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> 都市小说 > 奶爸学园 > 章节目录 273、突然不饿了(1/2)
    “小白你不用在这里陪我,你可以出去玩。水印广告测试   水印广告测试”张叹对坐在沙发上玩布娃娃的小白说。

    自从刘金路走后,她就坐在沙发上没动,外面天气这么好,阳光灿烂,以她好动的性子,哪里能坐的住,至于说怕生,更不用担心,她不是第一次来剧组,这里很多人认识她,甚至肖樊都是她的“学生”了。

    小白抬头看了他一眼,摇头不去,请张叹给她平板电脑,她想看动画片。

    张叹把平板电脑给她,问:“真不去玩呐?我现在要忙点事情,没空带你,要不我喊孟轲来找你?”

    小白坚决不出去,等张叹离开后,小声嘀咕她才不想被大家说是屁儿黑。

    盐煮花生祸祸了那么多人,她哪里敢出去呢,躲在这里都有人找来。这些花生虽然不是她煮的,但都是她送出去的,嘤嘤嘤,早知道就不听张老板的。

    张叹不知道小白是怕死,还以为小朋友怕生,急急忙忙把手头的事情办完了,带小白出去转转,但是好多人跟他说花生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张老板,我们快跑噻。”小白拉着他的裤子说,紧张兮兮的。

    张叹苦笑,带着小白走了。

    “小白,晚上你想吃什么?”回家的路上,张叹询问小白。

    小白说:“啥子都行。”

    这么小的小朋友就会说随便了。

    张叹带她来到商场买菜,小白东张西望,她来过这地方,但很少,周围的一切都充满了新鲜感。

    “你想吃鱼摆摆吗?”张叹问。

    小白站在鱼缸前,惊奇地打量里面的各种淡水鱼和咸水鱼。

    “是爬海~~”她发现旁边的大螃蟹,惊喜地指给张叹看。

    张叹:“你想吃螃蟹?”

    “爬海好乖,我们不吃。”小白说。

    于是张叹买了银鳕鱼,是那种已经切成片的,因为整条的活鱼小白不舍得吃,她不杀生。

    银鳕鱼几乎没有鱼刺,适合小孩子。

    两人到处逛,手里的菜越买越多,别说吃一顿,两顿都够了。

    回到家里,张叹下厨,给小白做一顿丰盛的晚餐。

    他估摸马兰花和白建平明天就会回来,到时候应该很快就会回四川,就当是给小白做告别宴吧。

    他做了排骨年糕。这是浦江的特色小吃,非常经济实惠,但又独具风味。

    张叹的上一世,前女友最爱吃,她总是买一份要两双筷子,用来两个人吃。因为年糕容易饱,她那小肚子吃不完,需要男朋友当清道夫。

    排骨年糕顾名思义,是以大排配上小而薄的年糕,既有排骨的浓香,又有年糕的软糯酥脆,十分可口。

    排骨色泽金黄,表面酥脆,肉质鲜嫩。入口糯中发香,略有甜辣味,鲜嫩适口。

    年糕适合小白的小奶牙,排骨是小白爱吃的嘎嘎,相信这道菜会深受小白的喜爱。

    这一晚,张叹拿出了真本事,做的都是自己的拿手好菜。

    除了排骨年糕,还有水晶河虾仁。

    这道菜的主料是河虾仁和鸡蛋。清炒虾仁不能加任何配料,要的就是其本色的鲜明透亮和软中带脆。出锅后,虾仁晶莹剔透,脆嫩爽滑,味道十分鲜美。也是很适合小朋友吃的一道菜,既不会给小奶牙带来负担,也很营养。

    此外还有买来的银鳕鱼,张叹做的是一道香煎银鳕鱼。

    香煎银鳕鱼在餐厅卖的非常贵,而且只有一小块,在家自己做则便宜很多,做法也很简单。

    先让小白把鳕鱼洗干净,再让小朋友用厨房纸巾擦干水分,交给张叹,他在鱼块的正反面抹上盐,放个十来分钟。

    这时候,可以开始在平底锅里烧油,最好是黄油,不要花生油,把抹了盐的鳕鱼块放入,先煎一面,大概三分钟左右,翻到另一面,如法炮制,一直煎到两面略微煎黄,就可以出锅了。

    但是,这道菜还没有结束。鳕鱼煎制好了,可以按照个人的口味准备调料,考虑到小白童鞋爱吃辣,张叹撒了一些黑胡椒粉等调料,并贴心地准备了一片柠檬。

    柠檬不是用来嚼的,而是往鱼块上挤柠檬汁,搭配吃,味道会很棒,就是不知道小白吃不吃醋,反正张叹喜欢吃。他吃香煎银鳕鱼,从来都要挤一些柠檬汁,酸酸的,配上鳕鱼的鲜嫩,味道好极了。

    盘子里只放两块香煎银鳕鱼显得单调不美观,所以张叹配了一些薏米玉米,以及切成两瓣的若干个鲜红小番茄。

    “好啦,最后一道菜做完,洗洗手,我们准备吃吧。”张叹总共做了5道菜,1道汤,自我感觉颇为满意,叫小白洗手,准备吃饭。

    “张老板爪子你啥子都会咧?”小白不吝啬夸奖。

    张叹笑道:“那当然,今天准备的都是你爱吃的菜。”

    两人洗了手,坐在餐桌前,这时张叹放在餐桌上的手机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张叹看了看,对看过来的小白说:“是你舅妈的电话。”

    小白开心不已,舅妈给她打电话来啦!

    张叹接通手机,放在耳边说了一句:“你好马大姐,你们那边顺利吗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分钟没要,手机挂了。小白眼巴巴地看着屏幕黑了的手机,难过地问张叹:“爪子我舅妈不找小白唆话哩?”

    她的样子要哭了,舅妈打来电话却不和她说话,也不关心她。

    张叹起身说:“别难过,你舅妈到楼下了。”

    “啥子?!!”

    小白立刻跳下椅子,哒哒哒跑到阳台上,往下张望,果然看到舅妈站在楼下朝她挥手。

    “舅妈~~~~你啷个回来了?”

    马兰花说:“我和你舅舅下午好晚才回来,瓜娃子跟我回家吧。”

    “来唠来唠。”

    小白风风火火从阳台跑回来,冲到门口,换上小鞋子。她拧开大门,朝站在客厅的张叹挥手:“嚯嚯嚯,张老板拜拜,我舅妈回来唠。”

    “拜拜~~~下楼梯慢点,别摔跤了。”

    “晓得唠~~”

    这话是从楼梯间传来的,小白已经迫不及待了。

    张叹来到阳台,只见小白从大楼里冲出来,扑向马兰花。两人说了会话,小白蹦蹦跳跳,被牵着离开了小红马,消失在学园外的夜色里。

    夜幕降临,气温骤降,一阵夜风吹来,张叹打了个哆嗦,离开阳台,关上门窗,屋里灯光如昼,温暖如春。

    他来到餐厅,一桌的菜呢,热气腾腾。

    餐桌边沿摆放了两副碗筷,他收起那副小的,坐在餐桌前,看着满桌的菜,突然不饿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