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> 都市小说 > 奶爸学园 > 章节目录 209、无邪(1/2)
    张叹看到一楼的角落里,坐着三个小孩子,小白坐在最左边,中间是喜儿,最右边是罗子康。水印广告测试   水印广告测试

    他们安安静静地坐在那里,满怀期待着。

    难得两个小对头没有吵架。

    小白是不想让妈妈见到她凶巴巴的样子,罗子康或许也是如此吧。

    张叹收回目光,裤兜里的手机震动了,是苏澜的信息,再次感谢他今天的帮忙。

    张叹没有回话,而是把她戴恶魔之角的照片发了过去。

    两人闲聊了几句,忽然身前传来轻轻的脚步声,有个小人儿说话了。

    “张老板,你啷个来了咧?”

    张叹抬头一看,是小白。

    “emmm,我~”

    张叹快速思索怎么回答,这时小白主动说道:“你也在等妈妈吗?”

    用可怜的眼神看着他,拉着他的衣裳说:“快来~我们坐那里。”

    她拉着张叹到角落里坐下。

    喜儿喜滋滋地说:“张老板也来啦。啊,小白说,我现在不能笑。”

    她捂着小嘴巴,让自己不要乱笑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知道我坐在那里?”张叹好奇地询问小白。

    “我看到了有光噻。”小白说。

    隔了那么远,而且中间有东西挡着,竟然都能被小白发现,张叹心想,或许她真的在很认真很认真地寻找黑暗里找上门来的妈妈。

    张叹和小白她们坐在一起,给她们讲故事。

    三个故事过去了,她们期待的人没有出现,喜儿的姐姐倒是出现了,不过,喜儿的姐姐不能飘,不能穿墙,她不是幽灵。

    “我都没等到妈妈呢。”

    喜儿失望不已,看向张叹,等待神通广大的张老板想办法。

    小白也看向他,如果喜儿没等到妈妈,那么她可能也等不到。

    张叹解释道:“可能是我们错了,你们还记得吗?故事里是说,小光是一个人时才看到了爷爷,但是现在我们好几个人在。”

    三个小朋友顿时失望不已。

    张叹继续说:“但是没关系啊,我们回到家里,她们会在梦里找你们的。”

    小孩子真信了。

    或许,她们是宁愿选择相信。

    喜儿跟着姐姐走了。

    她趴在姐姐的背上,搂着姐姐的脖子,肩膀上背着姐姐的小包包。

    “喜儿你累不累呀?给我吧。”姐姐边走边说。

    “我不累,我跟你说哦~~”

    喜儿凑到姐姐的耳边,给她讲张老板讲过的故事。

    晚上睡觉觉的时候,妈妈会来梦里找她们。

    喜儿的姐姐谭锦儿没有拆穿,而是配合着喜儿,回到家里,只开了一盏地灯。

    两人匆匆刷牙洗脸后,快速把唯一一盏灯也关了,并排躺在床上,把手叠在肚子上,看着天花板,等妈妈,然后再到梦里找妈妈。

    小白也被接走了,今晚来接她的是白建平。

    “爪子今天这么乖嗷?”

    家里,马兰花见小白今晚特别乖,主动刷牙洗脸躺床上,不用像往常一样催着赶着。

    白建平嘚瑟地说:“呵呵,也不看看是谁接的。”

    这边小白立刻大声说道:“舅舅,我要早点睡告告,你打呼噜,像只猪,吵的我睡不着。”

    白建平说:“你以前都能睡着。”

    小白:“我今天睡不着。”

    “你一个小盆友,爪子还失眠咧?”

    “我想妈妈噻。”

    “你唆啥子?”白建平没听清,因为小白这一句话说的很小声,更像是自言自语。

    “我睡告唠,你们莫要吵我,气的我鬼火冒,我会好凶的嗷。”

    马兰花没这么快休息,她还要准备明天一早的食材呢,为了不吵到小白,她把卧室的门关了,把厨房的门也关了,和白建平在狭小的厨房里忙前忙后。

    小红马学园里,暗淡的角落里只剩下张叹和罗子康。

    两个人大眼瞪小眼,最后罗子康主动说话,问道:“张老板,你的妈妈怎么了?”

    张叹认真地想了想,才说:“她应该还好好的。”

    罗子康:“那你怎么也来这里?这里的小孩子都是没有妈妈的,我没有,小白没有,喜儿也没有。”

    张叹说:“但我死了呀。”

    罗子康往边上缩了缩,警惕地瞪着他。

    没了小白和喜儿在,他有点怕怕的,周围这么黑,张老板还吓唬他!

    “哈哈哈~~别怕,我逗你玩的。”张叹笑道。

    罗子康还是紧张兮兮,坐到长凳的另一头,远离张老板,他不由自主地想到小白的口头禅,张老板是个屁儿黑!

    这时门口传来小柳老师的声音:“张老板,罗子康的爷爷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走,你爷爷来接你了。”

    罗子康一阵风似的,跟着他爷爷走了。

    小朋友们都走了,张叹听到小柳老师送别了罗子康,上了楼。

    张叹也起身离开,哒的一声,把壁灯关了,这个角落瞬间融入黑暗。

    但是没有脚步声响起,黑漆漆的夜里,张叹在原地站了一会儿,甚至还保持着关灯的手势。

    哒~~~

    壁灯又开了。

    张叹重新坐下,靠着墙壁想些事情。

    在二楼的小米睡不着,在床上翻来覆去,最后鼓起勇气,起床,穿上小鞋子,出了门,摸黑在走廊里走了一段,找到了正在寝室里照顾小朋友们的小柳老师。

    “小米你怎么来了?你没睡吗?”小柳老师问。

    “我想去看看小白。”

    “小白已经回家了。”

    “她见到妈妈了吗?”

    “我不知道,你明天可以问问她。”

    两人说话间,一楼的楼梯口上来程程的爸爸。

    “是程程的爸爸来了,我去叫程程,小米你先回房间吧。”

    小柳老师去把程程叫醒。

    程程今晚没有睡,她有些害怕,只有趴在爸爸的怀里才有安全感。

    和往常一样,程程被抱着回家,一路上给爸爸讲故事,直到躺在了小床上,爸爸和她道晚安时,她才小声说,她想妈妈了,抱着爸爸的手不肯撒。

    孟广新一下不知所措,在程程的撒娇下,拿出手机,先出了门,给那边打了一个电话,回头正要进卧室找程程,却见穿着小睡衣的程程俏生生地站在门口,大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他,和他手里的手机。

    “程程你什么时候出来的?”

    “我想和妈妈说话。”

    孟广新把手机递给她:“喏,妈妈在等你呢。”

    程程大喜,抱着手机,聊天前先甜甜地喊了一声妈妈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