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> 都市小说 > 奶爸学园 > 章节目录 240、等的人还没到(2/2)
    喜儿离开小白家时,兜里揣了两颗煮鸡蛋,这是马兰花塞给她的。水印广告测试   水印广告测试

    马兰花要洗碗,所以由白建平送喜儿和小白去小红马。

    两个小朋友手牵手走在前面,冬天天黑的早,路灯已经亮起来,人都进屋了不肯出来,只剩下狗子和猫在巷子里溜达。

    这些狗子和猫很多认识小白,闻到气味,摇头摆尾围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hiahia,是狗狗,它喜欢我,我不认识它。”

    一条黑色的小狗摇头摆尾,跑了过来,先是在小白脚边转圈圈,接着在喜儿身边嗅。

    “它叫小黑叭。”喜儿非常随意地给黑色的狗子起了名字。

    因为它黑,所以它叫小黑。

    没一会儿来了一条黄色的狗子,喜儿起名叫小黄。

    再然后大狗也来了,而且来的不是一条,四五条拥了过来,喜儿怕怕的,往小白身边缩。

    “小白,小白~~~快保护我吖~”

    她喜欢狗子,但是这也太多了,她担心自己被狗子叼走。

    “嚯嚯嚯,怕啥子嘛,瓜娃子,你要勇敢点噻。”小白难得见喜儿有怕的时候,心情大好。

    “小白你个瓜娃子你快保护我吖~~~”

    喜儿抱住了小白的小蛮腰,害的她走不了路。

    “瓜娃子,放手手,放手手~~~~”

    “小白你个瓜娃子,你不保护喜儿,救命吖~~~好多狗狗啊,舅舅,你看小白!”

    最后是白建平前来救驾,把狗子都赶走了。

    喜儿有点崇拜白建平,提议道:“舅舅,我当你的小白叭,让小白跟狗狗去玩。”

    白建平看了看小白,没敢吱声,担心伤害一个瓜娃子的心。

    小白凶巴巴地吼喜儿:“瓜娃子你唆啥子?我哐哐给你两耳屎你晓得不?”

    喜儿摇头,她不晓得,她根本听不懂。

    小白直白地说:“我会扁你的嗷。”

    喜儿:“小白我们都是小盆友,我们不能打架,打架是坏蛋。”

    她从兜里拿出一个煮鸡蛋,塞给小白。

    小白看看蛋,看看喜儿,这是在说她是坏蛋吗?

    这一晚,喜儿被小白嫌弃了,不带她玩,任凭喜儿怎么套近乎都没用。

    不过,能让喜儿开心的事太多了,她跟在程程身边,缠着她讲故事。

    程程虽然不爱说话,但是讲故事是小红马里最厉害的,经常给大家讲。

    小红马学园里不断传来喜儿hiahiahia的大笑声,这让程程更加有动力。榴榴时不时跑来听一听,但时她坐不住,总想动几下,到处蹦跶,所以没一会儿就跑了。

    小白找张老板没找到,和小米偷偷挖沙子去了。她们没有被小老师们发现,但是没一会儿自己跑回来了,因为外面太冷了,两人冻的脸红鼻子红,不断流鼻涕。

    在小朋友们的玩闹中,夜晚一点点走向深处。夜色荡漾,寒风吹动树干,传来哗啦啦的声音,院子里的梧桐树早就掉光了叶子,但是樟树和桑树绿意顽强,每天掉一点叶子,无光痛痒的,不是被寒风催落的,更像是施舍给寒风的。

    一楼的教室里渐渐安静了,灯光一点点熄灭,最后一片漆黑,相应的,二楼亮起了灯,小朋友们在催促声中,纷纷上床睡觉。

    老李坐在岗亭里,一边看电视,一边注意窗外的敲击声。大门已经关了,来接小朋友的家长们需要敲击窗户才能被放进来。

    他看到江滨走了,看到榴榴走了,看到罗子康也走了……走了许多小朋友,换个人早不记得还剩下谁,但是他记得。

    他稍一想,就知道除了在学园住宿的小米,就只剩下喜儿。

    喜儿还没有走,她的姐姐还没有来接她,但是她已经准时醒了。

    每天晚上11点,不管有没有人叫她,她都会准时醒来,等待她的姐姐来接。虽然这个时间点不准,姐姐大多时候会更晚,为此告诉过她,可以多睡一会儿,睡到12点都没关系,姐姐会把她连带着她的梦一起抱回家。

    但是喜儿不听,11点一到,她就会自己醒来,不吵不闹,乖乖地躺在床上,瞪大眼睛,等待姐姐的到来。

    这一晚,她也是这样。晚上11点,她翻了个身,醒了,睡眼惺忪,侧身看了看她的前方,那里是榴榴的小床,此刻,小床上已经空了,榴榴已经走了。

    她转身,翻到另一边,那里是程程的小床,小床上鼓鼓的,程程还在睡觉觉。

    喜儿心里踏实了许多,躺好,眨动眼睛,看着黑暗发呆。

    寝室里有一点点光线,那是壁灯和地灯散发出的淡淡光芒。它们虽然微弱,但是能给喜儿安全感。

    她玩了会儿自己的小手,听到脚步声,侧身看去,是小柳老师来了。她以为小柳老师来告诉她姐姐到了,正想翻身坐起来呢,却见旁边的小床上,程程起来了,小柳老师牵着她走了。

    喜儿失望地继续躺好,继续等待。这一等就是一个多小时,已经到了凌晨,她又睡过去了一会儿,当再次醒来时,以为已经被姐姐抱回家了,但是环顾四周,才发现还是在小红马。

    她的姐姐还没有来,而身边的小朋友已经走光了,一觉醒来,只剩下她了。

    她心里慌慌的,翻身坐起来,茫然地四顾张望,怯怯地喊:“瓜娃子?有瓜娃子在吗?瓜娃子?”

    没有人回应,一个人都不见。

    “小白!”她大声喊道。

    “喜儿?”门口传来小柳老师的声音,她听到喜儿的喊声,赶了过来,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她坐到小床边沿,喜儿张开小手,挤进她怀里,紧紧搂着她的腰。

    小柳老师安慰:“不怕不怕,老师在这里呢。”

    一边柔声安慰,一边轻轻抚摸她的后背。

    喜儿稳定情绪后,小声问道:“我的姐姐呢?”

    小柳老师柔声说:“你姐姐工作好忙,一时半会走不了,所以喜儿还要等一会儿哦,你还想睡吗?继续睡吧。”

    她已经接到了谭锦儿的电话,说今晚要到凌晨一点才下班,为此向她道歉。

    喜儿摇摇头,眼睛明亮,毫无睡意。

    “小柳老师你想睡吗?你肯定很累叭?你睡我的小床叭。”

    小柳老师打了个哈欠,太晚了,她确实很累。

    喜儿的小手在枕头底下摸索,伸出来时,手心里多了一个鸡蛋,喜滋滋地递给小柳老师,请她吃:“hiahiahia,是小白的蛋,姐姐吃。”

    小柳老师心里暖暖的,让喜儿自己吃。喜儿不吃,喜儿拿着玩,嘟嘟囔囔说是小白的蛋,真好玩,hiahiahia傻笑。

    只要有人跟她玩,她就很高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