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> 都市小说 > 奶爸学园 > 章节目录 252、小白的船
    回到家,小白哒哒哒跑去找小熊猫和小美人娃娃,稀罕地抱在怀里不撒手,亲个没完。水印广告测试   水印广告测试

    马兰花见状,打趣道:“你这么喜欢带娃娃,以后自己多生几个噻。”

    小白得意地摇头晃脑,从她跟前走过:“我才不生娃娃,娃娃好烦嗷。”

    马兰花以为她会很喜欢娃娃,没想到小朋友竟然讨厌,连忙追问:“啷个咧?你不是回家就找娃娃抱吗?”

    小白:“我手里的娃娃好乖嗷。”

    马兰花问:“生的娃娃不乖?”

    小白摇头:“不乖。”

    马兰花:“爪子咧?你觉得你自己好烦是不是?”

    小白瞪着她:“舅妈你啷个骂我咧?我才不烦,我乖得很。”

    马兰花撇撇嘴,说:“那你啷个不喜欢娃娃?”

    小白跑到摇椅边,抱着娃娃站在那里,和白建平一起看电视,同时说:“榴榴那个瓜娃子好烦嗷,我想明白唠,辣个瓜娃子害的我和罗子康打架,一个小小的屁儿黑,竟然敢欺负我,铲铲~~~气的我鬼火冒。”

    接着话锋一转:“舅舅,看风车车和假老练噻。”

    白建平正在看电视剧,闻言说:“大晚上的哪里有风车车和假老练嘛。”

    小白手指电视机:“里头有噻,你康一康噻。”

    白建平不理会她,被她摇啊晃啊,终于不耐地说:“小白你说的对,不要生娃娃,娃娃好烦嗷。”

    马兰花扳过来小白的小身子,直面她问:“爪子咧?你又打架唠?”

    嚯!小白一惊,大眼睛转啊转,刚才一时失言,把打架的事暴露了,连忙想办法,说道:“我是保护小盆友噻,舅妈,我是好人嗷。”

    “你好锤子!说说啷个回事,你啷个又打架唠?”

    “那我要好好想想……舅妈,我想不起来唠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去外头站着,去。”

    把小白往屋外推,小白踉踉跄跄,连忙疾呼:“爪子回事嘛?啷个嘛?我好乖嗷,我是真的想不起来了嘛,我还是个娃娃,我就是想的有点多嘛。”

    马兰花不听,把她推到门外,说:“那你好好清醒清醒,想明白唠我再放你进来。”

    她并不关门,手指在地上虚画了一条线,告诉小白,不准过这条线,不然屁屁儿要开花。

    小白站在线外,真不敢抬脚进来,朝看电视的白建平喊:“舅舅~~~~你爪子还在康电视咧,你快点救小白噻,快救我鸭~~~~~”

    白建平怎么可能救她,这个娃娃进来就要吵他看电视,嚷嚷什么风车车和假老练,搞不好又要陪她看一晚上的猫抓耗子,烦不烦??

    “我睡着唠。”白建平十分敷衍地回复,气的小白跳脚。

    “白建平~~~~你啷个不救小盆友咧,你是个屁儿黑~~~”

    白建平笑呵呵的,反复就是一句“我睡着唠,谁也莫要烦我”。

    小白气的鬼火冒,见舅妈不在客厅,小兔子似的蹿过去,用手里的小熊猫捶了白建平一下,还想劝一劝他,让他救救她,忽然听到房间里传来舅妈的声音,吓得哒哒哒风风火火又跑回去,重新站好。

    马兰花从房间里出来,察觉到什么,盯着门外的小白说:“小盆友,你是不是跑进来唠?”

    小白连忙摇头,舅妈厉害惨唠,她啷个晓得的。

    马兰花:“那你想起来了么?”

    小白点头。

    “说。”

    “我要当警察叔叔,叫小盆友举手投降,榴榴投降了,喜儿也投降了,程程和小米也是,就是罗子康不投降,还唆我是屁儿黑,气的我鬼火冒,就和他吵架唠……”

    小嘴巴叭叭的,特能说。

    马兰花:“说说你为爪子和他打架。”

    小白:“榴榴说,小白,罗子康好坏,你捶他噻。”

    “榴榴说?”

    小白点头:“她又说,罗子康,你好惨唠,你被小白骂的要哭唠叭?然后我们就打架唠。”

    马兰花:“榴榴有点坏嘛,你啷个这么傻呢?你果然是个哈宝。”

    小白叹气,追悔莫及:“我以后要小心点,榴榴辣个瓜娃子!”

    马兰花:“还有么?”

    小白点头:“还有。”

    “说。”

    “舅妈我好爱你嗷。”

    现场的第三者,看电视的白建平侧头看了她一眼,撇撇嘴,醋意翻滚,这个瓜娃子,刚才要是这么对他说,他早就救她唠。

    马兰花喜笑颜开,让她快点进来,外头冷,待久了娃娃生病了啷个整嘛。

    “走,搓澡澡。”

    “爪子?我不想搓澡澡。”

    “臭死唠,你是女娃娃,你要爱干净。”

    “我喷香。”

    马兰花凑近她,矮身闻了闻,夸张地捏着鼻子走远:“臭烘烘。”

    “我才不臭!张老板唆我喷香,是个小香瓜。”

    “爪子?张老板爪子这么说?”

    “我就是这么香嘛。”

    马兰花对张老板为什么说她喷香感兴趣,难不成,张老板闻了小朋友?这是什么变态做法?

    最终小白去搓澡澡了,不是被逼的,而是自己兴匆匆跑去的,说要把自己洗的跟程程一样香,只因为马兰花说了一句话。

    “搓了澡澡,给你穿新衣服,不搓澡澡就莫有新衣服穿,你自己想。”

    没一会儿,马兰花也进去了,小白还是太小了,不放心让她一个人洗澡,夏天的时候担心她玩水,冬天的时候担心她感冒,何况,还是热水呢,烫着了怎么办。

    白建平躺在摇椅上,只听卫生间里传来两人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好多烟嗷,是不是舅舅在里头抽烟唠?”

    这个瓜娃子!

    “这不是烟,这是水蒸气嗷。”

    “水爪子也会僧气咧?气的鬼火冒?”

    “搓澡澡,莫要说话唠。”

    瓜娃子傻乎乎没法交流。

    “舅妈,我唱支歌可以吗?”

    “你先说说你唱啥子?”

    “嚯嚯嚯,我厉害惨唠,给你唱一支《小白的船》,好不好?”

    “还有这样的歌?不会是你编的吧?”

    “鹅鹅鹅哈哈~~”

    “啥子歌?就是鹅鹅鹅哈哈哈?这不是傻笑吗?”

    “啥子嘛,我还没开始唱咧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唱来听听。”

    “蓝蓝的天空银河里嗷

    有只小白船

    船上有棵桂花树

    小白兔她在玩

    船上莫有帆

    飘呀飘呀飘向西天啷……”

    卫生间里再没有说话声,只有小白一个人的歌声,白建平的注意力也从电视上转移,一门心思倾听飘荡到耳边的歌声。

    小白唱完了,老马问她这是哪里学来的,是不是幼儿园教的。

    “张老板教的嘛,说是给小白写的呢,小白的船嘛,嚯嚯嚯~~~舅妈,我觉得张老板和舅舅一样在吹牛皮,但是我不唆,因为我们是好盆友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为爪子老是说舅舅吹牛皮咧?”

    “他好烦嗷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