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> 都市小说 > 奶爸学园 > 章节目录 238、憨憨儿(2/2求订阅噻)
    “@王俊好,你说谁是傻侄子呢!”

    苏澜发这话的时候,正坐在车上。水印广告测试   水印广告测试开车的是张叹。

    杨珠没有跟来,她去北平了,公司在那边。她将到北平见周莉,汇报工作后,回家休息一阵子,等待苏澜的假期结束,但是很可能,莉姐不会放她这么长的假,有事没事都会找点事给她干。艺人休假,小助理哪来这么好的待遇。

    “你看,有人说你是傻侄子。”苏澜对开车的张叹说,目光落在他的侧脸上,真帅。她欺负张叹开车不能发现她,所以多看了几眼,明目张胆的看。

    演员的眼神是一门功夫,她自认为修炼的还行,拍戏的时候,常常能以眼神传递情绪,大家都说她的眼神真棒。但是,她那犀利的眼神在张叹面前屡屡败下阵,仿佛他们一个是光,一个是积雪,一碰触,她就会消融,她就不敢多看两眼,不敢对视,心还会跳的很快。很奇怪,也就是这几天变成这样的。她觉得多半是哪里出了问题,这次回家休假,她要好好检查。她不能被克制,尤其是她擅长的方面。

    路段拥堵,汽车停下来了,张叹侧头看了看她,笑着问:“怎么讨论到我了?”

    苏澜早把头转过来了,低着看手机呢:“大家在讨论新书签售会,你不是有照片吗,大家看到了,一开始说有些熟悉,后来有人提醒说长得像你。”

    “哪里有这么像的人,我看看。”

    张叹身子右倾,靠近苏澜,脑袋顶着她的脑袋,打量手机。

    苏澜连忙后退,拉开距离,警惕地看着他:“别乱动,乖乖开车。”

    张叹坐直身体,目视前方,前方的路灯亮着红光,车龙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他再次侧头看向苏澜:“我不乱动,你给我看看群里在说我什么?不是好话吧。”

    苏澜把手机递到他面前:“有人说你是傻侄子。”

    张叹怒道:“苏苏你要守护好我啊。”

    苏澜啐了一下,眼睛转了转,说:“你知道为什么大家说你是傻侄子吗?”

    张叹: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苏澜:“因为我是苏苏(叔叔)。”

    “???”

    “真笨~~”

    见张叹一脸懵圈的样子,苏澜得意地晃了晃脑袋,偷笑不已。

    “啊~~~~我知道了,你占我便宜!!”

    张叹终于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苏澜连忙靠近车门,离张叹远一点:“我在群里帮你说话。”

    群里仿佛煮开的水,众人纷纷冒泡,她心说,要是大家知道张叹正在给她开车,一定惊掉眼珠子吧。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“hiahiahiahia~~~~是小白吖,我的妹妹,你好吖。”

    背着红色小书包的喜儿从路边的人行道上迎面蹦来,她的手被她的姐姐牵着,看样子挺费劲的,要随时防备被挣脱。

    煎饼果子摊上,马兰花正在收摊,傍晚的生意做完了,煎饼果子卖的很快,因为电视剧的热播,这个小摊成了网红打卡地。

    小白坐在小摊车后的小凳子上,啃舅妈专门给她做的打了两个蛋和加了一条热狗的煎饼果子。

    吃的正香呢,忽然凭空冒出一个“姐姐”,一看,喜儿那个瓜娃子。

    “瓜娃子,你的屁屁儿想开花么?”小白说。

    “hiahiahia~~~”

    喜儿丝毫不受小白的威胁,顶着一张大大的笑脸,跑到小白面前,张开小手,抱住她,竟然想把她抱起来。

    嗯咦了三下,没能成功。

    “小白,你长胖了,你以前这么小,我抱在怀里你还会哭呢。”她蜷起小拳头,示意小白曾经这么小,被她抱在怀里。

    小白大怒:“铲铲!!!你啷个宝里宝气咧?”

    马兰花说:“小白,不准骂人,喜儿是跟你玩的。”

    喜儿抬头看向马兰花:“舅妈,我好喜欢和小白一起玩,她这个瓜娃子好好玩。瓜娃子能吃吗?”

    “瓜娃子就是小坏蛋的意思,你要吃吗?瓜娃子。”小白把手里啃了几口的煎饼果子递给喜儿。

    “hiahiahia~~~我是瓜娃子。”喜儿乐呵呵的,丝毫不为被喊瓜娃子而生气。

    “你要吃吗?”小白再问。

    喜儿不知道什么叫客气,她实话实说:“好香噢,我好想吃,但是我不能吃小白的,小白会饿肚子。”

    小白说:“我回家要吃莽莽呢,你吃吧,给你。”

    把煎饼果子塞到了喜儿怀里。

    喜儿接了,又还给她。不是不要,而是让小白先吃,剩下的再给她就行了。她现在不饿,她只是有点馋而已。

    小白没有把吃剩的给喜儿,而是把她啃过的那一边撕下,另一边完好的给了她。

    两个小朋友挤在一张小凳子上,一边吃煎饼果子一边巴拉巴拉聊天。喜儿的姐姐先走了,她还要去上晚班呢,她在一家星级酒店做前台。

    “拜拜~~~拜拜姐姐,你要想我吖。”

    虽然天天在一起,但是喜儿对姐姐充满了不舍,每次短暂的分别都搞成长久的告别似的。

    她还想把小白给的半边煎饼果子分给姐姐一些呢,但是姐姐没要。

    谭锦儿走后,马兰花也很快收拾好了摊位,要带两个小朋友回去。

    “舅妈,你等等我吖,等我吃完了我就跟你走。”喜儿松鼠宝宝似的,拼命把煎饼果子塞嘴里,腮帮子鼓鼓的。

    小白:“瓜娃子你慢点吃噻,你爪子爆炸了啷个办?我都不晓得啷个救你。”

    喜儿鼓鼓的说不出话,正好,她也没听懂小白说了什么。

    吃完了煎饼果子,两个小朋友上车,经过小红马时,马兰花把喜儿抱下来,送到学园里去。

    喜儿布灵布灵跑去问老李,学园里有小朋友吗,得知没有,她又布灵布灵跑回来,请求舅妈能不能带她回家,她想和小白一起玩。

    “瓜娃子,快来快来噻。”小白招手,马兰花再次把喜儿抱上车。

    小摊车慢悠悠地行驶在小巷子里,现在天气冷了,又是傍晚,巷子口的老人小孩们都不再出来。白天打这边经过时,天气好的时候还能看到大家出来晒太阳。

    喜儿看着冷幽幽的小巷子,往小白身上挤了挤,很认真地问:“小白,这里有鬼吗?”

    小白嗷呜一声,吓唬她,就像舅妈吓唬她一样。可是喜儿不是她,喜儿不仅没被吓到,反而hiahia大笑,露出透风的门牙。

    “小白你好好玩啊,你当我的妹妹吧。”

    小白怒道:“瓜娃子,爬开!!!”

    喜儿嘻嘻笑:“瓜娃子你生气的样子好可爱吖。”

    小白问骑车的马兰花:“舅妈,喜儿是不是憨憨儿?”

    马兰花说:“喜儿是可爱。”

    喜儿:“舅妈你歇一歇吧,你呼哧呼哧在喘气呢。”

    小白:“爪子你喊舅妈咧?那是我舅妈。”

    喜儿:“那是我舅妈,你爪子喊舅妈咧?”

    “啥子??你好宝气嗷。”

    “我是宝宝吖。”

    小白叹气,不想和喜儿说话了,这是个憨憨儿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