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> 都市小说 > 奶爸学园 > 章节目录 227、舅妈的校服和小白的毛线帽(2/3)
    从幼儿园放学后,小白被马兰花抓着卖煎饼果子,然后带到附近的大商场,买小衣裳。水印广告测试   水印广告测试

    “哇,我要这个噻。”

    “舅妈你康康,好阔爱嗷,小白要是穿上,一定阔爱惨唠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这个这个这个这个噻~”

    “舅妈这个和小米的新衣裳好像嗷。”

    “舅妈我好爱你嗷。”

    “舅妈你的屁屁儿好大,你好乖嗷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昨天刚和张叹逛服装店买新衣服,今天又来,不过,今天的大商场和昨天的不同。

    这里的东西更多,到处都是,小白觉得这个里更好看,也更好玩。

    她激动的蹦蹦跳跳,全程叽叽喳喳叫个不停。要是她能把这种情绪带到拍戏中,那么《小戏骨》中的刘姥姥这个角色一定非她莫属。

    马兰花本来只是打算给她买上衣的,但是四周琳琅满目的童装不仅晃花了小白的穷开心,也晃花了她的眼,以至于她觉得小白什么都缺,衣服缺,裤子缺,袜子缺,小鞋子也缺,小手套也缺……

    加之小白的鼓动,导致马兰花不知不觉中,买了一大堆的东西。

    “舅妈,小白帮你拿噻。”

    每买一件,小白就热情地拿了过去,挂在自己身上,直到小白扛不动了,马兰花才发现竟然买了这么多!!!

    但已经晚了,总不能退回去咯。

    她仔细整理,发现刚好给小白凑够了两套冬天穿的新衣裳。

    “你爪子不提醒我嗷?”马兰花一边从小白身上拿走东西,以免压扁了这个娃娃,一边埋怨道。

    小白大眼睛溜溜转,瞅着自己的新衣裳眉开眼笑。

    但不说话。

    她又不是憨憨儿,怎么可能提醒舅妈呢,她还有好多喜欢的没买呢。

    “舅妈,我们明天再来噻。”

    回去的时候,小白意犹未尽。

    “来个锤子!”

    马兰花牵着她的小手,赶紧离开这个是非之地,仿佛多待一秒,她的钱包就会进一步瘪下去。

    “帽帽没买呢。”

    小白迈着小短腿,划划划~几乎是小跑,这样才能跟上。

    “买帽帽住啥子嘛。”

    “我的西瓜头头冷坏了咋个整儿?”

    “家里有帽帽。”

    “走噻,愣着住啥子?”

    “舅妈舅妈,你快看,那个小姐姐长的漂亮惨唠!”

    “哪个?”

    “那个。”

    “你要学学人家。”

    “哈,为爪子咧?我也长的漂亮惨唠吗?嚯嚯嚯~~”

    “你看人家,穿的那么少,人家没戴帽帽,人家裤裤都穿的那么少,你为爪子买了裤裤还要买帽帽?你说你为爪子?你是不是长的不阔爱?不然你为爪子买帽帽?”

    “……舅妈,我逗你玩的嘛,我不是要买帽帽,我是想给你买噻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要,好唠,回家。”

    回到家里,饭桌上摆好了碗筷,冒着热气的饭菜飘着香味。

    白建平已经做好了晚饭,正在等她们回来一起吃。

    不过在吃饭之前,要先欣赏小白的新衣服。

    这个小朋友在舅妈的帮助下,穿上了新衣服,在镜子前臭美,说自己阔爱惨唠。

    “要得么?”马兰花问。

    白建平赞道:“要得要得,我家小白一打扮,就不是村花唠,而是校花嗷。”

    “小白快来吃莽莽~~”

    小白哒哒哒跑过来,希冀地问:“舅妈,我等会让可以穿这个去小红马吗?”

    “不可以。”

    “为爪子??!”

    “我说不可以就不可以。”

    “*&……%¥#”

    “你在骂我是不是?”

    “不存在。”

    “快去把衣服脱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想穿着吃莽莽。”

    “不可以。”

    “为爪子不可以??”

    “看到你穿新衣裳,我心好痛嗷。”

    “舅妈你病了吗?”

    “花了好多钱钱,我心疼。”

    小白嘀嘀咕咕,不满地把新衣服脱了,穿上蓝色大中华,吃了饭,再去小红马。

    “舅妈,张老板给我买的新衣裳,咋个整儿咧?”

    “等回家你表哥结婚的时候再穿,还有过年的时候。”

    张叹给买的两套衣服太好,马兰花舍不得穿,所以决定留在最重要的两个时刻。

    去了小红马,小白蹬蹬蹬跑去告诉张老板她在商场的所见所闻。

    回到家里,她发现舅妈穿了一件奇怪的衣服,以前没见过的。

    “舅妈,你啷个也买了新衣裳咧?”

    小白围着马兰花转圈圈打量。

    “你啥子眼神嘛,这哪里是新衣裳?”

    “好奇怪嗷。”

    小白觉得舅妈穿着这个衣服好奇怪。

    白建平躺在摇椅上看电视,侧头看了看自家婆娘,笑着说:“那是你表哥的衣服,当然奇怪咯。”

    “啥子?”

    小白跳起脚来,跑到白建平身边好奇地问:“表锅的衣裳?为爪子舅妈穿咧?”

    白建平说:“那是你表锅的校服,你舅妈舍不得扔嗷。”

    马兰花穿的是儿子的高中校服,这么多年了还留着,都洗的发白了,但她舍不得扔,每当天气转冷后,她就拿出来穿。

    马兰花有点感触地说:“时间过的好快,好像小强昨天还在读高中,今天却就说要结婚了,都快当爸爸了。”

    白建平说:“小白,帮舅舅推一下噻。”

    小白铆足了劲,推动摇椅。

    白建平晃啊晃,巴适得很,说:“也好噻,我们的任务就要完成了,他有了老婆孩子,有了自己的家庭,以后生活中遇到啥子事,就要看他们夫妻俩的了,我们能帮的就很少了。”

    马兰花默默地点头,旋即看向给老白推摇椅的小白,不,他们的任务还没有完成,他们还有小白。

    “小白,过来。”

    马兰花喊来小白,从压箱底里找出一顶毛线帽。

    帽子整体是蓝色的,但是有两道手指宽的线条,一条是橙黄色的,一条是红色的。

    在这两道颜色不同的线条上方,是一个小熊猫的脑袋图案。

    在图案的上方,也就是小熊猫的耳朵对应处,是两个圆嘟嘟的小绒球,仿佛两只小耳朵。

    这是一顶小熊猫造型的毛线帽。

    “给你,我说了吧,我们家里有帽帽,不会冷了你的西瓜头头的。”马兰花说。

    小白紧紧地抱在怀里,高兴地说:“阔爱惨唠。”

    这是奶奶给她织的。

    帽子不同于衣服,尤其是毛线帽,松缩性比较好,过了一年,长大了一岁,小白也能戴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