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> 都市小说 > 奶爸学园 > 章节目录 222、很危险的(2/2)
    黄莓莓原本不知道今天是张叹的生日,但是一大早,她就听她老妈说了,叮嘱她今天要记得给张叹送去祝福。水印广告测试   水印广告测试

    紧接着,谭莹打来电话,她以为是约一起去看电影逛街,但不是,她这个同事兼好朋友开门见山。

    “莓莓你是我的好朋友吧?”

    不等黄莓莓回答,谭莹继续说道:“今天是张叹的生日,我打算来找他,你和我一起去吧。”

    黄莓莓无语,好几次劝过这个姑娘,不要对张叹产生好感,一方面你们两人不适合,另一方面你会被玩死的。

    作为张叹的青梅竹马,黄莓莓是目睹过张海王曾经的“风采”,她不想谭莹也陷入其中。

    但是没用,这个姑娘认定了。

    对于谭莹的请求,黄莓莓当然是找借口推脱,意图让她打退堂鼓,但……

    两人此刻站在小红马门口,黄莓莓正在呼喊老李开门,谭莹则好奇地打量四周,然后就看到张叹从外面回来,同行的还有两个女生和一个小不点。

    “张叹”谭莹脸上笑靥如花,朝张叹挥手打招呼。

    张叹先是看了看黄莓莓,黄莓莓朝他做了个无奈的表情,什么也没说,反而是打量他身边的人,先是看到了小白。

    小白笑嘻嘻地打招呼:“妹啊”

    黄莓莓纠正道:“你应该叫姐姐。”

    “妹啊姐。”

    这是个傻孩子。

    黄莓莓的注意力没在小白身上,而是在苏澜和杨珠身上。

    杨珠没什么关注的,她既没戴口罩,样貌平凡,身材微胖,给点面子那就是秀气有福气。

    黄莓莓的注意力全部落在戴口罩的苏澜身上。

    虽然看不到样貌,但是光身材就已经让人惊艳。她的目光不断在苏澜的脸上逡巡,试图从额头那里往下,窥探被黑色口罩遮住的容颜。

    “这位是?”黄莓莓好奇地询问道。

    她可以断定,这位肯定是位大美女!

    “这是我朋友,苏苏。”张叹介绍道,又给苏澜介绍说:“这是我的哥们,黄莓莓,这是我好朋友谭莹。”

    苏澜笑了笑,朝她们说了声你好。

    谭莹这才注意到了苏澜,心中警惕性大增。

    黄莓莓担忧地看了看她。

    “快进来吧。”

    张叹把大家迎进小红马,小白嘻嘻哈哈跟在后面,老李悄悄拦住她,询问:“这些小姐姐都是来干嘛的?”

    小白贼兮兮地说:“李摆摆,你不晓得叭,张老板又过生日咧,嚯嚯嚯,好巴适嗷,我啥子时候也过生日噻。”

    老李恍然,原来是张叹过生日,难怪今天来了这么多女孩子。

    “你今天没和你舅妈去卖煎饼果子?”

    “我是个娃娃,我为啥子要卖煎饼果子?”

    老李愣了愣,小朋友有抵触心理啊:“说的也是,小白还是小孩子,玩的开心就好,快去吧,记住咯,回头给李摆摆我讲讲这几个小姐姐的事。”

    小白警惕地问:“为啥子?我们是女娃娃,你是李摆摆,你为啥子想晓得我们女娃娃的事?你想住啥子?”

    老李冒冷汗,心说我就是好奇张叹怎么摆平这几个女孩。

    “那算了,你快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小白傲娇地离开,嘀嘀咕咕李摆摆是屁儿黑,以为她是娃娃就什么都不晓得嘛,哼!她聪明着呢。

    她哒哒哒跑回张叹家,发现妹啊啊的一声叫,还有妹啊身边的那个小姐姐,也是啊的一声大叫。

    小白第一反应就是,张老板又讲鬼故事了?

    不是,黄莓莓和谭莹之所以震惊,是因为苏澜摘下了口罩,露出了真面目。

    “你是苏澜吗?”黄莓莓不敢相信,旋即想到了她老妈曾经说过的一句话,张叹的女朋友好像是苏澜来着,曾经来过小红马。

    她当时还赞叹难怪张海王这几个月消停了许多,原来是提高了挑战难度,现在见到真人,依然又不真实感。

    如果说黄莓莓还有点心理准备的话,那么谭莹完全是懵的。

    竟然是苏澜!我早该想到的!

    她去过女人三十的剧组探班,见到过苏澜真人,甚至和她合影过。

    但,为什么苏澜会在这里?她和张叹是什么关系?

    谭莹看向黄莓莓,黄莓莓用两只手的大拇指碰了碰,谭莹的脸立刻刷的一下白了。

    黄莓莓心生怜悯,走到她身边,握住她的手。

    张叹在厨房帮忙,小白也去了打下手。

    谭莹如坐针毡,把礼物留下,和张叹打了声招呼,就匆匆走了。

    黄莓莓紧跟而去。

    客厅里只剩下苏澜和杨珠。苏澜看向杨珠,但杨珠低着头,在玩连连看呢,她一副沉迷其中无法自拔的样子,心里却在疯狂八卦,她又不傻,眼前这出戏好像电视剧!

    苏澜发呆,不知道在想什么。

    另一边,谭莹脚步飞快,匆匆出了小红马,黄莓莓跟上去,握住她的手,说:“我说了吧,你不要陷进去了,现在抽身不晚。”

    谭莹脚步慢下来,低着头,一言不发。

    黄莓莓继续说:“张叹这个人,我很了解的,以前很花心的,女朋友经常换,你是个好女孩,玩不起来的。”

    谭莹敏锐地抓住了她话语中的潜台词,问:“以前花心?现在不花心了吗?”

    黄莓莓不能胡乱诋毁张叹,结合他近期的表现,不得不承认:“下半年之后,他仿佛变了个人,确实不再像从前那样。”

    谭莹沉默了片刻,问:“苏澜真的是他女朋友?”

    黄莓莓:“我不知道,我只是听说而已,或许是好朋友,但也有可能是女朋友,谁知道呢,哪怕现在不是,张叹肯定有这个意思的,那么漂亮的女人呢,我是男人,我也会喜欢的无法自拔。”

    她有意这样说,就是为了让谭莹彻底清醒。

    “竟然是真的,我从没想过,有一天会和一个女明星竞争,想想,好有挑战性。”

    黄莓莓大惊,不,不是,你怎么会有这种想法,很危险的你知道吗??!!

    张叹做了一道菊花青鱼,苏澜进入厨房,挽起袖子要亲自下厨。

    几人吃了午饭,苏澜便带着杨珠要走。

    张叹挽留:“坐一会儿吧,蛋糕都还没吃呢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