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> 都市小说 > 奶爸学园 > 章节目录 206、我们都不晓得啷个谢谢你(2/3)
    “小白,小白你快来救我的命鸭罗子康要杀了我嗷嗷嗷嗷哦啊”

    榴榴生死极速,追上了小白已经到了二楼的小白和江滨。水印广告测试   水印广告测试

    小白按住她的小脑袋,训道:“你喊个铲铲,小声点”

    榴榴压低声音:“小白罗子康想要我的小命你快救救我鸭”

    小白往楼下台阶看了看,没看到罗子康,说:“莫要怕,老子保护你个瓜娃子罗子康是个瓜怂。”

    榴榴点头,十分认同:“小白,老子也跟你们去找张老板叭。”

    小白拒绝:“不行,你是个瓜娃子,你不能来噻。”

    榴榴垮着脸,心说小白这个瓜娃子凶巴巴的。

    小白摸摸她的牛角辫子说:“你个坚强的小石榴噻。”

    榴榴鼓起勇气,点头:“我是坚强的小石榴,我不怕罗子康,我打扁他!哼!”

    小白和江滨走了,榴榴留在二楼,目送她们转过转角,消失了。

    她正要溜回去,下了台阶两步,往楼下伸脑袋看了看,看到罗子康坐在台阶上,抬头也在看着她,冷幽幽的,顿时吓得魂不附体。

    “啊我的天鸭,罗子康追过来啦,他要吃了我快跑!我是跑的最快的小石榴。”

    她一溜烟又追上了小白和江滨。

    “爪子又来了嗷?”小白对大惊小怪的榴榴很不满。

    榴榴一边喘气一边手指楼下:“那个,那个,罗子康,屁儿黑,在楼下等我呢,我好害怕,小白你快保护我。”

    小白无奈,只能让她跟在身边,然后江滨敲响了房门。

    一会儿后,门开了,张老板站在门口。

    “小白和江滨都来了,快请进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我呢,张老板。”榴榴蹦跶起来,显示自己的存在感。

    “对对,还有榴榴。”

    “你为什么没看到我?”

    “因为你太小了。”

    榴榴垮着脸,只听张老板又说:“但是榴榴只要一说话,所有人都会听你的。”

    榴榴的小脸蛋立刻阴转晴。。

    小白和榴榴喜滋滋地换小鞋子,已经很熟练了,但是江滨没有动,他依旧站在门外,很认真地说:“张老板,我是代表小红马所有的小朋友来感谢你的,给我们买了那么多好玩的玩具,这是我们大家一起画的绘本,送给你,希望你不要嫌弃。”

    张叹接过江滨伸过来的绘本,问:“送给我的吗?”

    江滨点头:“送给你的。”

    张叹翻开来,这原本是一本空白绘本,如今空白部分都画上了画,稚嫩的笔触,画的是一些天真的场景。

    第一张是一个人站在一栋建筑前,建筑上写了“小红马深夜学园”七个字,虽然看起来不像,但既然写名字了,就算是吧,而唯一的这个人,头上也有字,写的是“张老板”。

    这张画的右下角,写了“江滨”两个字。

    “这是江滨你画的吗?”

    江滨点点头,不好意思地说:“我画的不好,没有小白的好。”

    张叹一低头,正好对上两只小可爱,昂着小脸蛋,看着他呢。

    张叹笑了笑,对江滨说:“画的很有意思,你不用觉得不好意思,重要的是心意。”

    江滨重重地点头,嗯了一声。

    他来之前很担心张老板不喜欢他们画的画。

    脚边的小白搓搓小手,大眼睛里满是希冀,想说但是又忍住了,反正就是迫不及待的那种神情。

    张叹贴心地说:“小白和榴榴也给我画了吗?”

    两只小可爱不约而同地点头。

    张叹翻过江滨的这一页,第二页是一个人腰间系了小熊围裙,正在做饭,餐桌上已经摆上了做好的菜,好大一条鱼啊。

    这还没完呢,在另一边,一张大床上,睡着一个小朋友。

    张叹看了看,心里一动,看向小白,说:“我猜这是小白画的。”

    小白龇牙窃笑,小脸上放光,问:“你啷个晓得的咧?”

    张叹指了指餐桌上的大鱼,说:“因为我认识,这是鱼摆摆盛宴。”

    小白鹅鹅鹅大笑:“你啷个晓得咧,这个就是鱼摆摆,好好吃嗷。”

    榴榴踮起小脚,凑过来打量小白的画,好奇地问:“为什么小白在睡觉?”

    她指的是另一边躺床上的小朋友,既然是小白画的,那肯定是她自己吧。

    小白先是不好意思,接着训榴榴:“瓜娃子问这些住啥子嘛。”

    榴榴:“我就问一下嘛。”

    “莫问唠。”

    “为啥子嘛?”

    “因为,咦?你为啥子学我唆话?”

    “哇哈哈哈小白,我也是个川娃子,噻。”

    小白揪她的小脸蛋:“榴榴你好乖嗷”

    其实小白不说,张叹多少也能猜到这幅画画的是什么,应该是那天晚上小白受了委屈跑来找他,在他家睡了一晚的场景。

    早上,她睡在大床上,张叹在厨房做饭,小朋友记在心里了。

    “谢谢小白,画的真好,我很喜欢。”

    榴榴嚷嚷:“看我的,看我的。”

    “好,看榴榴的。”

    榴榴的很简单,一个火柴人,手拉着一串小火柴人,说这个大的是张老板,这些小的是她和小白们。

    张叹再次感谢他们,说这是他收到的最好的礼物,一定珍藏起来。

    小白说:“张老板,我们都不晓得啷个谢谢你,你是个好老板。”

    张叹:“你们好,我就好,好啦,进来坐坐吧。”

    江滨婉拒,他要去看书了。

    张叹知道江滨的爸爸对他要求高,所以没有强求,问:“榴榴呢?”

    榴榴:“我也要去看书啦。”

    跟着江滨走了几步,忽然停住,回头说:“我还是个宝宝,我为什么要看书,我不用考试鸭,哈我不去啦,我要玩,我不要睡觉觉,我最喜欢溜滑滑梯啦。”

    她选择留下来,和小白在张叹家看了会儿电视,但没多坐一会儿,告别离开。

    “莫送唠,莫送唠,张老板你多和女胖友聊天叭,拜”

    带着榴榴说走就走了,只是关上门的那一刹那,还是没忍住,问张叹:“张老板,爪子你晓得小白画的画是啥子么?”

    张叹蹲下来,点点头,说:“知道。”

    小白的大眼睛亮晶晶的,看着他,小声问:“大叔,我都不晓得啷个谢谢你,但是我会一直记着你的嗷。”

    说完一溜烟跑下楼,榴榴急急忙忙追上去。

    “小白等等我鸭,小白小白你个瓜娃子!”

    “你喊我啥子?”

    “小白我怕黑,你等等我,你牵着我的手手好不好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