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> 都市小说 > 奶爸学园 > 章节目录 232、唯美食不可辜负(1/2)
    小白一家走了,张叹躺在床上,呼呼大睡,虽然没有打呼噜,但是呼吸声很重。水印广告测试   水印广告测试

    苏澜见他的脚搁在床沿,鞋子没脱,便上前给脱掉,整整齐齐地摆放在地上,再把他的脚放进被子里,把被子整理好。

    苏澜看了睡着的张叹两眼,起身去倒了杯温水,放在床头柜上。

    忽然定住,直勾勾地看向门边,说:“你什么时候来的?怎么一声不吭??”

    杨珠大囧,修的漂漂亮亮的两道眉毛又变成了八字眉。

    “我,苏苏姐,我一直都在呢,额呵呵。”

    她心想,难道我这么没有存在感吗?我可是和苏苏姐你一起来的啊,你为什么就没发现我?你的眼里只有张老师吗???

    刚才的一幕,她看在眼里,何时见过她心中的女神苏苏姐给一个男人脱鞋子,温柔地盖被子,倒水的时候先试了一下温度,呡了一口。

    同饮一杯??我都看到啦!!!

    苏澜似乎也想到了这点,心里慌慌的,没好意思问杨珠刚才是不是看到了,肯定看到了!

    她大囧。

    她也不知道为什么,刚才鬼使神差,有一个坏蛋在她心里大声嚷嚷,说别烫死了张老师啊,你喝一口试一试啊,于是她轻轻呡了一口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她端起手中的玻璃杯,喝了一口,装作若无其事地走到窗边的单人沙发上坐好。

    “担心他吐,我在这里坐一会儿。”苏澜说。

    “哦。”杨珠眼睛乱转,苏苏姐这是做贼心虚,幼稚!!!爱情小白!

    房间里酒味很浓,由此可想,张叹今晚喝了多少,杨珠待久了有点难受,就说:“苏苏姐,要不窗户打开来吧,透透气,房间里酒味好重。”

    苏澜脱口而出:“不行!张叹会感冒!”

    说完之后,她懊恼不已,为什么会下意识地首先想到张叹?

    她赶紧另外找了个理由,皱了皱鼻子说:“有吗?我怎么没闻到。”

    因为你也喝了,只是你没醉而已!杨珠心说,嘴上道:“有有,很重的酒味,啊~我有点头晕。”

    她手扶门沿。

    她对酒精过敏,喝一点点就会脸红脖子红,全身难受。

    苏澜毫不同情,说:“那你坐在地上吧,靠墙吧,这样会好受一点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杨珠心中大痛,苏苏姐好狠的心呐,“苏苏姐,要不我先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苏澜:“不行,你就呆在这里,哪也不准走。”

    她怎么能让杨珠走呢。杨珠要是走了,这里岂不是只剩下她和张叹,尽管张叹喝醉了,但是孤男寡女,她心里有点慌。

    杨珠说:“苏苏姐,我想上厕所,我先回我的房间,等会儿再过来。”

    她一溜烟就跑了。

    苏澜听到门关上的声音,嘀咕了一句,看向手边边桌上的玻璃杯。她起身,先到门口,看了看客厅,杨珠确实走了。她再回身,把玻璃杯里的水倒掉,重新调了一杯温热的水,放到床头柜上,看到床头柜上有一个蓝色的吸管杯,想起这是小白留下的。

    她把玻璃杯里的温水倒进吸管杯,这样能保温,不管张叹什么时候醒来,都能喝到温水。

    “苏苏,有水吗?”床上忽然响起张叹的声音,苏澜吓一跳,看到原本呼呼大睡的张叹已经醒了,正目光灼热地看着她,让她心中悸动,慌忙挪开,不敢与他对视。

    往日里的张叹,温文尔雅,即便对她有好感,也是含蓄的,能够让她感到温度,但不会烫人。

    而现在,张叹的目光仿佛是灼热的,让她一颗心跳的剧烈。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借助《女人三十》的热播,苏澜的名气大涨,最直观的反应就是,微博粉丝噌噌往上蹿,从一开始的600万,到现如今超过了1500万。

    这天,电视剧剧情播到了海王的未婚妻找到王嫚妮工作的奢侈品店,各种刁难她。一开始王嫚妮不知道原因,后来未婚妻告诉她真相,至此,观众们最担忧的事情发生了,那个油头垢面的投资家,果真是个海王!

    微博上尽是心疼苏澜的留言,仿佛她在现实生活中也遭遇了海王。而那个饰演海王的男演员,被骂惨了。

    对于大家的关心,苏澜很感谢,连发了几条动态,一方面感谢大家,一方面告诉他们,她很好,那是电视剧而已。

    下班的高峰期,地铁上人山人海,几乎人人拿着手机,打发时间。苏澜的粉丝们,发现自己的偶像今天又更新了动态。这段时间他们是幸福的,苏澜每天都会更新微博,不再想从前那样,一周不见得有一条动态。

    这回的微博动态,是一张照片和一行字。

    众人看到照片的第一反应就是:苏苏好会做菜啊。

    照片中,是一桌的好菜,四菜一汤,看起来非常精致,想必也很好吃。

    有人认出这些菜名,一道青鱼,一道醉蟹,一道蟹粉豆腐,还有一盘油淋小青菜,还有一砂锅萝卜排骨汤。

    苏澜配的一行文字是:唯美食不可辜负。

    评论里全在夸苏澜手艺好,以及讨论应该怎么对付海王,为她支招。

    “是苏苏做的吗?哇,谁这么有口福。”

    “好吃好吃,给我做的,大家不用猜了。”

    “苏苏,你的话没说全,是唯美食与爱不可辜负。”

    “唯美食与爱不可辜负,苏苏,我们打死海王好不好?”

    “苏苏还在浦江吗?我看那道大闸蟹,好像是浦江醉蟹。”

    “是浦江醉蟹,而且是浦江旁边的阳澄湖大闸蟹,第一批前几天才打捞上岸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苏澜发了微博不到一个小时,她老妈打电话来了,询问她怎么拍完戏了不回家。

    “妈,戏是拍完了,但是还有很多事呢,电视剧不还播着嘛。”苏澜说,脑海里却浮现一个帅哥的模样。

    苏妈妈发了一阵牢骚,在苏澜承诺立冬的时候一定回家过,她才心情好点。

    “你微博上发的那几道菜是谁做的?”苏妈妈忽然问起做菜的事情,她也关注了苏澜的微博。

    苏澜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是你做的?你什么时候学会做菊花青鱼了?以前在家教你,你都学不会,怎么在外拍戏,还学会了这个?”

    苏澜傲娇道:“那是,我做的可好吃了。”

    打下手也算是参与了做菜吧,对吧,没骗人吧,嗯,没骗人。

    “真你做的呀?菊花青鱼、浦江醉蟹、蟹粉豆腐,都是你做的?不可能吧。”

    她对自己的女儿很了解,那道油淋小青菜她相信可能是苏苏做的,但是刚才点名的三道菜,她不大相信,那都是大菜,很难做的。

    “哼,瞧不起人!这就是我做的!”

    苏妈妈夸了一顿苏澜,末了说:“那立冬那天,你来做晚饭,我要吃浦江醉蟹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苏澜有点傻眼,她哪里会做啊,都是张叹做的!

    “妈,没,没有蟹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会没有蟹,我到菜市场转一圈,你要一吨我都可以给你弄来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,我指的是阳澄湖大闸蟹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不一定要用那个,别的蟹也行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妈,我们还是吃点别的吧。”

    “吃点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做的那几道菜,最有代表性的是油淋小青菜,我给你做这个吧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