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> 都市小说 > 奶爸学园 > 章节目录 254、过了(3/3)
    张叹把小白带到他的工作室,摆了一些早点在茶几上。水印广告测试   水印广告测试

    在剧组,因为工作性质的原因,他专门有一个工作室,平时在这里整理剧本。

    剧组有早餐,张叹平时就在这里吃,今天考虑到小白要来,特地多点了一些。

    有粢饭团、鸭血汤、腐乳拌面……

    “咦?这是爪子嘛?大脑虎?好好看嗷。”

    小白稀罕地打量和腐乳拌面放在一起的点心,这几个点心摆在盘子里,每一个都像是老虎爪子,焦黄香脆。这是浦江的特色早点,叫老虎爪子,因为外形很像老虎的爪子。

    “尝尝看。”张叹说。

    “这不好叭?”

    “没什么不好的,这就是给你准备的,你要是不吃,就浪费了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小白笑嘻嘻地捏了一个老虎爪子,津津有味地吃起来。

    老虎爪子是面点做的,很管饱,小白吃了一个就吃不下了,小肚子鼓鼓的。

    这时孟轲敲门进来,本来是请教剧本的,结果看到屋里还有个小盆友,比她还小,顿时稀奇地打量。

    “哪里来的小朋友?”孟轲问道。

    她问的是张叹,但是小白自告奋勇答道:“家里来的噻,你哪里来的嘛?”

    孟轲笑道:“我也家里来的嘛,你是四川人吗?你的川普好可爱。”

    “嚯嚯嚯~~~这是我的强项嘛。”

    张叹给她们相互介绍,再告诉孟轲,小白是小演员,今天有戏份。

    “别怕,姐姐带你。”孟轲走到小白身边,伸手想摸摸她的小脑袋,被她躲开了。

    “你想啷个嘛。”

    “你好小啊,好可爱,我想摸摸你。”

    “我的西瓜头头不准备摸,会长不大的。”

    “咦?你的头头确实很像西瓜,哈哈。”

    吃完了早饭,张叹带小白去见邓文,今天是和他演对手戏。

    邓文见和自己搭戏的小演员才这么点,哭笑不得,但没有轻视,别说是小演员,哪怕是只小动物,他也要当成人来对待。

    如今,随着科技的进步,各种虚拟生物登场,但是在拍戏的过程中,这些虚拟生物是没有的,都是后期做出来,所以拍戏的时候,演员们往往是对着空气,或者一个莫名其妙的东西演。

    这已经是演员的基本功。

    何况,他听说了,这个小白是张老师指定的小演员,好像是他的亲戚,专门来客串的。在《女人三十》里,她就客串过,噢不对,不叫客串,是第一女配。

    邓文朝小白笑道:“小白,你吃了吗?”

    他有意找话聊,担心小朋友紧张怕生。

    小白点点头,告诉他早上吃了什么,什么煎饼果子、老虎爪子……讲的很细。

    没一会儿,又来了一个少妇,这是饰演小白妈妈的女演员,出场镜头只有一个,不到3秒钟。

    三人在一起聊天,先熟悉下,等会儿好尽快过。

    张叹见小白和他们挺热络的,便悄然离开,去找刘金路谈事情,却见刘金路正在对一个青年发怒。

    张叹认识对方,叫肖樊,是剧组的选角导演,不知道怎么惹到了刘金路,被骂的狗血喷头。

    见刘金路在气头上,张叹便没有找刘金路,重新来到小白身边。

    上午的戏开始拍了,小白的戏份还没到,张叹带着她在一旁看戏,小家伙看的津津有味,没准将来真能成为演员呢,起码她很感兴趣。

    期间白建平过来看了看,见小白好好的,跟着张老板混的很开,便放心地回去干活了。

    上午过半,终于到了小白的戏份。

    小白抓着张叹的裤子,昂起小脸蛋,有些紧张。

    张叹给她鼓励,说很简单,就是用小水枪滋人,不是天天在小红马干嘛。

    “我滋的都是小盆友噻。”小白为难地说。

    “都是小朋友吗?”张叹用“你骗我”的表情看着她,小朋友,再让你想想,你以前不是滋过我吗?还喊打喊杀,追杀到家门口,就忘了?就忘了!!!

    被张老板用这种表情看着,小白心虚了,嚯嚯嚯傻笑。

    张叹蹲下来,让小白把小耳朵凑过来,指了指眼前的邓文,小声告诉她,这是个屁儿黑,到底有多黑呢,他想杀小朋友。

    正好,孟轲从眼前经过,张叹偷偷指了指她,以身试法,说屁儿黑想干掉孟轲小姐姐。

    “爪子辣么坏呢?”小白震惊道。

    “坏的不得了!你说,要不要滋他?”

    “滋他一脸的水水。”

    “对头,就是这么干。”

    小白昂头打量邓文,对张叹说:“张老板,他太高唠,你能叫他蹲下来吗?像你这样,我才能滋他一脸嘛。”

    你还真想滋他的脸啊?张叹告诉小白,不是滋脸,滋裤脚就行。

    小白有点不过瘾,但既然张老板这么说了,她就照做叭,谁让她是个燕燕呢。

    导演刘金路黑着脸喊道:“邓文到了吗?”

    “导演,我在。”

    刘金路:“白椿花呢?到了没?”

    小白举起小手,回道:“到。”

    小奶音很吸引人,顿时现场的灯光师、道具师什么的,统统闻声看过来,只见一个小可爱站在张编剧脚边,心里不约而同涌起一个念头:白椿花就是她啊?!!

    刘金路也闻声看过来,见到小白,小小的小人儿,黑脸上露出笑容,声音都轻柔了许多,问:“等会儿怎么演清楚了吗?”

    小白点头。

    “那来吧。”

    小白卷袖子,张叹告诉她,不用卷袖子,又不是打架。

    戏份很简单,就是三人乘坐电梯,在电梯里,小白化身瓜娃子,滋张东升一裤子的水,很顺利的通过了。

    紧接着是第二幕,依然是乘坐电梯,不过这回只有小白和邓文,小白又想欺负邓文,结果被教训了。

    第一幕的时候,被滋了裤子的张东升依然很和蔼,但是第二幕中,没有了大人在,张东升表情阴鹜,吓的干了坏事的小白脱口而出:“屁儿黑~~~~”

    这句是台词里没有的。

    刘金路喊停之后,凑到镜头前看回放,张叹也过来了。

    白建平不声不响地也来了,他在叮嘱小白,台词上没让讲的话就不能讲。

    刘金路原本决定重拍,但是看了一遍,觉得有点意思,问张叹:“你觉得怎么样?”

    张叹说:“剧本里没有这句,刚才完全是小白下意识的话,很自然,一下就把这个原本无关轻重的小龙套立起来了,所以我认为保留,这样更好。”

    刘金路点头道:“我也觉得挺好的,那行,就这样。过了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