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> 都市小说 > 奶爸学园 > 章节目录 267、山楂糕(3/3求订阅噻)
    PS:为盟主抢你的棒棒糖加更。水印广告测试   水印广告测试

    马兰花和白建平带着小白回家,走到小红马学园时,问小白今晚去不去小红马。

    小白先问新娘子今晚会来家里吗,得知不来,她才选择去小红马。

    “hiahiahia,是小白来啦,小白没有离开我们,她还在~~~”喜儿第一时间发现小白来了,哒哒哒跑过来,hiahia大笑。

    小白摸摸她的小脑瓜子,问:“你的手手啷个好了吗?”

    喜儿手上的创口贴没了。

    喜儿喜滋滋地说好了,她又是一个完整的宝宝了,她今天洗澡了呢。

    终于可以洗澡了。

    小白听说程程在讲故事,赶紧跑去听,昨晚听的故事没有结束,程程说欲知后事请听下回分解,奶娃子的原话是明天再讲,她应用这招已经越来越熟练了,把一众听故事的娃娃们撩的嗷嗷叫。

    榴榴就是守在程程身边,从程程进入学园开始,她就寸步不离,守着这个故事机。

    坐在小凳子上,终于听程程讲完了故事结尾,小白哒哒哒跑了,榴榴在身后大喊,说程程又开始讲新故事啦,快来听啊。

    哼,小白才不听,程程肯定又不讲完,害的她晚上睡告梦里全是小兔子小脑虎小松鼠新娘子大灰狼程程……

    小白跑去找张叹,喜儿跟来了,问她怎么不听程程讲故事?这回是大象的,可好玩啦。

    “你去听噻,我要找张老板嘛。”

    喜儿评估了一下张老板和程程的故事,最终无情地抛弃了张老板,要去听程程的故事。

    她要掉头走的时候,小白忽然神秘兮兮地招手喊她:“过来,过来噻,瓜娃子。”

    喜儿小狗子似的听话上前。

    “手手张开。”

    喜儿小狗子似的听话张开小手。

    小白从兜兜里摸出一个块山楂糕,放在她手心,摸摸她的小脑袋说:“给你吃嗷,自己吃晓得不。”

    喜儿盯着手心看:“hiahia,是一块……好吃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走唠,拜拜。”

    “拜拜,瓜娃子。”

    小白停下脚步,回头瞪着她问:“你唆啥子?”

    “拜拜,瓜娃子。”

    “你把好吃的还给我~~”

    “hiahiahia~~~”

    喜儿一阵风溜了,没一会儿,她就把小白的叮嘱抛之脑后了,托着一块小小的山楂糕到处嚷嚷小白给她的,她掰了一个角给榴榴吃,又掰了一个角给讲故事的程程吃,再掰了一个角给小米吃……总之一块小山楂糕被她掰成了八份,全分给其他小朋友吃了,自己反而没吃,最后不甘心地舔了舔手掌心,尝出了一点酸甜味,好吃!喜滋滋地等待姐姐来,她要告诉姐姐小白给她吃了好吃的,可好吃了。

    小白敲响了张叹的门,兴奋地告诉他新娘子到了,可漂亮了,并且语重心长地叮嘱张老板:“你也要加油噻,你啷个不结婚嘛。”

    张叹哭笑不得:“我才刚谈女朋友呢,没这么快。”

    “你结婚我给你当花童噻,我撒花可厉害唠。”

    “好啊,那就这么说定了,我结婚的时候,你一定要来当花童。”

    “要得。”

    小白兴致勃勃地给张叹讲新娘子如何如何漂亮,看的出来,她很喜欢新娘子。

    张叹见状,不问也知道新娘子对她很好,肯定很喜欢她。

    他就说嘛,小白童鞋这么可爱懂事,哪个丧心病狂的人会不喜欢。

    但是小白没自信嘛,把他的安慰当耳边风,这几天患得患失,虽然没说,但是一言一行都透着忐忑不安,看的张叹心疼。

    “那还要我帮忙么?”张叹问。原本,为了给小白打气,他承诺给她撑腰。

    小白说不需要了,新娘子可喜欢她唠。

    果然吧。

    “那你的画,我猜她也肯定很喜欢吧。”

    “对头对头。”

    巴拉巴拉说了一堆新娘子是如何夸她的画的。

    “也夸了你嘛张老板,唆你好厉害嗷,好会教小白……”

    这个小朋友蛮会照顾人的,编了这么一段。

    张叹一开始很高兴,但听她越说越离谱,笑容渐渐不那么真诚了,因为明显是小朋友临场编的嘛。

    “谢谢你啊,小白,现在画已经送给了新娘子,那你还要学画画吗?”

    “想学嘛,小吴老师会不会嫌我好烦嗷?”小白弱弱的问。

    “怎么会呢。”张叹惊讶地说,“小吴老师好喜欢你的,她跟我一直在夸你。”

    小白:“夸我啥子嘛。”

    “夸你很有天赋,很刻苦,什么东西一教就会,真是好小朋友。”

    “嚯嚯嚯~~还有么?”

    “她还说,你唱歌好好听。”

    小白大喜,终于不再担心自己会被小吴老师嫌弃,决定继续学画画。

    而且,张叹告诉她,不只是小吴老师教她画画,工作室里好多老师都会教。

    他决定让辛晓光他们一个一个轮着来给小白上课,这也是上班的工作内容之一。

    她想起衣兜里的山楂糕,摸出来,送给张老板吃。

    张叹接在手里,认出这是酒店吃饭时赠送的餐前开胃点心,山楂糕,西长安街上的很多酒店都有这个。

    小白希冀地说:“大叔你吃噻,好好吃嗷。”

    张叹装作第一次吃这个,问:“很好吃?”

    “可好吃啦。”小白十分肯定地说。

    这是刚刚晚餐时,酒店的开胃点心,一小碟子,总共有8块,因为没吃完,剩了两块,舅妈就包给了小白。

    小白觉得这个很好很好吃,她从来没吃过,所以宝贝似的特地带来给张老板尝尝。

    本来两块都是要都给张老板吃的,但是刚才看到喜儿,给了她一块,如今只剩下一块了。

    张叹要和小白分享这块山楂糕,但是小白坚决不吃,一直催促他吃。

    “你吃噻,给你吃的嘛。”

    张叹没有拂了小白的一片好意,东西珍贵不在于贵重与否,而在于送的人是否一片赤诚。

    这一晚小白在张叹家里看电视,事后高高兴兴地被马兰花接了走,然而第二天她却哭着来,询问原因,才知道她舅舅舅妈和儿子儿媳妇要去浙江和亲家商谈婚事,不准备带小白去。

    马兰花的理由说的过去,两家人商谈婚事,没有带小孩子去的,担心让人家多想,比如,人家到时候要不要给小孩子包红包呢?

    “那你准备怎么安置小白?”张叹问。

    马兰花说:“我和她舅舅商量了,我们去浙江来去也就是两天,不会超过三天,小白交给白家村她的那些叔叔照顾。”

    张叹知道她说的是工地上的那些白建平的老乡,他们人多,照顾小白几天倒没什么问题,但张叹说道:“工地上比较乱,条件环境也不好,小白一个女娃娃,这么小,在那里不怎么合适,如果你放心的话,要不留在小红马吧,我可以照顾她,这里还有小米,两人正好作伴。”

    马兰花怕麻烦张叹,推辞了,但张叹再三请求,于是答应了,连声感谢他。

    小白留在小红马当然比留在工地上要好,张叹说的没错,工地上比较乱,而且担心那些大老粗能不能照顾好小白,别又教小白喝醉。

    两人就这么商量好了,只是小白依然伤心不已,任凭马兰花怎么安慰都没用,马兰花也就没安慰了,小孩子哭一会儿事情就过去了,重新活蹦乱跳,她们这些乡下小孩子都是这么长大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