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> 都市小说 > 奶爸学园 > 章节目录 210、我好惨唠(2/2求订阅噻)
    房间里很安静,狗子在窗户下叫了两声,见小白没有出现,知道今晚没有包子吃,便乖乖走了。水印广告测试   水印广告测试

    小白躺在小床上,激动不已,一个翻身跃起,下了床,到门边把灯关了,眼睛一下没能适应黑暗,回来时撞到小凳子,哗啦一下,扑倒在地上,滚到了床底下。

    “铲铲~~~我好疼嗷,我撞惨唠。”

    小白委屈地大喊,但是舅妈和舅舅是不可能听到的。

    嘟嘟嘟~~~

    床底下忽然响起了小虫子的叫声,她们似乎听到了。

    嘟嘟嘟~~~~

    又叫了,就在小白脑袋边。

    [ ]是叫鸡子!

    小白惊喜地侧过头,床底下漆黑一片,什么都看不到,但是能够更加清晰地听到。没错,叫鸡子就在她身边。

    好一阵子没有听到叫鸡子的叫声了,舅妈说天气冷了她们躲进洞里过冬了。

    耳边响着嘟嘟嘟的声音,小白忐忑又躁动的心渐渐平稳,她越来越相信,今晚的梦里,一定会有收获。

    不知不觉,她睡着了。

    她做了个梦,许多更小的时候的画面浮现出来。

    在她还没跟舅舅舅妈的时候,一直和奶奶一起生活。

    有一次村里的小朋友叫她一起去玩,刚下过雨,村里的路是泥巴路,到处是水坑,他们欢快地跳水坑,把泥水溅的到处都是,衣服上、裤子上,甚至脸上。

    正当他们玩的开心时,小伙伴的妈妈冲了过来,大声斥责:“瓜娃子!作死恁。”

    和她一起玩的小伙伴挨了打,哭的好惨,而她站在一旁,怕怕的,以为也会挨打,但是没有。

    “妈妈,为什么只打我吖,小白也跳了水坑呀。”小伙伴哭着说,特别羡慕没事的小白。

    小白听她这么说,也很高兴,洋洋得意。

    “她是没人管的小孩子,你也想当没人要的小孩子吗?”

    声音很小,但是并没有避开她。她都听到了。

    这句话让小白深深地记在心里,那是她第一次知道,自己和别的小朋友不一样,他们有爸爸妈妈,而她没有,她只有奶奶。

    那一天没有人打她,也没有人骂她,但是她哭的很惨。

    甚至于,她希望有个人像教训小朋友一样教训她,可惜没有,别人的妈妈不肯教训她。

    她哭着回到家里,找到正在生火做饭的奶奶。奶奶抱着她,安慰她说爸爸妈妈只是离开了一会儿,以后会回来的。

    以后是什么时候,谁也不知道,奶奶也不知道。

    没人告诉她答案。

    因为太想爸爸妈妈了,她经常哭。有坏蛋说她是爱哭鬼,一天到晚哭。

    她就躲在被窝里哭,奶奶发现了,把她从被窝里捞出来。她的眼泪都要把自己淹没了。

    “你听,小白。”奶奶说。

    她竖起耳朵,什么也没听到。

    “是叫鸡子在嘟嘟嘟的叫。”奶奶提醒说。

    这回小白听到了,确实是嘟嘟声。

    她经常听到它们叫,但一直不知道是什么,原来这是叫鸡子呀。

    可是它们嘟嘟叫有什么用呢,它们能把爸爸妈妈叫回来吗?

    “叫鸡子叫鸡子,妈妈在叫小孩子。”奶奶说,“叫鸡子会保护善良的小孩子。”

    爸爸妈妈不在身边,但是叫鸡子在家里,它们会代替爸爸妈妈保护她快快长大。

    是的,家里有很多叫鸡子,天一黑,它们就出来了,在各个角落里嘟嘟的叫,把她包围。

    奶奶真厉害,什么都知道,她说的对,叫鸡子会保护善良的小孩子。

    那年冬天好冷,她生了一场大病。

    叫鸡子每天在她的床边嘟嘟的叫,从早叫到晚,告诉她,小白啊,你要好起来噻,你不要再睡告告了,奶奶照顾你好累唠。

    春天一到,她就真的好了,又能围着奶奶前前后后疯跑。

    再然后,舅舅舅妈来了,把她带走了。

    她们去过许多地方,她不记得那些地方是哪里。她想不起来了。

    最后,她们来到了小红马,她最喜欢的小红马学园。

    她夏天在院子里抓了四只叫鸡子,在张老板家偷偷放了两只,还有两只放在自己家。

    两只保护张老板,两只保护舅舅舅妈和她。

    舅妈说她傻,叫鸡子是小虫虫,要消灭掉。

    为此她和舅妈打了一架,保护了叫鸡子。

    听到叫鸡子叫,她就知道爸爸妈妈没了,不会再回来了,很难过。

    但是她依然很喜欢听,因为她还有奶奶。

    奶奶像曾经的她一样,每晚都听叫鸡子叫,像她等妈妈一样,等她回家。

    她想奶奶了。

    她想回家了。

    第二天一早,小白醒来后的第一件事,就是光着小脚跑去找厨房找舅舅舅妈。

    “我要回家~~”小白很认真地说。她穿着浅蓝色的小睡衣,西瓜头头乱糟糟的,特小只,但是说话的语气像个做了决定的大人。

    白建平和马兰花正在准备早上的小摊食材,忙的很。

    马兰花抽空瞅了她一眼,说:“爪子起的这么早?还可以再睡一会儿。”

    “舅妈,我要回家~~~”小白上前两步,更加大声地说。

    马兰花停下手上的动作,说:“你睡迷糊了嗷,现在不就是在家?”

    小白换了个说法:“我要见奶奶噻~~我好想奶奶嗷。”

    马兰花手上又动了起来,继续忙碌着:“你前几天不是刚刚和奶奶打了电话吗?”

    “可是,可是,我好久没见到奶奶啦,我好想奶奶。”小白都要哭了。

    马兰花见状,连忙停下手上的事,从厨房里边挤出来,蹲在小白面前,问:“爪子了?莫哭莫哭,我们这个月就回家,你就看到奶奶了。”

    小白飞快地抹了一把眼睛,希冀地问:“真的?舅妈你经常骗小盆友。”

    “锤子!”马兰花怒道,旋即又收敛怒色,和颜悦色地说:“你好伤我的心嗷小白,你爪子这么想舅妈呢,舅妈好好的噻。”

    她继续说:“我不骗小孩子的,我们这个月真的要回家,你表哥要回家结婚,我们一起回去,到时候你就能看到奶奶了,奶奶看到你,又看到你表哥结婚,一定非常非常高兴……”

    “嘻嘻嘻~~”小白听着听着就笑了。

    马兰花见状,也笑道:“瓜娃子终于笑了噶,一大早哭啥子嘛,开心点,喏,给你个喷香的小白煎饼果子,吃去。”

    “我爪子吃我寄几咧?”

    “嗷呜~~”马兰花朝小白张嘴,吓唬道:“那我来吃你咯。”

    “鹅鹅鹅~~~”

    小白被舅妈的傻样子逗的大乐,她拿了煎饼果子就要吃,马兰花啪的一声,打了一下她的小手。

    小白立刻变成护食的小老虎似的,凶巴巴地说:“爪子?!!欺负小盆友是不是?不让小盆友吃煎饼果子是不是?”

    马兰花白她一眼:“刷牙洗脸去~~嘴巴里长虫虫。”

    “嘟嘟嘟~~~”小白发出叫鸡子的叫声,傲娇地哼了一声,去刷牙洗脸了。

    很快又跑了回来,希冀地说:“舅妈,我想了想,我还是好想奶奶。”

    马兰花一边忙一边说:“再等等嘛,过十几天我们就回去唠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我现在就想看奶奶嘛。”

    “爪子你好烦嗷。”

    “舅舅~~~舅妈唆我好烦,我好难过,啷个办?”

    “你舅妈是屁儿黑嘛。”

    “鹅鹅鹅~~~”小白大笑。

    马兰花则大怒,朝白建平吼一声:“爬开!”

    把白建平赶出了厨房。

    “好没良心嗷,我帮了你一早上,你就把我赶了出来,一个小白煎饼果子都不给老子吃,老子要饿死唠。”

    “舅舅给你吃。”小白连忙把自己捧着吃的煎饼果子递给他。

    白建平欣慰不已:“还是小白阔爱。”

    “我阔爱惨唠。”

    吃早饭的时候,马兰花姗姗来迟,坐到餐桌边,瞅了一眼小白,冷不丁地说:“等老子吃了莽莽,让你打电话给奶奶。”

    小白大喜:“我都不晓得啷个谢谢你,舅妈。”

    马兰花不为所动,问:“我还是屁儿黑么?”

    “你从来就不是嘛。”

    “我和舅舅,哪个是?”

    小白看看舅舅,又看看舅妈,不踏进这个陷进:“你比舅舅白一点噻。”

    两位大人对这个回答都比较满意。

    马兰花又说:“我给墩子他妈妈说了,她等会儿去奶奶家,我们打电话到她的手机上,开视频,你就能看到奶奶了。”

    哗啦~~

    小白太激动了,小凳子扑倒在地上,把她摔到桌子底下,压在了马兰花脚上。

    马兰花无奈道:“啷个我吃个莽莽这么不太平咧?能不能消停点?”

    “唆啥子话嘛!”白建平不满地说了一句,连忙弯腰去捡小白:“小白你啷个了,要紧不?”

    “铲铲~~~我好疼嗷!!!舅妈这个屁儿黑,她都不管我,还踢我一jiojio,我好惨唠~~~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