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> 都市小说 > 奶爸学园 > 章节目录 199、我喜欢你(1/3求订阅,噻)
    “你看你,嘴巴上脸上都是沙子,别舔到嘴里去了,把嘴巴闭紧。水印广告测试   水印广告测试”

    张叹正在给喜儿擦脸上的沙子,刚才她一直在挖沙子,手上沾了许多,一个屁让她慌忙捂嘴,沾了一脸。

    “唔唔唔呜嗷呜”

    喜儿乖乖地站在张叹跟前,任由他用纸巾擦脸,纯净的大眼睛盯着他的脸瞧个不停,小脸上满是天真。

    张叹笑道:“你看的我好害羞呀。”

    喜儿hiahia大笑,说:“张老板,你是个好人。”

    “嗯?怎么呢?”张叹有些惊讶,继小白之后,他又被发了好人卡。

    喜儿喜滋滋地说:“我的姐姐经常给我擦脸蛋,你是第二个呢。”

    张叹:“因为我给你擦脸蛋,你就觉得我是好人吗?”

    喜儿点头,她的判断标准很简单,但是很实用,目前为止,除了她的姐姐,没人给她擦过小脸蛋,关心她的更少,她走到哪里,都是被人嫌弃的小可怜,小朋友觉得她傻,大人觉得她没教养。

    张叹说:“喜儿这么可爱,所有人都会喜欢你的”

    “张老板,你喜欢我吗?”喜儿的眼睛亮晶晶的,是个人这时候就不可能说不喜欢,何况张叹是发自内心的说。

    “当然喜欢你,可爱的小孩子就应该是你这样的。”

    小孩子不应该是小白那样的。小白想的太多,比同龄人要懂得更多。如果是在完整幸福的家庭,那么她会是父母眼中的好孩子。

    但是可惜,她生活在一个不完整的家,家庭比较困难,这就注定她活的要比其他的小孩子苦,因为她太懂事了。

    小孩子也不应该是榴榴这样的,当父母最头疼。

    喜儿是最理想的小孩子,天真,单纯,没有小心思,想什么说什么,大人很容易知晓她的心思,知道如何照顾她,大人不苦恼,她也不会受委屈。

    她还很独立,一个人可以自己找乐子,爱笑,坚强,别的小朋友嫌弃她,她不难过,更不会放心上。她的心里只会装快乐的事情。

    张叹刚说完,忽然感觉脸上有点湿,他被偷亲啦!

    喜儿踮起小脚,亲了他一下,旋即hiahia大笑,仿佛做了一件了不起的大事。

    “张老板,我也喜欢你,hiahiahia。”

    “铲铲”一旁的小白瞪大眼睛,忍不住冒粗话。

    榴榴的煽风点火几乎是本能,立刻小声说:“小白,你怎么办?喜儿抢了你的张老板。”

    张叹对喜儿哭笑不得,擦了擦脸上的口水,说:“好啦,给你擦干净了,小白,榴榴,你们也都去洗手,别挖沙子了,跟我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喜儿仰起小脸蛋,趁热打铁,询问张老板,她能牵他的手手吗?

    于是,喜儿不仅亲了张叹,还牵了他的手。

    小白跟在身后干瞪眼。

    身后榴榴在嘀咕:“小白你好可怜鸭”

    第二天一早,张叹在一片叫鸡子的叫声中起床,到院子里跑步,然后洗涮,吃早饭,去上班,出门的时候,黄姨赶来了。

    “张叹,耽误你2分钟。”她把一份清单交给他。

    “这是我列的学园采购清单,你有时间的时候看一看,我等你答复。”

    张叹扫了一眼,密密麻麻好多条目,他放进包里说:“我上午看一下,到时候再答复你。”

    “好,你去上班吧,开车注意安全。”

    目送张叹走了。

    “阿芬,怎么今天这么早就来了?”

    黄姨闻声看去,是住在岗亭里的老李。

    “专门来找张叹的,这个给你,正要找你。”

    她给了老李一个便当盒。

    “什么东西?”

    “给你带来的早餐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还给我带早餐?”

    “早上多做了一点,想着你肯定没吃,就给你带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还这么客套干嘛。”

    两人在城中村里生活了三四十年,认识了三四十年。老李一生未婚,无儿无女,在村里有一栋两层高的小房子,但他宁愿住在小红马学园的岗亭小房间里,这里虽然小,但是热闹,有生气,心里舒服。

    “找张叹是急事吗?”老李随口问道。

    黄姨站着和他聊天:“他想给园里添置一些设施,我列了一份清单给他。”

    “添设施?”

    “对,他觉得园里太空了,小朋友们只能经常挖沙子。”

    “嘿,那是好事,看样子他是想认真经营小红马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看出来了?”

    “看出来了,夏天那会儿,来了好几波买地的商人,怕你多想,就没跟你说。”

    黄姨还真不知道这事,她好奇地问:“后来呢?没谈拢吗?”

    “很肯定的消息我不知道,但这些人经常找我聊天,其中有一个叫梅总的男的,来过三趟,都是我放进来的,据他说和张叹已经谈好了价钱,但是张叹最后没卖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时候的事?”

    “就大概9月份吧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张叹又不卖了?”

    因为已经知道了最终答案,所以黄姨并没有很着急,只是好奇。

    若是当初知道这个消息,她一定急的上火。

    卖小红马学园,她肯定是第一个反对的。

    但,她真没信心能说服张叹不卖,这个位置黄金地段,能卖出个天价,一辈子不用奋斗了,真没几个人能忍得住这样的诱惑。

    “原因我不知道,没问过。还记得小白光着脚跑到学园来的那天晚上吗?哭的很可怜的那次。”

    虽然说的笼统,但是黄姨很自然就知道说的哪一次,就是小白的舅妈打算让她退园,小白不肯,哭着跑来找张叹的那晚。

    “记得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梅总来的前一天晚上,第二天他说没戏了,再没来过。”

    黄姨和老李聊了会儿天,回到学园大楼里,把那些绘本整理好,再拿了扫把出来,把院子里的落叶清扫掉。

    昨晚下了一场秋雨,院子里的梧桐树和枫树落了许多叶子,扑在地上的叶子托着一颗颗晶莹的水珠,从中走过,鞋底和鞋尖就被沾湿了。

    老李也过来帮忙。

    两人花了一个多小时才把落叶扫干净,黄姨又把注意力放在了沙坑上。

    “这些皮孩子,把沙坑挖成这样,看准一个地方薅。”黄姨好笑地说。

    只见沙坑里挖了一个深坑,呈倒金字塔型,大概有半米深。

    而在不远处,有一个沙堆,可以想见,小朋友们把坑里的沙子搬运到了那里,堆了一个沙堆出来。

    “多危险啊。”老李说,到大楼找了一把铁锹出来,把沙坑填上。

    两人合力,不仅把深坑填了,还把沙坑整理平整。

    忙活了一上午,累,但很心安,张叹能忍住诱惑不卖小红马,还贴钱购买设施,打算长久经营,他们帮不了太大的忙,只能尽全力把小红马办好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