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> 都市小说 > 奶爸学园 > 章节目录 230、好惨嗷(2/3求订阅噻)
    “这个是小白,小红马学园里的小朋友。水印广告测试   水印广告测试”

    “小白,这个是小吴姐姐,这个是晓光哥哥。”

    小白被张叹带到工作室,和辛晓光、吴式颖见面,特别是辛晓光,他被小白滋了一脸的水。

    “厉害啊厉害,小朋友,你反应也太快了吧。”辛晓光一边用毛巾擦脸,一边赞叹道。

    他本来想吓唬小白,结果反被吓了,还中了“枪”,而且,竟然事后没抓到这个小朋友,让她跑了,小兔子跑的都没她快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嗷。”小白杵在张叹脚边,昂着小脸,向挨了枪的辛晓光道歉。

    这是双方第一次见面,辛晓光和吴式颖此前都是准时下班,没有看到过小红马里的小朋友。

    “小白,你要去找小米玩吗?还是在这里坐一坐?”张叹问,他要和辛晓光他们讨论漫画。

    “我看看噻。”小白说。

    张叹:“那你去那边的椅子坐吧。”

    吴式颖从抽屉里找出一包坚果,送给小白吃。

    “不要~”小白很干脆地拒绝了。

    “很好吃的,你尝尝嘛。”吴式颖推销道。

    小白不仅摇头,而且把小手背在身后,不吃不吃就是不吃。

    吴式颖以为自己方法不对,看向张叹。张叹接过来,撕开包装袋,捏出一颗坚果,在吴式颖诧异的目光中,塞到自己嘴里。

    这……不是给你吃的啊,是让你给小白吃。

    “味道挺不错的。”张叹从包装袋里倒出几颗坚果,对小白说:“把小手手伸出来。”

    小白二话不说,伸出小手,张叹把坚果倒在她手心,说:“尝一尝,很好吃的,顺便谢谢小吴姐姐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小吴姐姐。”小白笑嘻嘻地说。

    这……吴式颖心说,小朋友只吃张叹给的零食吗?

    辛晓光也拿出自己的存货,他的很实在,不是什么坚果,而是一块巧克力蛋糕,看他的圆脸就能知道,他是个爱吃的人。

    “小白,吃这个吗?”他以为人家小白是普通小朋友,用零食勾勾手就乖乖跑过来摇尾巴当狗子。

    小白看也不看,干脆地拒绝,无论辛晓光怎么推销他的蛋糕好吃。

    张叹笑道:“别推销了,小白吃了晚饭,不会再吃了,人家小姑娘要保持身材,不能发胖。”

    小白点点头,很认同张老板的话。

    “走吧,有什么问题,我们抓紧时间讨论一下,你们也早点下班回家。”张叹说,当先进了办公室。

    吴式颖跟着去,辛晓光最后一个,看了看坐在椅子上吃坚果的小白,小声说:“你这个小孩还挺有意思的。”

    小白闻言,瞅着他说:“&……%¥¥¥#丝兄你也挺有意思的噻。”

    辛晓光愣了一下,没想到小白会接话,这小朋友是真的有意思哈。

    他们都走后,小白坐了会儿,跳下椅子,哒哒哒跑去找小米。她终于想起了小米。

    然后没多久,她就牵着小米重新回来了,在一楼到处转悠,这里看看那里瞅瞅,反正没人管她们。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白建平在楼下买了酒,又到附近的小馆子里点了许多菜,打包来到工地上。

    “叔~~~你啷个来了?”

    “来看看你们噻,爪子了,最近忙不咯?”

    “和以前一样噻,头~~~~我们叔来啦~~~”

    屋里响起回应:“说清楚些,哪个叔?这里到处都是你的叔。”

    小伙子小声嘀咕了句锤子,接着又吼一嗓子:“小白的舅舅来唠~~~”

    “哪个小白?”

    “骂你屁儿黑的那个小白。”

    “哦豁~~~原来是燕燕来了!”

    简易工棚里,走廊上的七八扇门一下子全开了,纷纷伸出脑袋来查看,果然是老白,纷纷打招呼。

    “燕燕来唠,热烈欢迎燕燕噻。”

    “燕燕,你啷个空手来了?”

    白建平提了提手里的东西,骂道:“恁个老花眼嗷你,看这是啥子东西嘛。”

    白大说:“这啥子东西?吃吃喝喝,没啥子追求!”

    白建平:“哦豁!!!没啥子追求?行噻,等会儿你不要喝你不要吃,我和大家伙乐呵乐呵。”

    白大:“我们不要这些东东,我就问你,小白咧?啷个不带小白来看看我们?我们都多久没见过小白唠,为爪子,你说为爪子?”

    “为爪子?为锤子!小白我藏起来唠,你想啷个?”

    白大和白建平耍嘴皮子,谁也没能奈何谁,暂时休战,把大家都叫过来,挤在一间房里,把酒啊菜啊端上,吃吃喝喝,摆龙门阵。

    吃的人人脸红脖子红,菜没吃完,但是酒已经没了。

    白大说:“那个,摆龙门阵不能莫有酒,哪个瓜娃子,贡献两瓶酒出来噻。”

    “我的酒喝完唠。”

    “不巧不巧,我的酒也喝完唠。”

    “莫有唠莫有唠。”

    “雀实不巧不巧。”

    白大破口大骂,骂这些人小气,吃菜不肯上酒,抠门!

    “叔,这里有~~~我找到唠,哇嗷,大熊酒。”

    有人在白大的房间里找到了两瓶没开封的大熊酒。

    “你哇嗷个锤子!放回去!那是老子留着过年带回家的!”

    “叔,现在才11月份,过年是2月份,还早着嗷,你急啥子嘛。”

    “开酒开酒!!好久没喝过大熊酒唠。”

    “我看哪个敢开老子的酒!!!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只听叮的一声,大熊酒开了。

    “哦豁,不小心噻。”

    又叮的一声,另一瓶大熊酒也开了。

    “哦豁~~~我也不小心。”

    白大怒吼:“老子要发毛唠~~~”

    白建平笑呵呵地安抚:“莫要发毛,莫要发毛,看我还带了啥子东东。”

    他从提来的袋子里,抓了一把喜糖放桌上。

    “我家志强要结婚唠,来来来,吃糖吃糖~~~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白建平这晚喝醉了,是被人扶着回来的。

    小白回到家时,他正躺在客厅的沙发上呼呼大睡,身上盖了被子。

    “好惨嗷,我的舅舅好惨嗷。”

    小白在沙发边徘徊,盯着脸红脖子粗的舅舅嘀咕个不停,时不时凑近打量,旋即又捏着鼻子跑开。

    “我的舅舅好惨嗷,爪子了嘛,好惨嗷,舅妈~~舅妈,你康康舅舅,他好惨嗷。”

    马兰花说:“你能不能莫要说了,你都说了多少好惨嗷?”

    小白用可怜的目光打量舅舅:“好惨嗷,我的舅舅好惨嗷。舅妈,舅舅是啷个了嘛?是你把他喝成这个样吗?”

    马兰花:“和我莫有关系,是你的那些叔叔,你舅舅今晚去找他们玩唠。”

    “啧啧~~~啷个介么惨咧,我的舅舅要造起唠。”(PS:完了)

    马兰花呵斥道:“瓜娃子,莫乱说话。你的叔叔们说了,下回喊你一起去,他们好久没见到你咯。”

    “不要杀我噻,舅妈不要杀我噻,我是个好娃娃,我只是不会喝酒酒嘛。”

    “宝里宝气!”

    马兰花白了她一眼,去厨房提来热水,给小白洗脸洗脚。

    “舅妈,舅舅今晚睡在这里吗?”

    “你想他睡到房间里去吗?”

    “不要啊~~~~喷臭~~~”

    “好,听小白的,让老白睡在客厅。”

    “爪子?听我的?不要听我的噻,舅舅晓得唠会扁我的嗷~”

    洗完小脚,小白哒哒哒跑回房间,抱了她的小熊猫出来,塞进被子里,和白建平并排躺着。

    一人一熊头靠着头,梦里有个伴,就不会那么孤单,还能顺便守护彼此呢,(#^.^#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