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> 都市小说 > 奶爸学园 > 章节目录 219、送伞(3/4求订阅噻)
    PS:还有一章,马上码,大概要1点钟才能发,大家先睡吧,明天醒来再看。水印广告测试   水印广告测试

    用鬼故事报复舅妈的计划夭折了,因为这不是小白童鞋的强项,光听听就让她泪流满面,要是真这么干,是敌伤八百自损一千,不值得。

    于是小白打算换个法子,请求张老板支招。

    张叹就说你不是喜欢唱歌吗,唱歌是你的强项,你可以唱歌啊。

    小白闻言,垮着脸。

    说起这个,她有一肚子的苦水,几乎每次唱歌都要被扁。

    她唱《马兰花》会被扁,她唱黄土高坡也会被扁,她唱《小鹅子》依然会被扁!搞得小盆友都不晓得该唱啥子啦!舅妈是个屁儿黑。

    张叹深表同情,想了想,教了小白一首《葫芦娃》。

    葫芦娃,葫芦娃,一根藤上七朵花。风吹雨打都不怕,啦啦啦啦。

    叮当当咚咚当当,葫芦娃,叮当当咚咚当当,本领大,啦啦啦啦。葫芦娃,葫芦娃,本领大。葫芦娃,葫芦娃,一根藤上七朵花。风吹雨打,都不怕,啦啦啦啦~~~

    “怎么样?这首歌很不错吧,和你的《马兰花》是不是很像?但又不是马兰花,所以你舅妈应该不会扁你。”

    小白眼睛大亮,贼兮兮地笑:“嚯嚯嚯~~~要得要得~~~~额鹅鹅鹅~~~”

    越想越开心,鹅鹅大笑起来,她恨不得现在就跑去路口找舅妈,围着她唱一百遍。

    今天的天气说变就变,吃早餐的时候还是阳光明媚,忽然之间阴沉沉的,接着下起了绵绵小雨。

    天气预报说,这两天有冷空气南下,浦江将会有一阵子阴天多雨。

    小白跑到阳台上,抬头打量外面的天空,一层灰色的云层压在头顶,沉甸甸的。

    小雨淅淅沥沥,淋湿了阳台外的大桑树,不远处的梧桐树湿了枝干,而樟树上传来密密的轻轻的雨打叶片的轻声细响。

    小白伸出小手,去接小雨点。

    张叹正在屋里打电话,是刘金路的。

    目前《隐秘的角落》已经立项,他正在筹备找演员。

    “张叹演员方面你有推荐的么?”刘金路在电话里问道。

    刘金路听说了《女人三十》有几个演员就是张叹推荐的,不是说他推荐的比别的要更好,而是说明张叹在演员选角方面有想法,所以他才特地有此一问。

    一般的编剧他才不问,这是导演的权力,但是一些大编剧,或者改编的小说大牌作者,导演都会征求意见。

    听了刘金路的话,张叹首先想到的就是苏澜,但是旋即pass了,不适合。

    “刘导我暂时没想到合适的人选,你有想法的话,就按照你的做吧,我都支持。”张叹说道。

    他和刘金路是第一次合作,目前还处在磨合期。像这样的事,刘金路特地打电话来询问他的意见,是尊重他,他自然也要回以尊重。

    电话那头的刘金路微微松了口气,他还真怕张叹推荐一溜演员。

    “三个小演员方面,你有推荐的人选吗?这三个我现在还没头绪。”刘金路说,这个问题才是他打这个电话的主要目的。

    演员不难找,但是小演员难找。

    《隐秘的角落》小说是张叹写的,而且,他拍过《小戏骨》,那可是一部全是小孩子的戏,或许会有适合的小演员。

    张叹判断刘金路可能是真的没有小演员。

    他首先想到的就是从眼前哒哒哒走过的小白。

    但是,小白太小了。

    他在《小戏骨》的那些小演员中挑选,脑海里浮现饰演刘姥姥的那个小女孩,这部戏中最让他惊艳的小演员,9岁的年纪,却有与年龄完全不相符的演技,让人惊叹。

    她是真正的小戏骨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电话打完了。

    电视里在播《风车车与假老练》,但是沙发上不见人。

    小白还在阳台上看下雨。

    “小白,快进来,外面冷。”

    小白哒哒哒跑回来,嚷嚷:“张老板,下雨唠~~舅妈没带伞伞,我要去康康她。”

    这话她早就想说了,但是张叹一直在打电话,她只能等着。

    “下雨了吗?”张叹往窗外看了看,整个小红马院子都笼罩在一片阴雨中。

    “不用担心,你舅妈会找地方躲雨的,外面冷,又下雨,小心感冒了。”

    “舅妈没带伞伞,我要康康她。”

    说完就直接走了。

    她是告知张叹,而不是征询意见。

    “拜~~~张老板。”

    已经开始换上自己的小鞋子了,就是这么洒脱。

    “等等,小白,我和你一起去。”

    小白换好了小鞋子,正踮起小脚开门,闻言回头看来:“张老板你莫要来,外面冷,又下雨,你会感冒的。”

    张叹简单收拾了一下,换上了外套,再拿了两把伞。

    “你空手去吗?外面在下雨啊,我和你一起去,给舅妈送伞。”

    小白这才想起自己没有伞,嗬嗬嗬尬笑。

    “谢谢张老板噻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谢,我们走吧。”

    两人出了门,外面小雨在下,有点小风,雨丝微斜,走到院子门口时,小白忍不住说了:“啷个我在淋雨噶?”

    张叹低头一看,只见小白的刘海都湿了。

    雨伞是他撑着,两人身高差太多,小白走在他脚边,跟没打伞一样。

    他失笑道:“对不起对不起,我没注意到。”

    小白呵呵笑道:“莫有关系张老板,我牵着你的裤裤走叭?”

    “我把这把伞给你,你自己撑着,可以么?”

    “要得。”

    两人撑着伞,走了没几分钟,到了路口,没有看到熟悉的小摊车,往左边看了看,在天桥下看到了。

    “舅妈~~~”

    小白哒哒哒跑过去,一阵风吹来,手里的雨伞被吹翻,连带着小朋友蹬蹬蹬往后退了好几步。

    张叹大步一跨,助了小朋友一臂之力。

    “小心点,别跑。”

    马兰花发现了她们,问:“张老板,你们爪子来了?”

    小白抢答道:“在下雨哎,舅妈你爪子不回家拿伞咧?”

    马兰花:“我这里又淋不到雨,怕啥子嘛。”

    “你要是淋了雨,你会僧病的噻。”

    “晓得唠晓得唠,你一个娃娃你还管我吗。”

    “我为啥子不能管你咧?给你,给你带了伞伞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你嗷。”

    “我都不晓得啷个唆你,出门不带伞伞,你想住啥子嘛。”

    “小盆友你莫要说了,出门的时候老大一个太阳在头顶上挂着。”

    “你康,我就带了伞伞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张老板家的嘛,你以为我不晓得嘛。”

    两人见面就开始拌嘴,小白习惯性地搬来小凳子,站上去,开始招呼生意。

    张叹都不敢说话,撸起袖子,默不作声地给马兰花打下手。

    “哎哟,张老板,啷个能让你干活呢,你休息噻,我自己来就行唠。”

    张叹原以为下雨天应该没什么生意,但是错了,生意特别好。

    “天气冷,大家都不愿起床,没时间做早饭,就买煎饼果子吃。”马兰花解释道。

    张叹深以为然,毕竟,不是人人都像他这么晚睡早起。

    “拿好啦。”张叹接过马兰花做的煎饼果子,装在纸袋子里,递给对方。

    对方是个女生,多看了几眼张叹,笑着问道:“帅哥是马大姐的儿子吗?好帅噢。”

    马兰花连忙说不是不是。

    女生似乎看上了张老板,买了煎饼果子也没走,停在这里和张叹聊天。

    小白看了他们好几眼,终于忍不住说话了,催促道:“丝姐,你快走噻,你要迟到啦你还不晓得嘛,快点去上班嗷,你的老板会僧气的。”

    “晓得啦晓得啦~~帅哥拜拜。”

    这不是她能撩动的帅哥,想想还是算了。

    小白目送她走了,轻声唱起了歌。

    马兰花一边忙一边第一时间竖起了耳朵,若是有犯禁的内容,第一时间阻止!

    马兰花?胆敢又唱马兰花??!!!咦,不是,葫芦娃?什么东西?

    ……葫芦娃,葫芦娃,一根藤上七朵花。风吹雨打都不怕,啦啦啦啦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