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> 都市小说 > 奶爸学园 > 章节目录 269、家在哪里(2/3求订阅噻)
    在黄家村找饭馆子时,丁佳敏打来电话,询问小米在学园里还好吗。水印广告测试   水印广告测试

    张叹怀疑小米有顺风耳,原本和小白手牵手走在前面,电话一响起,她就回头看过来,接通后,她更是眼睛大亮,盯着他不放,似乎她也能听到电话里的声音。

    手机没开外音啊,张叹特别注意到,再低头看看来到他跟前眼巴巴的小米,笑着问:“你要和小敏姐姐说话吗?”

    小米点点头。

    张叹把手机给她,只见小米甜甜地对着手机说:“歪~~~是小敏姐姐吗~~~~”

    张叹抬头一看,小白直愣愣地看着他。

    小米打完电话后,张叹拨通了马兰花的手机,联系上她后,说了一句“小白要和你说话”,然后把手机递给眼巴巴的小白。

    小白高兴地对着手机说:“舅妈,你们吃莽莽了吗?……”

    上午还对舅妈怨气冲天,这会儿却叫的这么甜。

    马兰花几人此刻还在高铁上,快到浙江了。

    两个小朋友都打完电话,手机终于可以休息下,张叹带她们找饭馆子,一路上不知不觉跟出来许多狗子,围在她们身边跑来跑去,准确说,都是冲着小白来的。

    这么多狗子,小米有点害怕,紧张地跟在张叹身边,小手情不自禁抓着他的裤子不放。

    小白则如鱼得水,能叫出每一只狗子的名字呢。她偷偷瞄了一眼小米,悄声对一只米黄色的小狗子说,小米你快走噻,转头又把一只黑色的大狗赶跑,因为那是张老板。

    现在两位正主就在眼前,小白十分心虚,匆匆把它们赶走,下回再聊嘛,现在不安全。

    “我们就到这里吃吧,这家阿姨做的菜很好吃的。”张叹带着小白和小米进了一家名叫兰亭餐厅的小馆子,别看外观像是苍蝇馆子,但是在附近的名气不小,深受大家的青睐。

    今天是周六,但是许多公司单休,这会儿西长安街上的上班族还没有下班,所以餐馆子里人不多,很顺利找到了座位。

    “张少要吃点什么?”一位年龄在40左右的大姐拿着菜单过来询问,她看向并排坐在一起的小朋友,“这是谁家的小朋友?”

    小米低着头,害羞,不敢说话。

    小白自我介绍说:“我叫小白,她叫小米,张老板请我们吃莽莽。”

    老板娘笑着问她想吃什么,小朋友眼睛转啊转,摇头,她也不知道吃什么。

    但张叹对她比较了解,直接点道:“一份鸡酱骨,一份椒盐排条,一份面拖黄鱼,再来一份蔬菜,腐乳空心菜,汤也来一份,笃鲜吧。”

    有嘎嘎,有鱼摆摆,正是小白喜欢的两样,还有鸡呢,虽然不是棒棒鸡,但都是鸡一家的嘛。

    老板娘一一记下,询问:“不要一份干烧鲳鱼吗?”

    她记得张叹喜欢吃干烧鲳鱼,几乎每次来都要点。

    “不了,就这些吧。”

    干烧鲳鱼是这家店的招牌菜之一,但是这道菜有很多辣酱,辣酱里放了很多酒酿,整道菜有酒味,小朋友不适合。

    老板娘走了,张叹低头一看,两双大眼睛看着他。她们坐在椅子上,刚好比桌子高出半个脑袋,鼻子以下都在桌子底下。

    这怎么吃饭吗!张叹笑着去给她们要来两张高脚凳,这下高度差不多。

    两个小朋友凑在一起嘀嘀咕咕,小白对张叹说:“张老板,你还是把老板娘叫回来叭。”

    张叹:“为什么?她在厨房做菜呢,你找她有事?”

    小白:“我们两个是娃娃,只吃一点点就好唠,你点的好多嗷,有五个菜,我们吃不完噻,好浪费嗷。”

    张叹:“你们只能吃一点点吗?”

    小白和小米齐点头,小白甚至把小手伸出来,和张叹比了比,说:“我们的手手比你小好多嗷,我们的肚肚也比你小好多,只能吃一点点嘛,莫要浪费噻。”

    张叹:“但是我能吃好多啊,不然我吃不饱。”

    小白惊讶地问:“你吃5个菜吖?”

    她和舅舅舅妈三个人一般就吃3个菜,最多4个菜,张老板一个人就要吃5个菜。

    “你妈妈是啷个把你养大的嘛。”

    张叹:-_-||

    是会破产还是怎么的??

    菜陆陆续续端上来,鸡酱骨并不是鸡骨,而是带骨剁小块的鸡肉。正宗的鸡酱骨用的是老母鸡,但各种餐厅饭店没有那么严格的标准,用没用客户很难吃出来。

    鸡酱骨上倒了酱汁,酱汁才是这道菜的精华,也是每家店的秘诀,而当下这家店能受到众人青睐,正是因为她家的酱汁做的很有味。

    浓稠的酱汁包裹着鸡块,不辣,反而有点甜,甜而不腻。

    张叹给小白和小米各夹了一块。

    面拖黄鱼,实际上是面粉包裹着新鲜刚杀的黄鱼,鱼肉内加入盐、酒、胡椒粉、味精、葱姜末,腌渍入味后,油炸至金黄香脆。

    这道菜对小朋友来说,比鸡酱骨吃起来方便,香脆,很容易咬,不像鸡酱骨有鸡骨。

    另一道椒盐排条,和面拖黄鱼的做法相似,它用的是猪排骨,也是用各种调料腌渍入味后,裹上鸡蛋糊,油炸至金黄,香脆,外焦里嫩。

    小朋友吃的很开心,看起来明明很喜欢吃,但是一会儿后说不吃了,吃饱了。

    张叹看了看桌上的菜,说:“还有这么多!这个汤你们一点都没喝。”

    汤是腌笃鲜汤,咸肉和春笋一起炖,味道鲜美,曾经张叹带小白和小米吃过。

    “我们不喜欢吃这个噻。”小白说。

    张叹:“不对吧,上次你们明明吃了很多,忘了?”

    “哪里嘛,我们莫有吃过嘛。”

    “上次,夏天的时候,我们去捐衣服,还去了水族馆,午饭就吃了这个,你和小米吃了好多。”

    小白眼睛转转,狡辩说:“那会不会不是我咧?”

    张叹啼笑皆非,难不成我当时是和小白2号一起吃的饭?

    “那这个呢,这个很好吃啊。”

    张叹指了指面拖黄鱼。

    “好吃是好吃,但是我们吃饱唠嘛。”

    张叹心说,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的食量,你以前和我吃棒棒鸡就很能吃,吃一只鸡你不在话下。

    他拿出撒手锏,把筷子一放,摸摸肚子说:“既然你们吃饱了,我也吃饱了,那这些菜都浪费了,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爪子?!!”小白惊讶,“张老板你刚才不是唆你好能吃嘛,爪子你就吃饱了咧?你是啷个想的?你的屁屁儿会开花的你晓得不?”

    她在家要是敢浪费,立刻会被舅妈教训怎么做小朋友。

    “我也不知道我是怎么想的,点菜的时候我觉得自己很能吃,但是吃着吃着我就饱了。”

    小白盯着满桌的菜说:“还有这么多呢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还能吃吗?要不然你们努力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你真的吃饱了?”

    “真的吃饱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吃吃叭。”

    她自己重新动筷子,并且鼓励小米一起来,同时对张叹说:“张老板你也来噻,快来快来嘛,一起吃,我们加油噻。”

    “好啊。”张叹当即拿起筷子,重新加入她们的行列。

    终于,三人把这桌菜搞定,心满意足地离开。

    太阳暖洋洋地晒着,黄家村里巷陌纵横交织,狗子和猫时不时溜达出来,不少人搬出椅子,坐在院子里或者路边晒太阳听广播玩手机。沿路很多各种特色小店,与高大上的西长安街相比,这里生活气息更浓,下里巴人。

    张叹建议散散步,不要这么早回去,消食。

    小白牵着小米,叮嘱她要跟紧哦,不要走丢了哦。

    小米是路痴,分不清东西南北,容易迷路,尤其在这种四通八达的小巷子里。

    路边有摆在外头的游戏机,好几个八九岁的小子围观打游戏,大呼小叫。小白和小米很容易被吸引,站在人群外,踮起脚伸长脖子往里看,虽然看不到,但是参与感很强,人群欢呼大叫,她们也傻笑激动。

    张叹问小米来过这里吗。

    说起来,他还不知道小米家以前住在哪里,他夏天回来的时候,小米就去了派出所。

    最大的可能当然是黄家村,这里房子多,租金便宜,是许多务工人员的聚集地。

    小米摇头,她不记得了。

    她连自己家以前在哪里都不记得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