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> 都市小说 > 奶爸学园 > 章节目录 265、大扫除(1/3)
    马兰花的儿子白志强要带着媳妇来浦江,汇合两位老人后,一起前往浙江,两家人正式见个面,商量结婚的事宜。水印广告测试   水印广告测试

    小白得到了消息,所以十分努力地画画,要送给从未谋面的新娘子。

    她还惦记着衣柜里的新衣裳,那是张老板送给她的,有两件,其中一件大红色的羊毛大衣她穿过,但只一次,在去《隐秘的角落》拍戏的那天穿的,之后就被舅妈收起来,挂在衣柜里。

    小白特别喜欢这件衣服,红色喜庆。舅妈还告诉她,将来表哥结婚,她就穿这件衣裳当他们的花童。

    她每天都要打开衣柜,昂着小脑袋打量这件挂起来的新衣裳,心心念念,憧憬着婚礼的那一天。

    小朋友给这对新人准备了两幅画,一幅是乘坐小白船给他们撒花的,这是她自己画的,全凭自己的想象,另一幅是由张叹给她提创意,然后吴式颖教她画的。

    两幅画她都很喜欢,但如果一定要比较的话,她会更喜欢第一幅,因为那幅画里她是位撒花的花童,而第二幅,她只是个长了翅膀的小天使。

    小白不仅准备了两幅画,还打算包两个大红包。有一天她看到舅舅舅妈在商量给新娘子包红包的事情,她旁听了许久,也觉得自己要包红包,给新娘子。

    舅妈说她不用,因为她还是个小孩子,但是小白没有信心新娘子会喜欢她,所以自己偷偷准备了两个红包。红包是请江滨给她买的,她没付钱,她只给了一个煎饼果子。她要给两个的,但是江滨说一个就够了,还要找钱给她呢,她没要。她觉得自己占了便宜。

    钱?钱是没有的,在舅妈那里。舅妈不给她钱钱,说她是小孩子,会弄丢。所以没有办法咯,小白自己在纸上写了一个“1”,后面圈了三个“0”。如法炮制,准备了两份,藏在了小挎包里,等待表哥和新娘子到来。

    “小白~~~把这个搬出去,小心点,不要跑,慢慢走,地板上湿了,很滑。”马兰花正在打扫卫生,让小白把她的小凳子搬出去,放到走廊里。

    “晓得唠,蛤,看我的叭。”小白扛着小凳子飞奔,哒哒哒,在地板上踩出一串小脚印。

    拖地的白建平无语地看着,不满地说:“啷个回事嘛,小白你乱跑啥子嘛,你看你,我白拖地嗷,你逗我玩是不是?”

    小白把小凳子放好,回头探头,嚯嚯嚯笑:“是舅妈让我这么干的嘛,你找舅妈唆去咯。”

    白建平当然不会去找马兰花,他说不过老马,自取其辱而已。

    “你莫要进来咯,就在外头玩吧。”

    今天家里大扫除,迎接新郎新娘光临。家里的许多物件都搬到走廊里了,此刻堆积如山。

    “不要我干活吗?”小白问。

    白建平把小白留下的一串小脚印抹掉,说:“不要,屋里湿哒哒的,好冷,你在外头玩,晒晒太阳。”

    小白趴在门沿说:“那多不好意思噻。”

    白建平笑道:“哟,你啷个这么客气噻,有啥子不好意思嘛。”

    小白:“你是老人家嘛,我是小盆友,小盆友要帮老人家噻。”

    白建平的笑容顿时没了,烦躁地挥手,让小白滚蛋。

    滚蛋就滚蛋

    “巴适~~~”小白爬上白建平的专用破摇椅,躺在上面晃啊晃,太阳晒在身上,暖烘烘的,像妈妈的怀抱,咦,妈妈的怀抱是啷个样的嘛,不晓得,反正是好巴适好安逸。

    过了会儿瘾,小白喊道:“舅舅,我给你唱歌叭?”

    屋里传来声音:“要得,可以点歌吗?”

    “要得要得,你点噻。”

    “请来一首《马兰花》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啷个了?唱噻。”

    “舅舅你是个屁儿黑嘛,你想我的屁屁儿开花是不是嘛?”

    “怕啥子嘛,舅舅给你撑腰,你怕啥子,你舅妈要是打你,我第一个不同意,看我的手段,你就晓得我为啥子叫白建平。”

    “为啥子咧?”

    说这话的时候,小白已经从摇椅上爬了下来,趴在门沿,好奇地问。

    白建平一边拖地一边嘚瑟地说:“我年轻的时候打过野猪和狼,你晓得啥子是野猪和狼吗?”

    “晓得,嗷呜嗷呜是狼,哼哼哼是野猪儿。你打了野猪和狼,现在想打舅妈是不是?”

    “那倒不至于,我只是吓唬她,让她不敢打你。”

    “舅妈不会打我,舅妈好爱我,我也好爱舅妈。”

    这话很反常,白建平立刻感觉到了,意识到情况不妙,立刻改口:“你们两个好,我就放心唠,你舅妈以前是村里一株花嗷,你晓得不,她还是小仙女嗷。”

    一句小仙女把小白逗的哈哈大笑。

    白建平也跟着笑,并且十分自然地转身,看向身后,果然!身后站着老马。

    “老马,你好噻。”

    “你打灰太狼和佩琪有啥子好嘚瑟的?老是拿出来说。”

    “莫啥子莫啥子,和小盆友玩玩嘛。”

    马兰花暂且放过他,白建平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三人忙碌了一上午,终于把这个简陋的家打扫的焕然一新,墙壁上的贴纸和画都撕下来了,换了新的。破沙发上的那个洞也被填补了,马兰花补了一只可爱小熊在那里,现在谁都认不出那里曾经有个洞,小白老是陷进去。

    唯独没有撕下来的,就是门后面的那张苏澜的海报,小白誓死保护的。

    下午白建平刷墙,把墙上的那些污渍都刷掉了,如今墙壁焕然一新,颜色不仅是白的,而且还有粉色的。粉色的是卫生间,应小白的要求选的乳胶漆。

    瓜娃子为此三番五次跑到卫生间打量,哇哇哇个不停。

    这些乳胶漆选的都是好品牌,对白建平来说,花了大价钱,无味无污染。

    马兰花把小白喊到跟前叮嘱:“我现在警告你,小朋友,你以后不能在墙上画画唠,晓得不?”

    小白经常在家里的墙壁上画画和写字,长年累月下来,几乎成了她的画板。在刷新之前,墙壁是一米以下画的眼花缭乱,一米以上,干干净净,泾渭分明。

    小白点头,不答应那是傻孩子。

    “你去玩吧。”

    小白哒哒哒跑到小床边,打量她床边墙壁上的字画,还好,这里的保留下来了。

    客厅里,白建平把刷子和漆捅收起来,对马兰花说:“还有一点,为啥子小白床边的那片墙壁不刷?那里也脏了嘛。”

    “给她留一点念想嘛。”

    那小片墙壁上,有小白第一次写的“妈妈”两个字。

    忙碌了许久,大家吃饭,小白问表哥和新娘子什么时候到,舅妈说大后天。

    “我们家里好漂亮嗷,新娘子一定会好喜欢叭。”小白天真地说。

    马兰花苦笑了一下,环顾四周,相比从前,家里确实焕然一新,但是狭小简陋,这是改变不了的,小强和小杨来了浦江,都不一定会来这个家里。

    尽管可能不到家里来,但是两人依然精心打扫了一天,万一呢。

    她侧头跟白建平商量附近有什么好一点的酒店,到时候让小杨住酒店吧。

    小白奇怪地问:“啷个住酒店哩?到我们家里来嘛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