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> 都市小说 > 奶爸学园 > 章节目录 253、小演员(2/3)
    卫生间的门打开,小白裹了一条浴巾哒哒哒跑了出来,全身冒水蒸气。水印广告测试   水印广告测试她跑到电视机前,问白建平:“舅舅,风车车和假老练咧?”

    白建平嫌弃道:“爬开爬开,莫挡着我看电视。”

    “风车车和假老练咧?”

    “假老练被风车车吃了,死唠,莫有唠。”

    “蛤?”小白一脸的震惊,旋即大声说:“你骗小盆友,假老练才莫有死。”

    “对噻,我吹牛皮的,啷个了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这时马兰花追过来,喊小白快点去穿衣服,别感冒了。

    小白去了房间,一会儿后兴奋地跑出来,又站在电视机前,面向白建平,说:“看!舅舅,我穿了新衣裳哈。”

    小白穿了一件大红色的中式羊毛大衣,小小的她,一下子仿佛长大了不少,成了个小姑娘,把白建平看的愣了愣,旋即目光落在小白的花睡裤上,噢,还是他家的崽。

    “要得嗷小白,你穿了新衣裳,好阔爱嘛。”

    小白鹅鹅大笑。

    白建平问跟出来的马兰花:“这是张老板买的那件吗?”

    马兰花一边打量小白,一边回答:“这是其中一件。”

    当时张叹给小白买了两件,现在小白穿的是其中一件。

    马兰花给小白把衣服拉伸直,赞叹衣服的手感很棒,穿在身上很显质感。

    “我家小白看起来大了好几岁嗷。”她说,“就是这个花裤裤不适合。”

    白建平:“小白可以穿这个参加志强的婚礼,多棒的衣服。”

    马兰花纠正:“多棒的娃娃,水灵灵的。”

    一边说,一边捏小白的小胳膊小腿、小脸蛋小耳朵……捏的小白嚷嚷:“舅妈不要捏我噻,好疼嗷,嗷~~~”

    “我是爱你嘛。”马兰花找借口道。

    小白伸手也去捏她:“我也爱你嗷,莫要梭边边噻。”

    马兰花被小白在屁股上拍了一巴掌。

    “瓜娃子你屁屁儿要开花。”

    “不要杀我,不要杀我噻,我只是好喜欢你的屁屁儿嘛。”

    小白被马兰花拎到床上,脱掉衣服,让她换上睡衣准备睡觉。

    “再让我穿一下嘛。”小白请求道。

    “明天再穿,明天你要和舅舅去拍戏嗷,要听话晓得不?”

    “晓得唠,张老板会保护我。”

    “你啷个张口闭口张老板?”

    “我喜欢张老板嘛。”

    “为爪子?”

    “他帅嘛。”

    “小屁孩纸,你晓得啥子是帅么。”

    “小柳老师小满老师她们都唆张老板是帅锅嘛。”

    “睡告。”

    第二天一早,小白不用喊起床,她自己爬起来了,穿好衣服后,站在镜子前臭美,嚯嚯嚯笑。

    “行唠行唠,啷个看个没完?”马兰花催促道。

    “嚯嚯嚯~~~~好阔爱,我阔爱惨唠。”

    马兰花撇撇嘴,受不了这个瓜娃子。

    吃过早饭,在马兰花的叮嘱下,小白跟着白建平出门去剧组。

    “老爷爷在抽烟。”

    “啥子老爷爷在抽烟,这是雾气。”

    “嚯嚯,就是老爷爷嘛。”

    两人穿过晨雾重重的小巷子,来到西长安街上,这里的雾气被来往的车辆不断冲散,要淡很多。

    “舅舅,我们不等张老板吗?”小白问。

    “舅舅带你坐地铁,你莫有坐过吧?”

    小白被白建平牵着小手,进入地铁站。现在是上班高峰期,来来往往的人特别多,小白穿着大红色的羊毛大衣,戴了小熊猫毛线帽,以及棉手套,挎着小包包,一副好奇宝宝的模样,东张西望,大眼睛到处乱瞄。周围的一切对她来说都是新鲜的,只怪眼睛不够用。

    过安检时,她见前面的大哥哥大姐姐把包包放到传送带上,不用白建平说,主动把挎在身上的小包包放上去,顺便朝安检员嗬嗬傻笑了两声。

    “啷个有火车咧?”

    看到地铁的那一刻,小白震惊地询问舅舅。舅舅告诉她,那不是火车,那是列车,小白不认同,一节一节的,不是火车是什么。她见过火车,还坐过,从四川老家出来时,她们就是坐火车来的。

    两人随着人流进入车厢,没有座位了,但是有个小伙子给小白让了座位。她全程乖乖的坐着,不敢乱动,就是大眼睛在到处乱瞄。

    早上八点钟,两人终于到达剧组。

    “老白,这是你闺女?这么小?”

    “小朋友你叫什么名字?小白?你好可爱。”

    “老白,从哪里拐来的小朋友,比你好看多了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路上,有认识白建平的,见他手里牵个小女孩,纷纷打趣。

    “老白,你这是?”一个40多岁的中年男人看到白建平脚边的小白,好奇地询问道。

    “叔叔好。”小白先一步打招呼。

    “呵呵,你也好。”

    白建平说是他的外甥女。

    眼前这人是主管剧组伙食的负责人,大家都叫他老詹。

    老詹闻言,不解地问道:“你是带小朋友来剧组玩吗?这里也没什么玩的,不如去公园或者乐园,比这好玩多了。”

    当然这是委婉的说法,他是担心老白照顾小女孩没时间工作,分心怎么能做好事呢。

    但是白建平告诉他,小白是来拍戏的,今天有她的戏份。

    老詹吃了一惊,再次打量小白,心想哪个角色这是。

    这时候张叹找过来了,老詹收起疑惑,笑呵呵地打招呼。

    张叹回应了一声,把注意力放在小白身上,笑着夸道:“小白,你今天好可爱,终于穿了这件衣服,很合适。”

    小白今天最得意的就是这件衣服,张叹是夸在点子上了,瞬间眉开眼笑,乐不可支。

    “哦对了,吃早饭了没?剧组有早餐,吃点吗?”

    白建平说吃过了,张叹便说:“那小白就交给我吧,今天让她跟着我。”

    白建平自然没有意见,嘱咐小白两句,放心地走了。

    走远后,老詹才迫不及待地问道:“怎么回事老白?你和张老板认识?”

    白建平说:“你不也认识吗。”

    老詹:“我不是指这个认识,我说的是,你们,朋友?”

    白建平爱端着的性子又发作了,笑呵呵地说:“我外甥女是他的好朋友嘛。”

    老詹:“……”

    那个小女孩?别逗了。

    “以前从没听你说过。”

    “你也没问不是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今天拍什么戏?”

    “就是个小龙套。”

    “老白啊,以后有事记得找我,对了,有没有兴趣负责每天的采购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