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> 都市小说 > 奶爸学园 > 章节目录 246、橡皮人(2/2求订阅噻)
    盛潇潇给自己做了一顿丰盛的晚饭,好犒劳自己。水印广告测试   水印广告测试

    她犹豫了一阵,然后想尽办法,最终通过王珍,和张叹建立了联系,拿到了《隐秘的角落》这个项目的制片人。今天一切尘埃落定,她忐忑了好久的一颗心,也随之落地。

    越是不容易争取到的东西,人们往往越是珍惜。

    原本,盛潇潇不认为拿下《隐秘的角落》会这么艰难,她认为以自己的资历和经验,在高小兰不参与的情况下,应该问题不大,但是,困难一个接着一个,第一个就是《情深不可及》的导演冷嘲热讽,很希望她拿下这个项目,认为在《情深不可及》没有结束的当下,这是背叛。

    哪怕是现在,对方也没有支持她。

    但是盛潇潇已经不在乎他的看法,对《情深不可及》,她尽力了。一部电视剧的好坏,前期和制片人有关系,但一旦播出后,那就看导演的了。拍的好,自然喜欢的人多,现在是口碑崩坏,她一个制片人能做什么呢,还不是靠导演拍出来。

    她把家里的灯熄灭,只留下餐厅的一盏,再把落地灯打开,餐厅的一角瞬间亮堂堂的,仿佛置身于一个蚕茧,被包裹着,安全、踏实。

    她把手机留在了书房,以确保这顿晚饭可以顺利且舒心地进行……

    《情深不可及》的杀青宴上,气氛还算热闹。

    这部剧的表现不差,之所以盛潇潇和导演觉得差,那是因为前期的预期太高了,加之原作人气高,上上下下都满怀期待。

    若是不考虑这是一部成名小说,那么现在这个成绩,觉得值得庆贺。

    但是现在嘛……导演闷闷不乐,喝了许多酒,主演们相互祝贺,但是有些强颜欢笑。这部剧没有展现出原著的风采,观众们骂的不是导演,不是制片人,而是他们这些主演,比如男主角邓文,他被喷的很惨。

    有多少人喜欢他,就有多少人讨厌他。

    好在他抗压能力强,虽然他被一个桃子味的饮料打倒,上了热搜,但是舆情汹涌,他顶住了。

    杀青宴的最后,导演喝多了,和盛潇潇发生口角。盛潇潇见他喝醉,没有纠缠,宴会结束后就走了。她现在的精力主要放在《隐秘的角落》,刘金路正在选角,三个“坏小孩”和坏小小孩都找到了,男主角张东升的角色还没有敲定。

    不过,刘金路已经有了人选,他看中了32岁的男演员王寒。这是一位经验丰富的演员,拿到过最佳男主角,唯一的问题就是,人家不大愿意,看不上张东升这个角色,刘金路在亲自劝说。

    盛潇潇得知这个消息后,很振奋,因为她认识王寒,她准备动用这层关系,说服王寒加入,作为她加入这个项目的“见面礼”。

    她约了王寒吃饭。她知道王寒是四川人,口味辛辣,所以特地选了一家很有档次的火锅店,开了一间包间。

    晚上7点,王寒准备到来。

    他身高180cm左右,身材保持的不错,冬天穿的衣服多,看不出是不是有了肚腩。他脸部菱角分明,线条柔和,是个帅哥。

    “潇姐,好久不见啦。”王寒笑道。

    “是啊,你瘦了好多。”盛潇潇打量他,说道。

    “最近在控制饮食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了?要拍戏了吗?”

    演员没有戏的时候,对自己的要求不会那么高,但是一旦接戏了,就要抓紧准备,往往是先从饮食控制开始,一般是减肥,但也有增肥的。

    “那倒没有,就是感觉身体不得劲,要调控一下饮食才行。”

    “火锅还能吃吗?”

    “原则上是最好不吃,不过,我吃蔬菜快一个月了,嘴里淡的没有一点滋味,今天犒劳一下自己。”

    两人边吃边闲聊,到晚饭末端,盛潇潇才表明来意,王寒颇为意外,问道:“刘金路刘导打过我好几次电话,邀请我加入《隐秘的角落》,怎么,潇姐你也是这个项目的?”

    盛潇潇:“我是制片人。”

    “啊~恭喜你。”

    盛潇潇笑了笑,说:“这部剧现在筹备的差不多了,制片厂很重视,资源管够。刘导很看重你,编剧是张叹,你应该也听说过,现在热播的《女人三十》就是他的作品,这部剧是根据他的小说改编的,质量有保证……”

    王寒认真听着。

    盛潇潇介绍了一番,最后问:“你在犹豫什么?”

    王寒喝掉杯子里的红茶,擦干净嘴,说道:“潇姐,话说到这份上了,我也就直说吧,你说的这些我都知道,刘导和我聊了很多,张叹我也知道,剧本我看过,确实很有才华,但是,张东升这个角色,我真不来电,这是一个坏人,我现在是一名父亲了,我不想再演这样的坏角色……”

    王寒很真诚地说了自己的顾虑,盛潇潇劝说无效。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小红马学园里,张叹正在叮嘱辛晓光和吴式颖。

    “老大你放心吧,我们一定会照顾好大家,带好队,不仅保证安全,而且督促大家用心学习,满载而归。”辛晓光说道,他神情兴奋,跃跃欲试,马上工作室的人员即将远赴张家界采风,之后去凤凰古城……一路好几个点,为期一周,张叹没时间跟着去,所以由辛晓光和吴式颖带队。

    相比起辛晓光,吴式颖要冷静许多,她制定了详细的学习任务,让张叹放心不少。

    晚上,小朋友们陆续进园,喜儿是第一个到的,见到张叹从2号楼出来,hiahiahia就冲了过来,小奶音嚷嚷:“张老板,我的大马,你快趴下~~~~”

    张叹先是看了看四周,好在现在没有其他小朋友来,没被人听去。

    他捉住这个瓜娃子:“喜儿小朋友,我不是跟你说过吗?昨晚的事我们要保密,你就忘了?那我可不会再喜欢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保密保密~~喜儿是个保密宝宝。保密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……保密就是只有你知道我知道,不能再让第三个人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小白不是人吗?”

    喜儿小朋友,你这话让我很容易犯错的。

    “只有你知道我知道和小白知道,不能再让第四个人知道了,知道吗?”

    “可是,我已经告诉姐姐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不能再让第五个人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听到姐姐跟她的好朋友说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张叹把她赶走,哪里凉快待哪里去!

    他回家做晚饭,并且拒绝了喜儿来访,他现在烦这个小娃娃。

    他做好了晚饭,刚好敲门声响。他怀疑又是喜儿,开门一看,是抱着鱼肚玻璃瓶的小白。

    “张老板,给你吃。”

    她的鱼肚玻璃瓶里,这回装的不是煮花生,而是一个个淡黄色的小圆饼。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?闻起来好香。”张叹问。

    “嚯嚯嚯,这是我舅妈做的噻,饼饼。”

    小朋友也不知道这叫什么,反正就是好吃。

    小白让张叹伸出手,她倒几个给他吃,结果一下子倒了七八个,还掉地上了。

    “够了够了,太多了,都掉地上了。”

    张叹捡起地上的两个,打量后认出这应该是蛋黄酥。

    “这是你舅妈做的吗?”

    “这是她的强项噻。”

    张叹咬了一口,外皮酥酥,蛋黄沙沙,酥松香甜,好味道,真没想到,马兰花还有这样的手艺,他以为她只会做棒棒鸡钵钵鸡呢。

    “好吃不?”

    “好吃。”

    “嚯嚯嚯~~~”小白得意地笑,忽然朝门外招手,“瓜娃子,快来噻。”

    只听一声“驾~咯嘀咯嘀~~~”,被屡屡拒之门外的喜儿小朋友蹦跶来了。原来她一直没走,在走廊里溜达,伺机而动。小白来了,她向小白求援。

    “hiahiahia,张老板,你放我进去玩叭~~~”喜儿说,一点没有因为被拒绝过而尴尬,小脸蛋上满是天真和期待,甚至认为张老板是在和她玩游戏,更加来劲呢。

    小白帮她说话:“张老板你莫要生气噻,瓜娃子是个好娃娃,她只是有点宝气,像个憨憨儿。是不是,憨憨儿?”

    “不是!小白你为什么骂我?你个瓜娃子。”

    小白大怒,拔出别在腰上的小水枪,对准喜儿:“瓜娃子,我要滋你嗷。”

    要是榴榴,肯定举手投降求饶,但是喜儿不,她hiahia大笑,嚷嚷让小白杀了她叭,她是杀不死的,因为她是橡皮人,她会变变变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