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> 都市小说 > 奶爸学园 > 章节目录 218、心里的小盆友被吓死了(2/4)
    “瓜娃子~~~有瓜娃子在吗????瓜娃子咧?~~~~”

    小白被晨跑的张叹放了进来,这个小朋友还是和从前一样,进门就东张西望,寻找传说中的瓜娃子。水印广告测试   水印广告测试

    但是和她曾经无数次呼喊一样,除了她,再没其他瓜娃子。

    “她们都不在学园,要到晚上才来呀。”张叹说。

    “小米咧?”

    “小米昨晚被丁姐姐接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她被警察叔叔抓走了?!!!”

    “不是警察叔叔,是警察姐姐,你们的小敏姐姐,也不是抓走了,而是接到她家里玩。”

    小米昨晚没有在小红马住宿,丁佳敏的伤好了,把她接到了自己家里。

    因为受伤的原因,她和小米产生了一种相互依赖的感情。

    从前,都是丁佳敏关心小米,而这段时间,丁佳敏也在被关心。

    小白听不大懂,但是她有点朦胧的意识,小米被小敏姐姐带去玩了,她被张老板带来玩了。

    “我的拖孩好阔爱嗷~~~”

    小白对自己的小熊拖鞋是百看不厌,穿上之后,欣喜地到处走走停停,来到阳台上,昂着小脑袋打量伸展到阳台边沿的桑树,发呆。

    “小白~~~小白你吃早饭了吗?”张叹的声音从厨房里传来。

    “吃啦噻~~~”

    小白站着没动,张叹从厨房出来,顺着她的目光看去,什么也没看出,问:“你在看什么?”

    小白指着桑树说:“啷个没有懒散子叫了咧?”

    张叹脑海里先使劲想了想什么是懒散子,知了!

    “现在是冬天了,懒散子都冬眠了,快进屋里来,外面冷。”

    小白一边离开阳台,一边说小娃娃晚上哭,懒散子可以治好。

    “再吃一点早餐吧!”张叹说。

    “我吃过啦~~”

    “再吃一点呗。”

    小白想起舅妈塞到她怀里的保温瓶,东张西望,她不记得放哪里了!

    “不好唠,不好唠~~~我的瓶瓶咧?”小白哒哒哒,在家里到处找。

    张叹帮着一起找,但是家里没有,两人出门,楼梯里也没有,最后在院子里找到了,蓝色的保温瓶放在了一棵梧桐树下。

    张叹无语,什么放这里的。

    “嚯嚯嚯~~~终于找到唠,里面是什么东西?打开康康。”

    小白拧开盖子,张叹接过去:“我来,这是保温瓶,可能会有热气涌出来,一不小心就会被烫伤的。”

    小白在他脚边蹦蹦跳跳,好奇是什么在里面,舅妈都没跟她说呢。

    盖子拧开了,一阵浓烈的香味扑鼻而来。

    “好香嗷。”小白也闻到了,踮起脚,伸长脖子查看。

    张叹蹲下来给她看,只见里面是金黄色的一只炖鸡。

    “哇~~是张老板喜欢吃的鸡噻。”

    张叹:“……”

    我什么时候说了喜欢吃鸡?

    马兰花竟然炖了一只鸡让小白拿过来!

    回到家里,两人坐在餐桌前,炖鸡被倒了两碗出来,小白身前放了一碗。

    “我都吃过唠。”小白盯着金黄色的鸡汤说。

    “再吃一点,这是给小朋友补身体的。”

    “是给张老板吃的。”

    “是给你补身体的。”

    “是给你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们一起吃吧,你一碗我一碗。”

    张叹喝了一口鸡汤,好香,比饭店里的美味多了。

    小白见状,也喝了一口,大眼睛眯起来:“巴适~~~”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酒店里。

    苏澜早早起了床,在阳台上铺了瑜伽垫,正在做瑜伽。

    她穿了一身黑色的紧身衣裤,勾勒出优美的曲线,清晨的阳光从黄浦江上照过来,让刚刚进门的杨珠以为这大概就是人间的美好吧。

    “苏苏姐今天不拍戏,你怎么不多睡一会?”杨珠说,主动用玻璃杯倒了半杯热水,又掺了半杯温水,感觉正合适,就放在了小茶几上,等待苏苏姐做完瑜伽喝的。

    “昨晚睡的早,而且,等会儿要和飞雅去逛街。”

    “要去逛街吗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“要去很久吗?”

    苏澜慢慢收起动作,从瑜伽垫上起身,对着阳台外的新鲜空气深吸一口,再缓缓吐出,转身回到了屋里。

    杨珠立刻把毛巾毯递给她,她披在身上,拿起茶几上的温水,吨吨吨喝了大半杯。

    “应该要一上午吧,怎么了?难道我有行程安排?我记得昨天问过你,说没有的。”

    “没有没有,确实没有行程安排,但就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但就是什么?”苏澜奇怪地看了她一眼,说:“你今天怎么怪怪的。”

    “苏苏姐,你是不是忘了,今天好像是张老师的生日哦。”

    怕苏苏姐尴尬,所以杨珠特地加了一句“你是不是忘了”,没准人家压根就不知道,何来忘了。

    张老师,我为你鞠躬尽瘁,以后有好吃的你不能只顾着给苏苏姐嗷,杨珠心想。

    苏澜正把玻璃杯放下,闻言顿在半空中,看向杨珠问:“张叹的生日?今天吗?”

    杨珠心里哀呼,张老师你好惨,苏苏姐真的不知道你今天过生日。

    她点了两下头:“就是今天。”

    苏澜呆了一下,不轻不重地哦了一声,把玻璃杯放下,去餐厅吃早饭。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“好吃吗?”张叹问。

    美好的早晨,陪小白喝鸡汤。

    小朋友的嘴边沾了一层金黄的油渍,捧着小花碗,把最后一滴鸡汤喝进了小肚子里,感叹道:“巴适~~~~”

    张叹笑道:“要再来一碗吗?”

    “这不好叭~~~舅妈给张老板的噻,她要是晓得唠,会扁我的。”

    张叹直接忽视,拿起她的小花碗,又给盛了一碗。

    “这不好叭~~张老板,张老板,住啥子嘛~~~”

    反对无效,小花碗又盛满了,小朋友无奈地用勺子舀汤喝,美滋滋。

    吃完了早饭,保温瓶里还有半瓶鸡汤和炖鸡,留着中午吃。

    洗碗的时候,依然是两人分工,小白跟着身边打下手。

    “张老板,你会讲故事吗?”小白问。

    “讲故事?那是我的强项。”

    “嚯嚯嚯,你教教我噻。”

    是自己想听吧。

    “可以啊,你想听什么样的?”

    小白毫不犹豫地说:“鬼故事,吓惨我舅妈,哼!”

    昨晚被舅妈的两句话鬼故事吓得不敢吭声,乖乖睡告告,小朋友记恨在心,要报仇。

    “鬼故事?你不害怕吗?”

    小白害怕,张叹讲了不到十句,就发现巴拉巴拉的小白不吭声了,侧头一看,小朋友低着头,看不到脸上的表情。

    “小白???吓到你了?”张叹小心翼翼地问道。

    小白抬起头,大眼睛里满是泪水,可怜巴巴地说:“张老板,你吓惨我唠,你啷个这么会讲故事嗦?吓得我心里的小盆友都死唠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