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> 都市小说 > 奶爸学园 > 章节目录 258、卡拉OK机
    张叹的数学不大好,不喜欢和算数有关的事情,但是他却对和苏澜分别的日子计算的很精确,已经有14天了。水印广告测试   水印广告测试

    苏澜在家休息了五天后,立刻投入到工作中。她没有接戏,需要缓一缓,同时也没找到合适的剧本。她目前主要忙着参加赞助商、代言品牌的各种活动,全国各地到处飞。

    演员平时没有这么忙,她们和歌手不同。歌手的活动大大小小可以安排的每天都有,时间分配的很平均。演员不是这样的,她们的时间是一节一节的,有戏的时候,进驻剧组好几个月出不来;没戏的时候,和普通人没什么区别,宅家里做饭追剧看书和朋友小聚等等。

    这其实是大部分演员的常态,至于人们经常在电视上看到的那几位,不是参加综艺就是参加品牌广告拍摄,那是极少数。

    “这段时间公司安排的活动太多了,等忙完了就有时间。”苏澜在微信上回复。

    她平时没有这么忙,主要是《女人三十》带来了海量的流量和热度,公司和品牌商抓住机会请她参加各种活动,还有找上门的广告商等等。

    正如她说的,等过了这阵子,空闲时间会有的。

    张叹估摸,《女人三十》本周可以大结局,还有三天。大结局结束后,热度不会立刻消散,还会持续一段时间。鉴于这部剧的火爆状态,这个时间段恐怕会挺长的。很可能,今年过年之前,苏澜都是忙碌的。

    那么两人要想见面,要么张叹过去,要么苏澜借工作的便利多往浦江跑,多接一些浦江这边的活动。

    作为张叹的眼线,杨珠告诉他,苏苏姐没有骗他,她最近一周的行程,都没有浦江这边的。

    不是张叹不信任苏澜,而是一切都可以优化嘛,行程当然也可以。

    正当张叹和杨珠商量如何优化苏苏的行程时,一个小盆友哒哒哒跑了过来,凑到他脸上,大笑道:“hiahiahia,张老板,你躲在这里哭吖?”

    张叹被吓一跳,看清是喜儿后,没好气地挥手让她一边玩泥巴去。

    电话里杨珠询问这是什么声音,得知是和她相互伤害的喜儿后,立刻告状,说谭喜儿就是这样的小孩子,要让老师们好好教育。

    张叹表示他现在就教育,挂了电话,对杵在他脚边,昂着小脸蛋打量他的喜儿说:“好啊,你竟然还不逃跑,知道我要捏你的脸蛋吗?”

    喜儿:“hiahiahia,我才不跑呢,张老板你有没有在哭吖?”

    她让张叹蹲下来,她好仔细观察。

    张叹担心她到处嚷嚷,散播谣言,所以蹲下来让她查看。喜儿见他真的没有哭,放心了,挥挥手,跑了。

    我还没捏你的脸呢!

    小朋友不搭理他,跑的无影无踪。

    他听到不远处传来瓜娃子们的歌声,过去看看。他前段时间买了两台儿童卡拉OK机,摆在一楼的角落里,供小朋友们一展歌喉。

    不得了,这玩意儿特别受欢迎,每天瓜娃子们排队唱歌,就连不会唱歌的程程,都兴匆匆地跑来排长长的队伍,只为啊啊大叫几声。

    刚刚喜儿唱完了,所以才有时间到处乱窜,发现了角落里“哭泣”的张老板。

    这会儿,这个小不点正排在队伍的末尾,蹦蹦跳跳,东张西望,不断打量前方的情况。

    不用看,她身前还有10个娃娃,排在最前面的是小白,正在唱歌的是榴榴。

    榴榴唱的是《小白船》,这首歌由小老师们教给了大家,这两台卡拉OK机就是为了方便小朋友们练歌才买的。

    张叹准备张罗全体小朋友们合唱这首《小白船》,录下来,作为《隐秘的角落》里的片尾曲。

    这首童谣将会是这部剧中的重要配乐,不仅是片尾曲,同时也是插曲,但是插曲不是小朋友们能录的,歌是同一首歌,风格完全不一样。

    用作片尾曲,这是一首温暖的儿歌。

    用作插曲,这就是一首“不是阳间”的歌曲,阴森、瘆人,渲染剧中气氛用的。小孩子录不出来,将由专业人士来录制。

    为了录制好,张叹先教会了学园里的小老师们,再由她们教给小朋友,并且专门买了卡拉OK机,调动小朋友们的积极性。

    现在看来,小朋友们的积极性完全被调动起来,张叹听了榴榴唱的,虽然各种走音跑调,但是架不住一副好声音。这小绵羊音,还是刚断奶的那种,特别治愈。

    听小朋友唱歌,不能听音律,要脑补画面,那才是正确的打开方式。

    榴榴唱了还想唱,被底下的小朋友们赶下来了。

    她跑到张叹跟前,嚷嚷:“张老板,我感觉唱了这首歌我妈妈死了。”

    她哭丧着脸,想哭。

    张叹无语,安慰她说:“你今天晚上看看你妈妈在不在好不好?”

    “可我觉得好难过鸭。”

    那是你心术不正吧,小朋友。

    张叹说:“那你听听小白唱的,多开心,多温暖啊,你还感觉妈妈不在了吗?”

    小白唱的很欢快,人家还跳呢。

    榴榴发现了原因,说肯定是因为她没有边唱边跳,所以才会这么难过。

    她兴匆匆地跑去排队,站在喜儿身后,和喜儿一样,蹦蹦跳跳张望,恨不得前面的小朋友都去上厕所,她好立刻哇呀呀蹦蹦跳跳。

    晚上十点多,榴榴的妈妈朱小静来接她了。这个瓜娃子松了口气,她的妈妈终于还是在世上,太好啦。

    自从唱了《小白船》后,她满腹忧思,晚上都没睡觉,因为睡不着。她甚至打了电话给她妈妈,听妈妈亲口保证还在世。

    “你整天在想什么呀榴榴。”

    朱小静抱着榴榴,揉她的小脑袋,又爱又无语。伴随榴榴长大的,还有她那古灵精怪的性格。朱小静已经琢磨不透这个小不点每天在想什么了,总之尽是些她想不到的。

    深夜里,天气很冷,张叹目送小朋友们三三两两被接走,到岗亭里看望老李,然后跺跺脚,呼出一口冷气,匆匆回到家里。这么冷的天,宅在家里很温暖,如果,能有个女朋友的话,那真是雪中送炭。

    第二天一早,张叹躺在被窝里,已经醒了,但是不确定要不要起床。他在思考,今天的晨跑是不是可以取消,他还这么年轻,才23岁,为什么要起这么早??冬天不睡懒觉,对得起懒觉吗?!

    这时他放在床头柜上的手机嘀了一下,来信息了。

    他从被窝里伸出手,感觉冷飕飕的,哪怕开了空调,和被窝里的温度也是没法比的。

    “快下来开门。”

    这是短信的内容,发信息的人是,苏澜。

    开门,那就意味着苏澜在门外,他在门内;下来,说明苏澜在楼下,他在楼上;快,说明苏澜已经到了楼下。

    他猛然醒悟,掀开被子,穿上棉拖鞋,匆匆打开卧室,穿过客厅,推开阳台的门,冰冷又清新的空气瞬间包围了他,刺激他打了好几个冷颤。

    空气中飘荡着柳絮似的晨雾,人呼出的热气在身前形成一道道白雾,张叹往楼下张望,只见小红马学园的铁门外,站着一个姑娘,正在朝他挥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