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> 都市小说 > 奶爸学园 > 章节目录 241、团子(1/2求订阅)
    苏妈妈打开房门,见到门外站着朝思暮想的女儿,大大松了口气,一面把她迎进来,一面问:“怎么这么晚才回来?”

    苏澜:“路上堵车呢。水印广告测试   水印广告测试”

    “堵了这么长时间?”

    “可不是吗,杭州的车怎么这么多了,道路规划的不够科学。”

    在从浦江出发前,她已经向苏妈妈报备了行程,七点半到八点钟之间到家,为此苏妈妈做了丰盛的晚饭,等待她回来吃。但是左等右等,等来了女儿的电话,说要到九点才能回家。

    苏澜换了鞋子,进屋一看,餐厅里灯光明亮,餐桌上摆着菊花青鱼、浦江醉蟹、油淋小青菜等等好菜,都是还没吃过的。

    “妈你还没吃饭?”苏澜问道。

    苏妈妈跟过来说:“等你呀,你不会吃过了吧?”

    苏澜:“……我路上有点饿,就吃了一点东西,垫垫肚子,但我还能吃。”

    “那赶紧洗洗手,我们吃饭吧。”

    苏澜去卫生间洗手,趁苏妈妈看不到的时候,赶紧按摩两下肚子,到冰箱里拿了一瓶苹果醋,拧开喝了两下,酸的直皱眉头。

    “哎呦,你这姑娘你怎么吃醋啊,你牙不酸吗?”

    苏澜没做声,坐到餐桌前,四菜一汤,问:“妈你怎么做的是这几道菜?”

    这几道菜是张叹此前给她做的,她还拍了照,发到了微博上。

    苏妈妈笑呵呵地说:“喜欢吃吧?专门给你做的,快吃吧。”

    与此同时,张叹已经坐上了回浦江的高铁,待到他到家时,已经是凌晨了。把车停了,步行穿过幽深的小巷子,皮鞋踩在石子路上发出清脆的声响,来回回荡,机警的狗子们竖起耳朵,有的汪汪两声,听脚步声远去便不再理会,有的则从门洞里钻出来,站在巷子里目视远去的身影,尽职守责,好一会儿才返回自己的窝。

    张叹来到小红马门口时,恰好看到一个黑影在敲岗亭的窗户,一个清脆的女声传来:“李师傅,李师傅~~~我是喜儿的姐姐,能开下门吗?对不起,这么晚打扰你。”

    旋即岗亭里传来老李满是困意的声音,张叹担心吓到谭锦儿,脚步声故意重了一些,引起了她的注意。

    “张老板?”谭锦儿第一时间就认出了他。

    张叹靠近,笑道:“今天这么晚下班吗?”

    “交班的同事家里有事,我帮她顶了一会儿……”

    老李打开大门,放张叹和谭锦儿进去。喜儿不在寝室了,寝室里此刻黑漆漆的,一个人都没有。

    喜儿去了小柳老师的宿舍,和小米睡在一张床上,小柳老师也躺在床上先睡了,直到谭锦儿来了,她才翻身而起,把趴着睡的喜儿抱走。

    “她才睡着没多久。”小柳老师说,把毛巾毯包着的喜儿交给谭锦儿。

    “谢谢你,今天太打扰你啦。”谭锦儿一边感谢,一边紧紧抱着喜儿,这个小朋友睡的正香呢,被这么一折腾,迷迷糊糊,睁开了眼睛,看到是姐姐,嘟嘟囔囔,半睡半醒中hiahia笑了两下,紧紧窝在她的怀里,往里缩了缩,小脑袋一点一点,在打瞌睡。

    挥别小柳老师和张叹,谭锦儿抱着喜儿离开了小红马。

    冬天的深夜气候格外寒冷,谭锦儿把毛线帽拉低了一些,低头看了看怀里的喜儿,天蓝色的毛巾毯把小小的她裹得严严实实,这个小家伙也感受到了寒冷,小脑袋都钻进去了,像一颗蚕茧。

    谭锦儿穿了一件黑色的长款及膝羽绒服,她拉开拉链,把喜儿小妹妹包住,怕她受凉感冒。

    虽然已是深夜,但是城市里灯光明亮,空旷的街道上三三两两的车辆驶过。她的影子落在地上,被延伸的好长好长,随着脚步,它一点点缩短,然后又一点点变长。

    她怀里传来一阵窸窸窣窣的轻响,喜儿的小脑袋从毛巾毯里钻出来,看着她hiahiahia傻笑。

    谭锦儿问:“喜儿你笑什么?”

    看到妹妹的笑容,她瞬间感觉温暖了许多,晚上也并没有那么冷。

    “hiahiahia~~~”

    喜儿艰难地把小手从毛巾毯里伸出来,手心握着一颗鸡蛋,塞到她手里,暖暖的。

    “你哪里来的呀?”

    “舅妈给我的~”

    “嗯?哪个舅妈?”

    “小白的舅妈。”

    “你饿没?姐姐剥给你吃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饿,给姐姐吃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不饿呀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们孵小鸡叭~~hiahiahia~~”

    回到家里,她果真把这个熟鸡蛋捧在手心里,挤到姐姐怀里,说要孵小鸡出来。

    第二天是立冬,寒风呼啸,浦江下了一场雨,格外湿冷。

    谭锦儿和喜儿一起动手,准备做晚饭,在商场买菜时,见到许多人买团子,圆鼓鼓的像个球,说是寓意团团圆圆。喜儿很喜欢,谭锦儿便买了两袋共10个。

    团子很大,跟包子差不多,有不同的馅,一个人吃两三个就能肚儿圆了,谭家姐妹合起来才吃了三个,饱饱的直叹气。

    另外7个,谭锦儿没打算自己吃。她蒸熟之后,让喜儿带去小红马。

    “喜儿你想把这几个团子给谁吃?”

    喜儿脱口而出:“给小白吃叭~~~她是个瓜娃子,她是我的宝宝,她给了喜儿鸡蛋。”

    “小白比你大。”

    “没有~”

    “有的,她马上5岁了,你还不到4岁呢。”

    “我都8岁啦~~~”

    谭锦儿知道和她讨论这个问题没用,转移话题道:“好吧,那给一个小白吃,还有呢?”

    “给小柳老师吃一个叭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“她经常照顾宝宝睡觉觉呢,我好喜欢她,hiahiahia~~”

    “好吧,那给一个小柳老师吃,还有呢?”

    “给小米吃一个叭,小米抱了我,我睡了她的小床,我还盖了她的被被呢。”

    “行,小米算一个。”

    “程程吃一个,她讲了好多故事给喜儿听,她好香吖,我好喜欢亲亲她,她是个小仙女。”

    “不能漏了程程。”

    “hiahiahia,榴榴是个小坏蛋,给她吃一个叭。”她踮起脚,凑到姐姐耳朵边,说她曾经偷吃过榴榴的大苹果,把她弄哭了。

    “偷吃别人的大苹果,你还这么高兴,你真是个傻孩子。那行,应该给一个榴榴吃。”

    谭锦儿提醒:“昨晚李摆摆给我们开关门,要给一个他吃哦。”

    “嗷,李摆摆,李摆摆的电视好好看,他给喜儿糖吃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吃了吗?”

    “hiahia,我才没吃,我的门牙都掉啦呢,甜甜的酸酸的,喜儿不喜欢。”

    两人商量了好久,终于确定了7个人。

    “记得姐姐说的话吗?”临行前,谭锦儿再三叮嘱喜儿。

    “记得~~”喜儿喜滋滋地拎着手提袋,袋子里是一个保温盒,盒子里是那7个香喷喷的团子,“给小白吃,给小柳老师吃,给李摆摆吃……”

    谭锦儿摸摸她的小脑袋,夸奖她真聪明,就这么办。

    “就这么办,我们就这么办,hiahiahia,给小白吃,给程程吃,给榴榴吃,给小米吃,给罗子康吃,给张老板吃……”

    刚刚还夸呢,眨眼就偏了。

    谭锦儿提醒道:“但是我们没有那么多,你要先给小白她们几个吃。”

    “给小米吃一个叭姐姐~~~”喜儿请求道。

    “小白一个,小米一个,李摆摆一个,小柳老师一个,张老板一个,还有谁?”

    喜儿巴拉巴拉,数了一大堆小朋友,都想给她们尝尝,远远超过了数量。

    谭锦儿有点头疼,再次叮嘱她,应该先给谁谁谁,不能见人就给,那样会不够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