大家都喜欢,看着就喜庆……”

    小白听到在说自己,而且什么“现成的”,立刻嚷嚷:“不要杀我噻,我是个好宝宝,我只是有点憨憨,但是我阔爱惨唠~~”

    马兰花捂住话筒对她说:“宝里宝气,你瞎叫个啥子嘛,莫叫唠。”

    小白点点头,好哒,继续专心砸冰块。

    马兰花继续和白志强聊,电话那头换了人,杨怡接过了电话。

    马兰花高兴地说:“小怡,额不对,怡怡,也不对噻,大怡?惨唠,更不对,叫啥子嘛……”

    小白又来插话啦:“舅妈你可以叫女胖友噻。女胖友,你认识我么?我是小白,我今年4岁唠,我马上5岁唠,我可以当你的花童,你要我不?”

    马兰花离开这个是非之地,进了厨房,还把门关上,彻底不让小白听到。

    聊了会儿,叮嘱养胎的细节,马兰花挂了电话,出来训小白:“你个瓜娃子吵死唠,我打个电话你捣啥子乱嘛,到底是你在打电话还是我?”

    小白盘腿坐在沙发上,手里拿着锤子,抬头说:“我们一起噻。”

    “你要是有话对表锅唆,我可以把电话给你,但是你又不唆,怪我咯?”

    “我没见过表锅的女胖友,我有点害羞嘛。”

    “你会害羞?”

    “我是个女娃娃诶。”

    “你晓得自己是个女娃娃了?”

    “我老早就晓得唠,我代表女娃娃,和罗子康打了好几架。”

    “为啥子打架?我告诉过你,不准打架,你又打?”

    “嚯嚯嚯,这是我的强项噻,舅妈,你不要担心,我打了就跑唠,罗子康捉不到我。”

    “你早晚会被打出屎来。”

    “莫要吓小盆友噻,我要是哭了咋个整儿。”

    “整球儿。”

    “舅妈,表锅的婆娘要不要我当花童噻?”

    “要要要,算你一个。”

    “哇,花童是啷个嘛?你给我讲讲噻。”

    “撒花的小盆友。”

    “啷个撒花?”

    “往天上撒嘛。”

    她去厨房洗碗,出来的时候差点被气炸,只见地上满是纸屑,小白这个瓜娃子正在往天上撒,见自己被发现,还高兴地说:“舅妈,你看,我在撒花咧。”

    “你撒个锤子!你是不是鸡爪爪吃多了,把纸撕了,扔了这么多纸飞飞儿乱飞~~”(PS:片)

    小白笑嘻嘻地再次撒了一把纸片,大声说:“表锅,祝你和你的婆娘早点生个胖娃娃~~~哇哦~~纸飞飞儿乱飞~~~好漂亮嗷~”

    “白!椿!花!你给老子爬过来!我要教你的屁屁儿开花!”

    “快跑~~”

    小白一溜烟跑了,不过这个小朋友有点傻,她跑到房间里,爬上自己的小床,然后被马兰花赶到角落里逮住,揍了一顿屁屁儿。

    “为爪子打小盆友!”小白抱着小熊猫,捂着小屁屁,气愤地大喊。

    “让你皮噻。”

    “我一点都不皮,我只是喜欢唱歌哇~”

    “你喜欢唱歌那你扔纸飞飞儿住啥子?”

    “那不是纸飞飞儿,那是花花儿。”

    马兰花懒得跟这个蠢娃娃多说:“你莫说话唠,躺下,睡告!”

    “我为啥子要睡告?”

    “因为我让你睡告,你就必须睡告。”

    “我要数星星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数噻。”

    “一二三四五,上山打脑虎……”

    “爪子还唱起来唠?”

    “嚯嚯嚯,这是我的强项。”

    马兰花不再搭理她,这个瓜娃子现在精神亢奋,不能跟她扯七扯八,这样只会让她更加不想睡觉。

    把她晾在一旁不理会,她就会慢慢冷却下来。

    但是……

    她忽然听到小白在小声唱:“我爸是我妈表锅,还没在一起他们就偷偷摸摸,一不小心有了我,有了我哦~~~~”

    马兰花立刻调转回来,撸起袖子,把小白摁在床上,揍屁屁。

    “住啥子,住啥子?不要杀我噻,舅妈住啥子?我们有话好好唆嘛,不要打架噻。”

    小白在床上扑腾扑腾,剧烈挣扎。

    但是没用,piapiapia又被揍了一顿屁屁儿。

    好一会儿被放过,小白躺躺在床上,惨兮兮地大声说:“我是个娃娃,我只是喜欢唱歌,为啥子不让我唱歌,还打我。”

    马兰花得意道:“你唱歌可以,但是不能唱这支歌,听一次打一次。”

    “嘤嘤嘤,我要告诉张老板,唆你把我打惨唠。”

    第二天她真的去找张老板告状,顺便问一下:“张老板,你和你的女胖友要不要结婚?我可以做花童嗷,我撒花好厉害,这是我的强项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先这么说好了,如果我结婚,到时候预定你。对了,你还没说你舅妈为什么打你?”

    小白正要把那支挨打歌唱出来,有人来敲门了。

    “小白去开门。”

    她哒哒哒跑过去,踮起脚打开门。

    “hiahiahia~~~小白,我的姐姐,我来看你啦~~”

    是叉腰大笑的喜儿。

    就她一个,没有其他人。

    “你爪子来啦?”小白问。

    谭喜儿一本正经地说:“小白我好喜欢你,我能进来看看张老板吗?”

    喜欢她却要看看张老板,到底是喜欢她,还是喜欢张老板。

    张叹在客厅问:“小白,是谁来了?”

    小白低头和喜儿对视,嘟嘟嘴,重重地点了点头说:“快进来。”

    “嘻~~”喜儿的小脸上立刻绽放花朵,仿佛被人夸了一顿,“谢谢小白。”

    小白把门打开一些,这个小不点大摇大摆地进来,然后被捉住了。

    “你要脱掉小鞋子,穿这个。”

    小白从鞋架上找了一双最小的小拖鞋,放她脚边。

    “喔,换鞋子,我知道,我在家经常这么做,我不要姐姐帮我,我自己就可以做。”

    她嘀嘀咕咕,换好了小鞋子。

    小白帮她把换下来的小鞋子放到鞋架上,回头一看,喜儿正站在张老板面前打量,真的是在看看张老板。

    张叹哭笑不得,主动说话:“喜儿你吃小熊饼干吗?小白的。”

    “它们的样子看起来好好吃。”

    “看起来好吃,吃起来更好吃,你尝尝。”

    “小白,我能尝尝你的小熊饼干吗?”

    小白说可以,她才捏了一个,吧唧吧唧,眉飞色舞地问:“张老板你们在聊什么?跟我也说说吧,小盆友都不和我说话,我好伤心吖。”

    这个小家伙来的时间不长,但是却以“小话痨”和“说话直来直去”而名声鹊起,就连榴榴都嫌弃她。

    “程程也不跟你说话吗?”张叹问。程程和她最谈得来。

    喜儿说:“程程睡觉觉了,她好懒。”

    看,这可能就是程程宁愿睡觉的原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