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> 都市小说 > 奶爸学园 > 章节目录 234、牵手(1/3求订阅噻)
    杨珠委婉地说:“苏苏姐,以后我们是不是要更小心一点点?”

    卑微的她,提建议都不敢提一点,只能是一点点,表示微末之意。水印广告测试   水印广告测试

    闭目养神的苏澜呆了呆,没听明白,问:“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杨珠开车目不斜视:“今天莉姐打电话问了我。”

    苏澜心跳了一下,不确定地问:“微博的事?”

    不要避重就轻!不是微博的事,是男人的事。

    “是的。”她心里胡思乱想,嘴巴却很现实。

    苏澜有点慌乱,莉姐不愧是生肖属狗的女子,嗅觉这么敏锐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说的?”

    “哎呀,绯闻啦,捕风捉影,微博上大部分人都说是瞎扯的。”

    苏澜赞道:“明后两天放你假,你自己玩去吧。”

    杨珠一边喜滋滋地感谢苏苏姐,一边心里嘀咕,这是假公济私吧,哼~~明着是放她假为她好,其实说不准是趁机甩掉她,好和张老师独处呢。

    呵,女人。

    同时,她万分好奇,那天晚上在她离开的那段时间里,苏苏姐和张老师到底发生了什么?为什么那天之后,苏苏姐突然就不怎么女神了,满脑子的男人,呵!哪有她快乐。

    她这几天绞尽脑汁,回想当时的细节。当时,她回来时,是苏苏姐开的门,脸色正常,眼神也很正常,但是张老师已经没睡了,坐在床头,笑着和她打招呼呢,感谢她的照顾。

    还是没想起哪里不对劲,但女人的第六感告诉她,一定有不对劲的地方,只是她没注意到而已。

    腹诽归腹诽,她必须把心思藏好,不能露出一点点,苏苏姐可是演员,很会捕捉人的面部表情以及揣摩心思,这几年她没少吃亏。

    “苏苏姐,我们是回酒店还是……”

    后面的话没说,让女人自己理解。

    女人起初有点不好意思,但旋即一本正经地说:“去小红马,车里装了那么多零食,都是给小朋友们的,榴榴不知道还记不记得我。”

    “好嘞,苏苏姐,榴榴肯定记得你,就像我肯定记得喜儿一样。”杨珠说,同时心里的八卦小人跳出来指天画地:不愧是演员啊,借口找的这么烂,却能说的这么一本正经煞有介事,这情绪把控的能力,这面具伪装的能力,十只珠珠也比不上呐。

    两人提了礼物,来到小红马,先和老李打了招呼,送给他一罐高档茶叶。

    老李受宠若惊,连声感谢,心想这女孩真没架子,给他送这么好的茶叶,太有心了。

    现在是傍晚五点多,不到六点,小红马里很安静,小朋友们还没来,二号楼的工作室已经下班,但是大门敞开着,依然有人在工作。

    苏澜好奇地看了两眼,看到一号楼的阳台上,站着张叹,笑着在朝她挥手。

    苏澜脚下不由加快,进了楼,准备上楼梯,忽然听到身后传来细碎的脚步声,回头一看,只见两个小豆丁默不作声地跟着,小尾巴似的。

    “嚯嚯嚯~~~~是女盆友吖,哇,你好乖嗷。”

    苏澜停下脚步,笑道:“是小白呀,你来的好早啊,你什么时候来的?”

    接着看向小白身后的小米,也向这个怯怯的小妹妹打招呼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两个小女生跟着到张老板家打下手,但是很快发现用不着她们,因为女盆友把她们的活干了,她们被安排去吃水果看风车车和假老练,以及陪珠珠姐说话,免得她无聊。

    但是,杨珠很快就和她们无话可说了,实在是聊不下去。小朋友们总和她聊动画片,聊挖沙子,聊风车车和假老练,聊饥饿的嗖老二……这些话题没一个是她能聊下去的,她已经很多年不看动画片了,很多年不挖沙子了,至于什么饥饿的嗖老二,她根本听不懂。

    她的兴趣不在于此,她是身在曹营心在汉,一门心思钻到了厨房里,八卦那里的张老师和苏苏姐。

    看他们甜甜蜜蜜地一起做晚饭,杨珠忽然心生戚戚,狗粮吃多了,胃填满了,心却空虚了。她在想,是不是自己也该谈一场轰天动地的恋爱?苏苏姐不是放她两天假吗,她要不要去邂逅爱情?

    最终,她决定比起爱情,还是美食更加不可辜负。

    苏澜在浦江拍戏的这几个月,她主要做两方面的工作,一是当好助理,二是收集美食信息,找机会去吃。如今,她手机收藏夹里已经有十几家美食小店的信息了,一直没有机会去吃,嘿嘿嘿……

    做好了晚饭,小白和小米却走了,说她们吃的饱饱的,绝对不骗人,吃不下了。

    张叹没有勉强,放她们去玩。晚饭过后,他和苏澜把买来的零食送下去,给小朋友发放。

    一个小朋友蹬蹬蹬跑了过来,挡在他们面前,hiahiahia大笑,指着苏澜身后的杨珠说:“是你~~小姐姐,我认识你,你变大啦。”

    杨珠心思急转。首先,不可能是指她的胸变大了,她用余光瞥了一眼,和往常一样,小馒头,微微隆起,接着,不可能是指她的屁屁儿变大了,尽管已经很大了,但是眼前这个小屁儿看不到,眼光盯着她的正面,所以只能是指她的正面某个地方变大了,那么,就只剩下最后一种可能,她,变庞大了。

    用人话说,就是胖了,贴秋膘了。

    这个叫喜儿的小屁孩子正是可恶,总是和她作对,让她扫兴,而且是很天真很真诚的跟她说这些话,让她自己不得不相信——看来我是真的贴了秋膘。

    她阴沉沉地说:“我也认识你,2岁的喜儿小朋友。”

    喜儿纠正道:“我今天8岁啦,我是江滨哥哥的姐姐。”

    杨珠说:“你一岁半。”

    “我8岁。”

    “你一岁。”

    “我8岁!!”

    “你半岁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张叹牵住苏澜的手,绕开她俩,不能耽误了,小朋友们眼巴巴看着呢。

    “你~”

    苏澜大囧,大庭观众之下,一群娃娃堆中,没想到张叹会牵她的手,征询意见了吗?同意了吗?

    她微微用力,挣脱开了,顺便瞪了一眼张叹,做出凶狠的模样。

    “榴榴~~榴榴~~~~”

    苏澜看到人群中正在对一个小胖子喋喋不休的榴榴。今天她名义上,主要是来看望榴榴的,但是来了两个小时了,这才刚见到人家,忘了。

    榴榴闻声看了她一眼,陌生的眼神告诉她,榴榴小朋友已经不认识她了,一觉之情说没了就没了。

    张叹趁机说:“她们都是孩子,和小猪没什么区别,许久不见,她们就会忘记,所以你以后要常来。”

    苏澜若有若无地哼了一声,没有搭理他。

    她开始给小朋友们发零食,张叹在一旁帮忙,而不远处,杨珠还在和喜儿斗嘴。

    他们在给小朋友发零食,小老师们则纷纷在打量他们。尽管苏澜来过一次,但大家依然新奇不已,而且,看苏澜和张老板的样子,这么亲密,莫非真是男女朋友?这可是苏澜啊,现在火的不得了。

    她们原本不确定,但是忽然看到张老板和苏澜牵手了,虽然只是一瞬间,但是已经够了,如果不是男女朋友关系,谁会牵手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