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> 都市小说 > 奶爸学园 > 章节目录 260、画(求订阅噻)
    PS:为山腰茅草房隔壁老王萌主加更,抱歉,过了这么久才加更,今晚争取再来一章。水印广告测试   水印广告测试

    送别了苏澜后,张叹在家没什么事,所以上午10点钟的时候,他来到剧组。

    刚一到,选角导演肖樊就找来了,说白椿花小朋友的薪酬已经批了。

    张叹问:“盛总有说什么吗?”

    肖樊说:“盛总没怎么问,说你和刘导定了就行。”

    张叹点点头,感谢了肖樊,肖樊扫了一眼房间,问怎么白椿花小朋友今天没来。

    “她上幼儿园了。”张叹说,“怎么?你找她有事?”

    肖樊:“没事没事,主要是她那天和我聊天,说教我川普,我觉得很有意思,等她来呢。”

    张叹诧异地看了看他,对小白童鞋的交际能力刮目相看,竟然不声不响打通了选角导演的门路,厉害。

    此刻的小白正在幼儿园画画,专心致志,画的很认真,小米喊她去操场玩她都不去,喊她去尿尿她也不去,她哪也不去,她正在奋笔疾书,当个小画家,关键是神神秘秘,没画完之前不给任何人看。

    直到要吃午饭了,她才停下,和小米一起吃了饭,又在老师们的叮嘱下睡了午觉,醒来后准备接着画,但是画不见了,到处找没找到,急的团团转,差点哭了。

    “哈哈,小白,你的画在这里。”一个小男孩得意地拿着她的画炫耀,原来是被他摸走了。上午他也叫了小白去玩,但是小白连小米都拒绝了,怎么可能答应他,所以自然也是毫不犹豫拒绝的。

    小男孩好奇小白的画,可是小白不让看,于是就趁小白吃午饭睡午觉的时候拿走了。

    小白大怒:“瓜娃子,还给我!”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吗?小白。”

    小男孩比小白高,把小白的画高高举起,不让她抢走。两人拉扯之间,不小心把画撕了。

    然后,小男孩差点被小白撕了。

    他被小白摁在地上,慌张大哭,老师们闻声匆忙赶来,抱开两人。

    小白气势汹汹,依然不解气,骂小男孩:“瓜娃子!老子哐哐给你两耳屎!!!”

    她看着手中被撕碎的画,伤心不已。

    她从昨天画到今天,眼看要画完了,结果被撕掉了,难过的想哭。

    小男孩没见过小白这么凶,心有余悸,吓得哭个不停。

    他和小米都被带走了,在老师们的办公室被教育。

    老师先是询问他们是怎么回事,为什么要打架,等搞清楚后,先是批评小男孩为什么要私自拿小白的画,接着批评小白,怎么都不该打人,打人就是不对的。

    小白在小红马打架不是一回两回了,但在幼儿园这是第一次。

    她应对这样的局面经验丰富,知道这时候一定要认错,态度要好。在小红马她就是这么做的,罗子康那个瓜娃子也是这么做的,所以她们总能逢凶化吉。

    现在,理应也是这么做,但是小白哼哼,气呼呼的,不肯认错,一脸的倔强,要找小男孩继续算账,敢撕她的画,她就敢撕他的人。

    “小白你不认错吗?难道你没意识到自己做错了?”老师问。

    小白说:“他为爪子偷我的画?还把它撕碎了,气得我鬼火冒,瓜娃子!你唆!!!”

    小男孩被吓一哆嗦,他在老师面前像只鸡崽子,但万万没想到小白在老师面前还能这么横。

    “小白~”老师气道,小朋友的态度是在藐视她,这让她很生气。

    小白把手中的画摔在地上,摊开小手,让小男孩赔她的画。

    “我,我,我……呜哇哇哇~~~”小男孩急的大哭。

    “小白!”老师生气极了,正要训斥她,忽然发现门口来了个小朋友,是小米。

    “小米,你怎么来了?”

    小米怯怯的,鼓足勇气找来,小声说:“老师,你不要生小白的气,她现在只是很生气,那个画对她很重要,画没了她特别特别伤心,等一会儿她气消了她就会找你道歉的。”

    老师看向小白,愣了愣,只见小姑娘红着眼睛,换作其他的小朋友,这样子肯定是要哭,但是她没有,一脸的倔强呢。

    老师心一软,让小米先带小白走,好好冷静下,气消了再来找老师。很多事情还没闹明白呢,比如,这幅画为什么这么重要,刚才问过小白,小白不说。

    小白不肯走,瞪着小男孩,小米拉着她的小手,把她拉走了。

    下午快放学的时候,小白才在小米的陪伴下,再次来到小老师的办公室,低着头,看着自己的小鞋子,用蚊子般的声音说了句对不起。

    夕阳西下,灿烂的余晖落在幼儿园的操场上,丁佳敏按时来接小米和小白了。

    坐在车上,小白依然不死心,鉴于丁佳敏是警察,她扬言要报警,抓那个小男孩!

    丁佳敏听了经过,哭笑不得。今天她请两位小朋友吃晚饭,在熟悉的小店,点了小绍兴鸡粥.

    “虽然你喜欢吃辣酱,但是小朋友不能吃多了,会对肠胃不好的。”丁佳敏对小白说,她知道这个小朋友喜欢吃辣,但是今天,她故意不点任何有辣椒的菜,全部是清淡但有营养的,比如刚才点的小绍兴鸡粥。

    小白听的稀里糊涂,但是乖乖地说好。

    丁佳敏一边吃饭一边开导她下午在幼儿园打架的事,临别时说:“我会帮你保密的哦,谁也不说,但是,姐姐还是希望你主动和舅妈说。”

    “晓得唠。”小白背着小书包,来到马兰花的煎饼果子摊,小米也跟来了,她们从这里步行去小红马。

    “舅妈,还有几多噻?”小白跑去帮忙。

    “你不用帮忙,在这里和小米坐吧。”马兰花说。

    她的煎饼果子剩的不多了,没一会儿全部卖完,收拾东西,准备回家,顺便把两个小朋友送到小红马去。

    路上,小白迈着小短腿跟在后面,忽然喊住马兰花:“舅妈,跟你嗦个事噻。”

    马兰花推着小摊车走,不在意地问道:“什么事?”

    小白在兜里摸了摸,蜷起小拳头,伸给马兰花,放她手心里,是一个橡皮泥捏的小人儿。

    这小人儿歪头斜脑,马兰花笑道:“啥子嘛?这是你吗?”

    小白指指她:“是你噻~”

    马兰花立刻收起笑容,这瓜娃子!放了学就气她!刚才没注意,现在这么一看,这个橡皮泥小人的屁屁儿特别大,明显是一大块橡皮泥没有捏开。

    “爬开,看到你我就鬼火冒。”

    “啷个咧?”

    “还啷个咧?这小人儿好丑。”

    “好乖嗷。”

    “锤子!”

    “舅妈,再跟你唆个事噻。”

    “爪子?你给你舅舅也捏了一个歪头斜脑的小人儿?”

    “莫有橡皮泥唠,就莫有捏。”

    “那啥子事嘛。”

    “我打架唠。”

    “哦,好嗷……啥子???你刚才唆啥子?”

    “莫有橡皮泥唠,就莫有捏舅舅。”

    “后头一句。”

    “舅妈,再跟你唆个事噻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这句,是后头一句!”

    “莫有橡皮泥唠,就莫有捏舅舅。”

    “啧~~~再后头一句。”

    “舅妈,再跟你唆个事噻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前面一句!我问的是后头一句,你的脑阔子啷个想的?啷个一团糊糊咧?”

    “这是后头一句嘛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算唠算唠,那你唆,啥子事?”

    “我打架唠。”

    马兰花立刻停下脚步,蹲下来,把小白捉到跟前,仔细打量她的小脸。

    小脸没问题,又撸起她的小柚子,查看小胳膊小腿小肚子。

    “住啥子嘛,不要杀我噻,我是个好娃娃,我只是鬼火冒嘛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