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> 都市小说 > 奶爸学园 > 章节目录 251、老汉(2/2)
    “为什么打架?……说话!”

    小柳老师脸色严肃地质问小白和罗子康,他们又打架了。水印广告测试   水印广告测试

    这回罗子康看起来更惨,刘海湿漉漉的,脸上抹了一把依然满是水渍。

    他被小白用小水枪滋了。

    罗子康气愤地说:“小白让我投降,我不投降,她就滋我。”

    小白一听,不能背锅吖,张牙舞爪地说:“是他,罗子康是个屁儿黑嗷,他让小盆友们都不要跟我玩,说我是屁儿黑,哼!鬼迷日眼,气得我鬼火冒。”

    小柳老师无语地盯着小白,这个小朋友模样也不好,头发乱糟糟的,脸上脏兮兮的,小水枪别在腰上,但是精神状态很好,浑身是劲,似乎只要她一离开,她就会蹦跶起来,很可能再次扑向罗子康。

    “小白,说普通话,老师没听明白。”

    小白抓了抓头发,用普通话给小柳老师翻译,其实主要是那几个俚语,什么屁儿黑,什么鬼迷日眼,什么鬼火冒。

    小柳老师说:“现在你们又打架了,你们说,自己是不是做错了?”

    两个小朋友已经很有经验,知道这时候不管是不是心甘情愿,都要认错,不然惨唠,要叫舅妈来唠,那屁屁儿还不开花吖。

    先认错,不服的话,回头再打再吵就是。

    两个小不点的认错态度很好,小柳老师表示很欣慰,这时站在她脚边的榴榴忽然说道:“小白,你又被罗子康打了,你要努力鸭,我们是小女生,我们要努力鸭,我们不能被欺负,罗子康是大坏蛋,我们所有人都知道,我们要加油鸭……”

    她巴拉巴拉,煽风点火,小柳老师捂住她的嘴,让她滚蛋。

    “快走!别来这里,走开,离远一点。”小柳老师呵斥徘徊在附近不走的榴榴。

    因为挨了榴榴的骂,罗子康气愤地喊道:“榴榴是个熊孩子!你不要让我捉到,我会打扁你的~~~”

    榴榴本来要走的,这下不走了,站在原地,同样气愤地说:“小柳老师你看,罗子康要打扁我呢,我只是个小女生鸭,我为什么要打架,我不打架,我是好宝宝,我不想死鸭~~~”

    小柳老师头疼,烦恼地说:“你快走你快走,不要啰嗦,快走!”

    她很怀疑,小白和罗子康打架又是因为榴榴从中作梗。

    榴榴三步一回头:

    “我们要努力鸭~~~”

    “谁来救救我鸭~~”

    “哼,我是坚强的小石榴,我是不会哭的。”

    “小白你要快点长大保护小石榴鸭~~~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小柳老师:“别啰嗦,快走!”

    终于把煽风点火榴赶走了,现场立刻安静,小柳老师开始循循善诱,教育小白和罗子康。

    “小柳老师,我知道错了噻,我和罗子康是好盆友,我再也不和他打架了噻。罗子康,对不起。”

    “小柳老师我错了,我不能欺负小女生。小白,对不起。”

    两个小朋友都说了对不起,小柳老师欣慰不已,鉴于他们的态度很好,放他们走了。

    两人走远了,小白立刻翻脸:“瓜娃子。”

    罗子康也不落后:“熊孩子。”

    两人同时冷哼一声,掉头分开。

    榴榴正和喜儿坐在程程身边,听她讲故事,忽然看到罗子康来了,立刻小兔子似的跑了。

    “小白~~小白,你在哪里?快救我鸭~~~~”

    小白不在这里了,她去了张老板家,此刻正在张老板的叮嘱下,洗脸梳头发。

    她进门时,小脸蛋脏兮兮的,衣服领子也乱了,头发也乱了,一看要么是在地上打了滚,要么就是和人打了架。

    小白坦诚,她打架了。

    “先洗个脸。”张叹说,关上房门,给她小拖鞋,带她去洗脸。

    小朋友跑到厨房,搬来她平时坐的那条小凳子,准备站到水槽边洗脸。

    张叹见状,连忙过去,把她从凳子下提下来:“你想干嘛?”

    “洗脸噻。”小白说,不张老板你说要洗脸嘛。

    “我是问你,你想在水龙头下用冷水洗脸吗?”

    小白点点头:“爪子了?”

    “冷。”张叹说,“你先到客厅去坐,我给你端热水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住啥子嘛?我不搓澡澡嗷,哼,我是个女娃娃,你是男娃娃,我才不在你家搓澡澡,你莫要想嗷。”

    张叹哭笑不得:“我不是让你搓澡澡,我是给你洗脸用的。”

    他很快端了洗脚盆过来,里面盛了半盆热水。

    小白一见,连忙摆手:“住啥子!住啥子!!我不搓澡澡嗷,我才不搓澡澡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让你洗澡,只是让你洗脸泡脚,过来。”

    张叹找了一条新毛巾,打湿后,不给小白反应时间,毛巾擦在小脸上。

    小白的脸蛋真小,没他一个巴掌大。

    给小白擦了两次,小脸蛋终于干干净净了,只是小白小盆友有点憨憨,瞄瞄张叹,嘟嘟嘴,鼓鼓腮帮子,说:“大叔,你爪子给我洗脸咧?”

    “你脸脏了呀。”

    张叹在洗毛巾,捉住小白的小手,也给她擦了擦。

    小白任由他擦手,好奇地问:“我不是你家的娃娃,你爪子也给我洗脸咧?”

    张叹打量她的小手,确认干净了:“这和你是不是我家娃娃没关系呀。你要洗脚吗?”

    “啷个你要给我洗jiojio吗?”

    “可以啊,你要么?”

    “嚯嚯嚯,我舅妈唆我的jiojio喷臭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啊?有这么臭?”

    小白摇头,贼兮兮地说马兰花的脚才是喷臭。

    张叹还是给小白泡了脚,冬天到了,泡脚暖和。

    在小白泡脚时,张叹拿来一把梳子,给她梳头发。

    家里忽然特别的安静,小白乖乖地坐在小凳子上,卷起裤脚,白嫩的脚丫子沉在洗脚盆里,热气腾腾。她的小脚划啊划,小身子坐的笔挺,任由张叹给她梳头发,忽然说:“溜溜的老汉也给她梳头发嗦。”(PS:爸)

    张叹没听明白,恰好梳好了,把镜子递到小白身前,问:“这样可以吗?”

    小白左看右看,赞叹道:“哇~~我阔爱惨唠。”

    晚上十点,马兰花准时来接她,出门就给她披了件羽绒服,把她包了起来。

    小白不明所以,挣扎嚷嚷:“住啥子,住啥子嘛~~~不要杀我噻~~”

    “瓜娃子你爪子宝里宝气,这是给你穿衣服嗷,外头好冷。”

    “咦???雀实嗦。”

    “雀实吗?”

    “雀实。”

    “暖和不咯?”

    “像舅妈的抱抱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那走,我们回家。你好会拍马屁嗷。”

    “嚯嚯嚯,这是我的强项噻。”

    “那说个好听的来噻。”

    “啥子好听的?”

    “夸我的嘛。”

    “舅妈,你的屁屁儿好大哟。”

    “滚~”

    小白套在外面的羽绒服不知道是哪里来的,她可以当大衣穿,衣摆一直垂到她小腿处。袖子更长,小白费了一番劲才找到自己的小手。衣服后头的帽子也戴上了,看起来,小白像是一只企鹅宝宝,一摇一摆的走路,走不快,没一会儿就被马兰花甩在身后,想跑跑不起来,只能嚷嚷:

    “舅妈,舅妈,莫要走唠,等等我噻。”

    马兰花站在路灯下停住,说:“等你也不是不可以,你唱支歌来听听噻。”

    “啷个还要唱歌咧?”

    “那你要我等你不?”

    “要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唱歌。”

    “舅妈你爪子像个娃娃咧?……唐僧骑马咚那个咚,后面跟着个孙悟空。孙悟空,跑得快,后面跟着个猪八怪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