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> 都市小说 > 奶爸学园 > 章节目录 212、鸡(2/2求订阅噻)
    白建平做了一会儿心理建设,终于平衡了一点点,不再为自己比不上4岁的小朋友而难过。水印广告测试   水印广告测试

    他拆开马兰花的红包,同样是没看到毛爷爷。他立刻知道,他家婆娘也比他强嗷。

    果然,红包里掉出一张银行卡和小纸条。

    小纸条上写的是:马兰花,10000元。

    好啊,两个人都是1万块,这让他的脸往哪儿搁。

    “哟呵,爪子太阳从西边出来唠。”

    傍晚时分,马兰花和小白回到家,看到餐桌上已经做好了晚饭,酒也摆上了,白建平一个坐在那里,优哉游哉地喝小酒。

    马兰花围着餐桌打量,好丰盛的一餐,有鱼有肉。

    “哟呵爪子舅舅你寄几吃咧?我咧?”

    小白爬上椅子,把小书包挂在白建平脖子上,盯着桌上的鱼摆摆和嘎嘎,流口水。

    “住啥子嘛,把书包包挂我脖子上!”

    “你的脖子粗噻,舅舅,我想吃。”

    白建平把她的小书包扔到沙发上,没扔准,掉地上了。

    小白嚷嚷:“舅舅住啥子欺负我的小书包”

    “对不起对不起,我不是有意的。小白,想吃就吃噻,今晚是舅舅做的晚餐嘛,快吃,快吃。”

    小白先去把小书包捡起来,然后才跑回来,拿起筷子就要吃,这时马兰花说话了:“小白,小心有毒嗷。”

    小白顿时不敢下筷子了,不放心地问:“舅舅,你莫有下毒叭?”

    “我下个锤子”

    “你不要杀我噻,我还是个娃娃,我只是喜欢吃嘎嘎和鱼摆摆。”

    “你想吃就吃,我又莫有拦着你。”

    “舅妈唆小心有毒嗷。”

    “哪里来的毒!我自己都吃了!!!”

    “你想不开吗?”

    “瓜娃子,憨憨儿。”

    “为啥子骂我?”

    “你到底吃不吃?”

    “我吃了不会死不?”

    “你一个娃娃,爪子这么怕死咧?你爪子想的嘛?”

    “我都还莫有长大咧,我为啥子要死。”

    “你担心哪个有毒?我吃给你看看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这个,还有这个”

    “算了算了,我全部吃一遍给你看。”

    白建平心累,把餐桌上的菜都吃了一遍,才让小白放心,给舅舅倒了一杯酒,美滋滋地吃嘎嘎。

    马兰花没一会儿也坐上来,问:“爪子今天有啥喜事嘛?”

    “嘿嘿”

    白建平呡了一口酒,美滋滋,夹菜吃,就是不说,又开始卖关子。

    马兰花嫌弃道:“鬼迷日眼,看到你这个鬼样子我就来气,你唆还是不唆,不唆我就把你的酒倒池子里。”

    白建平赶紧把酒瓶保护好,从兜里拿出三个红包,放餐桌上,说:“今天剧组发了红包,张老板亲自给我发的,三个,我一个,小白一个,还有你一个,拿好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我的吖”小白惊喜,拿起一个红包,拆开来看,失望不已:“爪子给我两个纸飞飞咧?我不要纸飞飞”

    把红包放回桌上,弃之如敝履,看到另一个明显厚出一大截的红包,飞快地摸了走,一看,大笑:“嚯嚯嚯这才是张老板给我的红包包,谢谢张老板。”

    “那不是给你的,那是给我的。”

    “这就是给我的,那个纸飞飞才是给你的。”

    “小盆友你莫要太嚣张嗷。”

    “舅舅你又想欺负小盆友是不是?”

    马兰花问小白:“给我看看。”

    “给你,舅妈,好多钱钱嗷,我发财是不是?”

    她把红包给了马兰花,真的一大叠百元大钞。

    “老白,这都是剧组给我们的?”

    “错!”白建平又由优哉游哉地先把杯子里的酒干了,才说:“这是我一个人的!和你们没有关系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多少钱嘛?”

    “你数一数嘛,不过我觉得你数不清噻。”

    “一万块钱好多嗷。”

    “”

    “这是给你的?那我和小白咧?”

    小白插话:“给我们的是纸飞飞,我才不要。”

    马兰花说:“好,小白说了两遍不要,那我拿着吧。”

    “舅妈给你给你。”小白专心对付嘎嘎,殊不知吃了大亏。

    “好多钱嗷。”马兰花说,把银行卡都收了起来,钞票也拿走了,要藏起来,说等会儿存银行去。

    “不是”白建平连忙放下酒吧,终于不再云淡风轻地装逼:“老马你把我的钱拿走住啥子?”

    “你的钱?你的钱不是我的钱?”

    “不是,那是我的工资嘛。”

    “你的工资不是我的工资?”

    “我是我,你是你,我们是两个人,有两个不同的人格。”

    “啥子?”

    “人格”

    “人格是啥子?”

    “人格就是为人的资格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要光喝酒噻,也吃点菜嘛,花生米也行唠。小白给你舅舅夹一粒花生米,他要醉唠。”

    小白立刻夹了一粒花生米,咚的一下,丢进白建平的酒里了。

    “舅舅你吃吃看,花生米泡酒酒,好好喝嗷。”

    “你,你们两个气的我鬼火冒。”

    吃晚饭,白建平紧紧跟在马兰花身边,唠唠叨叨,就是为了要回他那一万块钱!

    “你给我一半也行噻”

    白建平委曲求全,他已经不指望能够全部拿回了,只希望自己垫出去的那5000能够拿回来,那是他多年攒下的小金库啊。

    马兰花根本不搭他的话,而是说:“我们有好好感谢张老板噻,老白你去买鸡,明天我们做棒棒鸡和钵钵鸡。”

    “张老板又不是老鹰,吃那么多鸡住啥子嘛。”

    “小白唆张老板喜欢吃鸡嘛。”

    “过几天就要立冬唠,到时候我们请张老板来做客就行了,立冬后,我们就要回家唠,顺便和张老板告别噻。对了,我的红包能不能还给我?那天的晚饭我来做,我要有钱买菜噻,老马,你看,这样行不行”

    “你喊我啥子?”

    “小仙女呕。”

    酒店里,张叹正在苏澜的包房里做客,同在的还有杨珠。

    “哎呀,莉姐怎么走的这么快,我还想感谢她上次请我吃饭呢。”张叹说。

    得知周莉不在,他心里高兴,但不能表现出来,不仅不能,而且还要表现出一些不舍。

    苏澜说:“她后天就回来了,到时候你再请她吧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为什么要吃棒棒鸡?”张叹立刻转移话题。

    此刻,他正在厨房里做棒棒鸡,苏澜也在。上一次苏澜做过,但是自认为不怎么样,今天请张叹吃饭,当然不能少了这道已知张老板最爱的菜。

    “天气转凉了,是吃川菜的好时候啊。”苏澜说。

    她伸头看了看锅里,说:“再加点辣椒吧,还不够辣。”

    张叹连忙说:“已经很辣了。”

    “和上次比差远了,你不是喜欢吃辣吗?”

    “我是吃辣,但是你和珠珠不能吃辣,所以还是少放点辣椒最好,吃多了辣椒,脸上容易长痘子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自己看着办吧,最主要的是你吃的开心。”

    我心里在滴血,但又比较庆幸,还好他这次主动要求做棒棒鸡,不然不知道被苏澜和杨珠放多少辣椒,吃了一晚上都要燥热难当睡不着。

    张叹和苏澜一起下厨,做了三菜一汤,很简单,家常小菜,唯独一盆棒棒鸡显得格格不入。

    “哇,色香味俱全。”

    苏澜是个很有生活仪式感的人,看着桌子上的菜,很有成就感,还用手机拍了张照片。

    张叹试探地询问:“苏苏,你平时很喜欢拍照吧?”

    “对呀,快坐下,我们准备吃饭了。珠珠,把冰箱里的鸡尾酒拿来,咦?你跑哪去,快过来坐下。”

    杨珠已经磨蹭到门边,包包都拿在手里了。

    “额呵呵,苏苏姐,真是不好意思,刚刚接到同学的电话,说要来看我,我想去和同学聚会,你看,我今晚能不能放个假?”

    “你有同学在浦江吗?怎么以前没听你说过?”

    “以前没有,但是现在有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“她昨天刚到的呢,出差到的浦江。”

    “行,那你去吧,早点回来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,谢谢苏苏姐。”

    杨珠出了门,反手关上,动作衔接的飞快自然,没有发出一丁点声响。

    正所谓熟能生巧嘛,愣谁关了200遍都能掌握一些技巧。

    她一阵小跑,进了电梯,关了门,大大地松了口气,想到即将去米其林三星餐厅吃大餐,心情格外激动。

    她拿出手机,果然有张老师的未读信息。

    一句话没有,千言万语汇成一个红包。

    杨珠暗暗点头,瞬间领会到了张老师的意思。

    杨珠走了,屋里一下子安静下来,苏澜这才意识到,家里只剩下她和张叹了。

    而张叹,外号张海王呢。

    “冰箱里有鸡尾酒是吗?我去拿两瓶来。”

    “不,不不不,不要了吧。”

    她都紧张的结巴了。

    “吃棒棒鸡不喝酒,就像吃饭没有老干妈。没事,来一点。”

    苏澜心里有点慌,她就是担心有事嘛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