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> 都市小说 > 奶爸学园 > 章节目录 276、托孤(2/2)
    当张叹看到苏澜出现在门口时,心中的惊喜难以言表。水印广告测试   水印广告测试昨天打电话时,说还在蓉城,今天要去北平,却没想到一眨眼到了浦江。

    “快,快进来。”

    张叹激动之余,牵住了苏澜的手,把她领进屋里。

    苏澜挣扎了一下,没有挣开手,便默认了。

    张叹正在做晚饭,这下苏澜来了,犹豫是不是出去吃,或者叫外卖。

    但苏澜拒绝了,她打量餐桌:“我要尝尝你做的菜。”

    饭店的饭菜她吃的还少吗。

    一家饭店的饭菜再好吃,多去几次,也就腻了,但是亲近的人做的饭菜,有一种似有若无的滋味,再好的厨师也学不来。

    苏澜不稀罕饭店的饭菜,她此刻只想陪张叹吃完这顿晚饭,哪怕只是很简单的家常菜。

    张叹瞬间就懂了:“好,但我再做两个菜。”

    苏澜卷起袖子,说:“我们一起。”

    这时小白打电话来,说她做的棒棒鸡马上就送来,请张老板留着点肚子嗷。

    “小白要送棒棒鸡来。”张叹对苏澜说。

    苏澜笑道:“伤你心的女人又关心你咯,而且送来你最爱吃的棒棒鸡。”

    张叹也笑道:“真正关心我的人从蓉城飞来了,谁还在乎憨憨的瓜娃子。”

    苏澜微微低头,不敢直视他的目光。

    小白说的马上,是足足半个多小时后。其实,她早到了小红马,一直在给小朋友们分煮花生和玉米棒棒,把张老板忘了,直到分完了东西,发现还有鸡棒棒鸡在,连忙匆匆跑上楼,请等不及已经在吃的张老板尝尝。

    咦,女胖友也在呢。

    “张老板,请你吃棒棒鸡噻。”小白把保温瓶递给张叹。

    “谢谢你哦,你什么时候回老家?”

    “舅妈说明天。”

    “啊?明天就走吗?那今晚是我们今年最后一次见面了?”

    “我也不晓得。”

    小白坐在小凳子上,双手撑在凳子上,晃动脚丫子,眼睛落在张叹和苏澜之间,大眼睛有点茫然。

    “你想回家吗?”

    小白呆了呆,点点头,又摇摇头。

    “我想奶奶了。”

    张叹:“你们应该是坐火车回家吧,从浦江到四川要14个小时,快的话,应该明天晚上能到,但你到家估计要到后天上午。”

    “辣么久吖~~~”

    “那当然,好远嘛。”

    “过来尝尝我做的菜。”张叹招呼小白上桌。

    小白摇头说她吃饱了。

    “那不行,你必须过来吃一点。”

    “为爪子哩?”

    “我们昨晚做了那么多菜,你没吃就跑了。”

    话音落下,张叹有些尴尬,看了苏澜一眼,苏澜假装没注意,但心里在想,张海王果然还是很在意的。

    小白走到餐桌边,爬上她的黄色专用椅子,满是歉意地对张叹说:“对不起嗷张老板,昨天我忘了嘛,我也不晓得啷个回事,我舅妈来唠,我就好想她嘛。”

    张叹笑道:“没关系,换作是我,我也会很激动的,不过那么多好吃的你没吃到,你好可惜哦。”

    “嘻嘻嘻,你寄几吃嘛。”

    “我请来了榴榴、小米、程程和喜儿,我们一起吃掉的。”

    “嗷,都是瓜娃子嘛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罗子康。”

    “罗子康吃的最多嘛。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知道?”

    “嚯嚯嚯,我啥子都晓得好不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苏澜看着两人,觉得自己好像是多余的,果然会伤男人心的女人才更遭男人喜欢。

    小白这次送来的棒棒鸡没有放太多辣椒,这让张叹可以放心吃,而不用担心屁屁儿。

    “马大……小白做的棒棒鸡很棒的,苏苏你尝尝。”

    张叹给苏澜夹了一块鸡肉,又给小白夹了一块,顺便给她拿了一瓶小熊饮料。

    小白低头看碗里的鸡块,抬头看着给她开小熊饮料的张老板,说了句谢谢。

    除了奶奶,没人给她夹过菜呢,舅妈和舅舅也没有。

    吃饭的时候从来都是她自己夹菜,夹不到就站起来,站起来还够不着,就围着桌子转圈圈。比如上次马兰花和白建平请老乡们到家里吃饭,她就是端着小碗绕着桌子转圈。

    吃过晚饭,小白离开了一下,很快带着另一个小朋友来了,是小米。

    小米怯怯的,看到苏澜在,更加害羞不已,低着头,垂着脸,小脸都红了。

    小白拉着小米来到张叹跟前,昂着小脸蛋,请他照顾好小白:“过年的时候大叔你能请小米来你家里吗?”

    她满脸的希冀,这是对张叹很大的信任,才会把最好的小闺蜜托付给他。

    这群瓜娃子中,小白最不放心的是小米,担心她的妈妈一直不来找她,又担心她的妈妈来找她把她带走,两人再也不能见面,还担心小米过年没人要,像喜儿那天一个人在学园里大哭……

    所以,她特地把小米叫来,托付给张老板。

    小米更加害羞了,她的胆子很小,和张叹接触这么久,见面依然容易脸红。

    张叹没想到会遇到“托孤”的剧情,哭笑不得,点头说:“好啊,没问题,小白叮嘱的事情,我一定办好,我和小米是好朋友,小白不在的时候,让我来照顾吧。”

    小白高兴极了:“张老板你是个好人嗷。”

    又顺利收集到一张好人卡,可不可以召唤大白出来照顾瓜娃子们。

    小米也鼓起勇气,抬头说:“谢谢张老板。”

    张叹摸摸了这个小可怜的脑袋,柔声说:“我一个人,你也一个人,我们正好一起搭伙过日子。”

    说的时候特地看了一眼苏澜,发现苏澜看他的目光特别温柔。

    办完了最惦记的事,小白带着小米走了,榴榴跑来喊她们,大家都要和她说话呢。

    苏澜说:“小白看起来很舍不得你。”

    张叹笑了笑,转移到其他话题上。苏澜看出他心不在这里,体贴地说:“我们下楼去吧,找小朋友玩。”

    “你,不方便吧。”

    “这有什么不方便,小朋友又不是狗仔队,再说,大家早就知道我了。”

    张叹和她来到一楼,只见小白正在和小朋友们告别,小米和程程在哭,榴榴也一脸难过,只有喜儿依然嘻嘻哈哈。

    晚上才9点钟,马兰花来学园了,她们明天早上6点的火车,要起早,所以今晚早点休息。

    马兰花跟张叹道别,感谢他对小白的关爱,同时也向老师和黄姨等人告别。

    “小白,我们要走了。”

    小白要哭了,被一群瓜娃子围着,依依不舍。

    她跟着马兰花出了门,走到院子里,小朋友们都跟了出来,罗子康站在人群中鼓起勇气喊了一句:“小白你还会来吗?”

    “罗子康,拜拜,明年见。”

    说完,小白看到人群中朝她笑的张老板,再也忍不住,挣开舅妈的手,跑过去,扑进他怀里,小脸蛋紧贴着。

    张叹把小小的她抱在怀里,感觉到她在哭。

    他安慰道:“没关系的,没关系的,看完奶奶你就回来了,到时候我们再一起做饭一起吃。”

    小白脸贴在他的胸前,带着哭声说:“好,小白和大叔一起吃莽莽。”

    张叹摸摸她的西瓜头头,拿出一个红包,放在小白的口袋里,对马兰花说:“别急,这是给小白的酬劳费。你去浙江的时候,我找小白录了一首歌,是在拍的这部电视剧的主题曲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