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> 都市小说 > 奶爸学园 > 章节目录 247、她怎么办(1/2)
    上午,浦江电影制片厂。水印广告测试   水印广告测试

    张叹和刘金路以及盛潇潇齐聚办公室,三人是第一次开个小会。

    有别于《小戏骨》和《女人三十》,现在这是一个全新的班子,张叹有微微的陌生感,但不认为这有什么不好,这是他必须走出的一步,他总不能和张同顺、高小兰搭伙一辈子吧。

    盛潇潇正在说:“公司的资金已经到账了,没有砍我们的费用,完全是按照预算拨付的。”

    她说话的同时,眼神骄傲,这里面当然有她的功劳。

    刘金路笑着说:“盛总出马,果然不同凡响。”

    盛潇潇笑着回应道:“主要是公司看好我们的项目,归根结底,还是项目好。”

    刘金路:“那现在就差演员了,王寒我打了几个电话,都没成,我准备约个时间当面劝他。”

    他很欣赏王寒,认为王寒完美契合张东升这个角色,本以为对方会很乐意接受,没想到看了剧本后,对方毫不犹豫地拒绝了,因为他不想演一个坏蛋。

    盛潇潇说:“我和王寒认识,刘导说有意他之后,我找过他。”

    “哦?你认识他?那谈的怎么样?他怎么说的?”

    “我把事情讲的很清楚了,他很感谢你的看重,但是正如你说的,他不想演这个角色,他刚刚当上父亲,想给孩子留下一个好的印象。”

    刘金路好笑地说:“又不是让他真去做坏人,只是个角色。”

    盛潇潇笑了笑,不好多说什么。

    张叹接话道:“小孩子分不清戏里戏外,电视里的角色他们会当真的。”

    怎么说他也是一家学园的老板,天天和小朋友们接触,对小孩子比较了解。

    “王寒这么想,也能理解,既然他不愿意,我们也不能强人所难,意思和诚意都带到了,不行就算,另外找人吧。刘导有B方案吗?”

    刘金路叹口气,点点头:“B方案倒是有,不过还是挺可惜的。”

    张叹:“没什么可惜的,这个角色并不是只有王寒能演,我在写书的时候,又不是以他为原型。”

    盛潇潇机敏地问:“张老师是有原型的吗?”

    刘金路也看过来。

    张叹:“当初写的时候,确实想过现在的男演员中,哪些能演这个角色。”

    刘金路立即问:“有谁?”

    张叹:“你先说说你的B方案。”

    刘金路言简意赅地说:“刘丰源。”

    张叹和盛潇潇脑海里立刻浮现刘丰源的形象,不怪他们能反应这么快,而是因为刘丰源主演的一部电视剧当前正在热播,黄金时段,反响很好,他们或多或少都看过。

    盛潇潇看了一眼张叹,没有立即吭声,等待张叹先说。

    张叹:“刘丰源不行。”

    这个人曾经在媒体面前公然指责苏澜演技差。不是不能说,而是如果真心指出问题,完全可以私下里说,而不是在公众媒体前,大家都是艺人,说这样的话会给对方带来很大的困扰。

    盛潇潇看出张叹有话要说,但没想到会这么直接了断。她瞄了瞄一旁的刘金路,只见刘金路愣了愣,表情有些愕然。

    张叹很快意识到自己太直接了,于是又加了一句话:“他的气质太凌厉了,不太符合这个角色的设定。”

    刘金路想了一阵,点头说:“气质确实不是很符合,所以我才会犹豫。那你的意向人选是谁?”

    张叹:“拍《女人三十》时,同在影视城的剧组还有《情深不可及》,有机会认识了邓文,我观察过他,我觉得他很有潜质。”

    邓文,刘金路一下就想起了这个人,因为一瓶粉丝给的桃子味饮料而过敏住院,让邓文成为大众的笑料,也让刘金路记住了他。

    他惊讶道:“邓文?他可是偶像爱豆。”

    盛潇潇更加惊讶,因为她和邓文接触的很多。正如刘金路说的,邓文是个偶像演员,不然不会邀请主演《情深不可及》这种言情剧。

    但张叹也不会无的放矢,听他怎么说吧。

    张叹:“外形方面不是重点,邓文化妆,完全可以摆脱偶像形象,他其实没那么帅,把他的头发剪了,给他弄个地中海,脸部弄的苍老一些,就是个油腻中年人……”

    刘金路不自在地摸了摸脸,怎么感觉张叹是在说他。

    盛潇潇则忍着没让自己笑出声来,邓文她了解,很注意形象的,有些自恋,自认为大帅哥,现在竟然被张叹说成不那么帅,要是他知道了,不知道气成什么样。

    张叹很细致地作了解释,刘金路慢慢被说服,最后同意让他来试镜。

    盛潇潇主动说:“那要不然,我来邀请邓文吧。”

    她本想邀请王寒,作为“见面礼”,但是没成,好在邓文她也很熟,才刚刚结束合作,关系热乎着。

    张叹:“那麻烦盛总了。”

    “都是自己的事,不叫麻烦。”

    晚上三个人一起吃了个饭,今后几个月大家要一起共处搭班子。

    张叹回到小红马学园,小朋友们正在教室里玩耍,他瞄了一眼,不动声色地经过,准备上楼,忽然一个皮球滚到了脚边,一个小朋友哒哒哒跑了过来,捡起球,却没有离开,杵在他脚边,昂着小脸稀罕地看个不停。

    “干嘛?看的这么仔细。”张叹摸摸脸,没摸到饭粒。

    “张老板你能当我的大马吗?”

    “什么??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~~~快跑鸭,张老板僧气啦,救命鸭~~~~~”

    沈榴榴这个小屁孩抱着皮球一溜烟跑了,一边跑一边嚎,真是个熊孩子。

    还有!张叹看到远处喜儿从转角处伸出小脑袋往这边张望,视线和他的碰撞,嗖的一下,立刻缩了回去,藏起来了。

    那也是个熊孩子,说了保密保密,她还是告诉了榴榴这个小喇叭。

    以他对小喇叭的了解,多半整座小红马的小朋友和老师都知道了。

    烦人。

    张叹沉着脸,回到家里,今晚不想见到任何一个瓜娃子。

    瓜娃子们今晚都没去找他,他们在老师们的带领下,学习的学习,玩耍的玩耍,看电视的看电视。

    “我好要得嗷,我赚了钱钱,买了这个这个和那个那个……”小白正在绘声绘色地给小朋友们讲她今天逛街购物的经历。

    “小白,这个这个和那个那个是哪个?”榴榴追问,她是个好奇宝宝。

    小白见她又回来了,问:“你爪子不去耍皮球咧?”

    榴榴把皮球还给她,说她捡回来了。

    小白对着皮球踢一脚,皮球蹦蹦跳跳溜远了:“榴榴,快去捡皮球噻,快去嗷~~”

    “好哒~~”榴榴兴匆匆地又跑去捡球了,像个狗子似的。

    榴榴走了,小白继续讲她的经历。今天她和舅妈去了逛街买东西,舅妈告诉她,今天要花她自己的钱,给奶奶买礼物,为此她充满了自豪感。

    小米听了,关心的却是另外一个问题:“小白,你要回家了吗?”

    小白说她表锅的婆娘要生娃娃唠,她要去做花童撒花,如果她不去的话,他们就不能结婚,娃娃也生不出来。

    小米不舍地问她那什么时候回来,小白说过完年回来。

    这一晚小米多了些心事,第二天她在丁佳敏家吃饭时,听到丁佳敏接电话,丁佳敏的母亲叮嘱她今年要早做准备,把事情安排好,早点回家过年,绝对不能像去年那样过年还在值班。

    小米的心事更多了,沉甸甸的。

    她记得去年过年她是和妈妈一起过的,妈妈给她做了她最爱吃的红糖年糕,还带她去江边看烟花……

    又要过年了,小白要回家,小敏姐姐也要回家,她呢?她不知道自己怎么办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