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> 都市小说 > 奶爸学园 > 章节目录 202、三个臭皮匠(1/3求订阅噻)
    晚上跟着马兰花一回到家,小白就打起了舅舅白建平的主意,不停地骚扰他。水印广告测试   水印广告测试

    “住啥子嘛你?你好烦嗷。”

    “你起来嘛舅舅。”

    “让我躺一下噻。”

    “躺下唠你就起不来唠。”

    “说啥子话嘛,不吉利。”

    最终,白建平被小白从摇椅上赶了下来。

    这个小家伙立刻爬了上去,躺在上面,像一只躲在树洞里的猫头鹰幼崽。

    “巴适吗?”

    白建平站在一旁,无奈地问。骚扰他,把他赶下来,就为了自己能坐上去。

    “巴适~~~”

    小白满足地叹了口气,挣扎着爬起来,奇怪地问:“啷个我能爬起来咧?”

    白建平说:“因为这是你的强项噻。”

    “嚯嚯嚯~~”刚笑了一下,小白想起不对,这不是她的强项,不能乱说。张老板家的摇椅她就爬不起来,费了她老鼻子劲,差点没气炸。

    这是为什么呢?她得研究研究。

    “我能坐了么?”

    “为啥子我不能坐?”

    “你不坐为什么不让我坐?”

    “小白你个屁儿黑!”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“我们再对一对。”

    “不需要了吧,已经很深入了。”

    《坏孩子》项目评审会九点半开始,张叹和刘金路正在办公室等待,刘金路有些紧张,和张叹就项目的一些情况再三了解,到现在还患得患失,临时抱佛脚。

    “一般情况下我也不会担心,但这不是有人看我不顺眼嘛。”刘金路比较含蓄地说,他没好意思说是自己当海王四处约稿,导致编辑部的人对他感观不好。

    今天的项目评审会,就有好几个受过他伤害的编剧,所以他担心也是有道理的。

    “不需要了,不需要了,你这样导致我也有些紧张了。”张叹说,为了不受刘金路影响,他起身走到窗边,俯瞰楼下的车水马龙。

    没一会儿,有人来提醒,说会议要开始了,让他们到会场侯会。

    两人来到会议室,已经坐了七八个人,都是熟人,即便没有过交流,至少脸熟。

    “哎呀,老刘来啦。”有受过伤的编剧看到刘金路,似笑非笑。

    刘金路赶紧上去套近乎,但张叹看到他被人嫌弃了,让他不要凑过来,要避嫌。

    副厂长唐浩来了,今天的会议他是旁听,主持由项目评审委员会的秘书长孔立军主持,他同时也是市场营销部的部长。

    “人到齐了,那就开始吧。”孔立军坐在唐浩左手边,“今天的会议主题大家都知道,《坏孩子》项目评审会,这个项目是由张叹和刘金路发起的,他们都到了,现在就按照会议流程来,先由他们报告项目的详细情况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谁来报告?”孔立军询问张叹和刘金路。

    刘金路起身:“我来吧。”

    他准备了一份50多页的PPT,一边翻页一边讲解。

    虽然在张叹面前,他显得很没有信心,但毕竟是经验丰富的老导演,这点镇定功夫是有的。

    来之前,刘金路就和张叹做好了分工,一开始的项目介绍由刘金路来,之后的大家提问主要由张叹来回答。

    大家提的问题千奇百怪,而且刁钻,刘金路不一定能回答得了。

    比如,第一个就有人问:“《坏孩子》讲的是罪恶,这部剧是要靠这个来吸引观众?如果是,如何让舆论和观众放心?同时如何让我们有信心它不会被禁播?”

    刘金路张了张嘴,脑海里有想法,但是一下子组织不起语言,好在张叹起身来回答了。

    “项目的名字已经改了,不再叫《坏孩子》,而是《隐秘的角落》。这个故事有关家庭、未成年人成长、教育等热点话题,根本不是以犯罪、惊悚来吸引观众,所以其实从改名字可以窥探这部剧的主题,我们不想流于罪恶表面,而是希望去展示人性的多面性,希望让观众看到更深处的内容,提醒人们去关注,处在时代洪流冲刷下那些不被注意的角落,滋生着人物与故事,这些人物与故事或许不起眼,但放大来看,却能带来惊心动魄的震撼感……”

    晚上八点钟,回到小红马。

    “哟,喝酒了?”老李在看电视,闻到了张叹身上的酒味。

    张叹:“喝了点。”

    因为项目顺利通过了评审会,下一步就是立项,他和刘金路一起吃了个饭。

    因为身上有酒味,他没有在小朋友们所在的一楼逗留,快速上了楼梯,回到家里,洗澡泡茶,到十点才出门。

    小朋友们已经被老师们赶到二楼寝室了,一楼空荡荡的,他特地来到阅读区的角落里,看看还有谁。

    “小白你怎么还没走?”

    张叹竟然看到了小白在,一般而言,晚上十点过后,小白就会被她舅妈接走,而且今天她没来串门,这让张叹以为小白今晚可能没来。

    但是现在,他看到小白坐在阅读区,还不止她一个呢,江滨也在,喜儿也在。

    看到他忽然出现,喜儿立刻信誓旦旦地说:“是张老板来啦,喜儿要躲起来。”

    她左瞄右瞄,却坐着不动,让人怀疑她就是口嗨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见到我要躲起来?”张叹问道。

    喜儿坐在长凳上晃脚丫子,说:“因为你会抓我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抓你,你就在这坐着吧,对了,你和小白怎么没去睡觉?”

    小白指了指旁边的江滨,说:“他,这个小伙汁,气的鬼火冒,毛焦火辣,我在给他出鬼点子~嚯嚯嚯~~”

    喜儿则很实在地说:“我偷偷跑出来的,小满老师还没有发现我,我好厉害吖,hiahiahia~~”

    张叹盯着这个小朋友,心想你这么得意,是不把我放在眼里吗?还是根本不担心我会捉你?

    喜儿见他看着她,不仅没有意识到危险,还把小手指竖在嘴边,说:“嘘~~~张老板,你小点声说话,不要让小满老师知道啦。”

    “好好好,我小声点,那我能坐在这里吗?还是我要离开?”张叹问。

    小白热情地说:“坐噻坐噻,你是我们的好盆友。”

    张叹放心地坐下来,白天应付评审委员会的人,心累,和小朋友聊聊天,可以放松身心。

    他问:“你们在聊什么?为什么江滨会气的鬼火冒?”

    江滨对小白和喜儿摇头,示意她们不要说,但是喜儿看不懂,她是想什么就说什么的宝宝,她告诉张老板,江滨哥哥在生气,因为他挨爸爸的骂了。

    “喜儿你别说话了。”

    江滨赶紧捂住喜儿的小嘴巴,喜儿大眼睛眨啊眨,不说话了。

    张叹笑道:“江滨,我们聊聊天嘛,我不会说出去的,一定帮你保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