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> 都市小说 > 奶爸学园 > 章节目录 277、寻人(2/2求订阅噻)
    PS:两章合一了。水印广告测试   水印广告测试

    宋雯有个习惯,每周会买最新的一期漫画杂志,《合金社团》、《大唐幻夜》、《精武门》、《漫画兔子》……

    这些是华夏当下最好的漫画杂志,作为漫画师,宋雯必须保持灵感,以及对市场流行趋势的敏锐嗅觉,看杂志漫画是最简便的途径。

    漫画连载主要有两种模式,一是以网络连载为主,杂志为辅,二是以杂志连载为主,网络为辅。

    一般而言,第二种模式更加困难,因为杂志连载的成本更高,出版方为了控制盈利,必定对连载的漫画严把关,所以能连载在杂志上的漫画,质量基本都有保证。连载是一件漫长的过程,过程中水准下降,立刻就会迎来腰斩的命运,这逼迫漫画作者们不得不时刻保持高压和水准在线。

    宋雯的《燃灯者1》正在做成动漫,目前在连载《燃灯者2》,也已经到了尾声,她开始构思《燃灯者3》的剧情。

    第一部作品很成功,所以才会被浦江电影制片厂看中,但是《燃灯者2》更上了一层楼,人气更高,反响更好,不仅在制作动漫,而且发行了单行本。

    “找时间要请张叹吃饭,感谢他当初帮我想剧情。”宋佳一边晨跑,一边想到。《燃灯者2》的剧情是她和张叹一起构思的,读者们夸赞的那些创意点子,绝大部分出自张叹。

    和往常一样,她每天保持晨跑的习惯。晨跑结束后,顺路买早餐,走回家时,早餐也吃完了,洗澡,开始一天的工作。

    她是独立漫画师,一个人是一个工作室,保持一周一更的节奏。

    “老板,有新到的漫画吗?”这天照例晨跑后,从终点返回,路过报刊亭,询问刚开门正在整理书刊的老板。

    “新到了《大唐幻夜》,要吗?”老板问道。

    “来一本。”

    “20块钱。”

    拿到《大唐幻夜》,宋雯边往回走边翻阅杂志,封面依然是《镇魔塔》和《花想天下》。

    这两部连载漫画是《大唐幻夜》的主推作品,人气很高,宋雯也在追。

    她扫了一眼目录,看看有没有新连载的漫画作品。

    “咦?有三部新漫画连载了,《天下第一》、《太子》、《寻梦环游记》……”

    宋雯没有立即看,而是先把《镇魔塔》和《花想天下》看完,之后吃早餐,回到家,洗了澡,坐在书房里,才开始看新连载的三部漫画。

    《天下第一》的画风很凌厉,符合它的名字。《花想天下》很萌,这是一部爱情故事漫画,而《寻梦环游记》古风浓郁,色彩明艳大胆。

    宋雯先看的是《寻梦环游记》,很快翻到首页,查看作者,这画风、节奏和故事,明显不像是新手。

    “小红马漫画工作室?”宋雯没听说过,不过,既然是工作室的作品,那肯定不会差。

    10分钟后。

    “怎么就没了???竟然去了地府!”宋雯沉浸在剧情中,但刚看的入迷,就发现没了!

    这一天和宋雯一样的漫画爱好者不少,《寻梦环游记》以其独特的画风和剧情吸引了众人。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晚上,黄家村。

    黄姨家,张叹今晚在她家吃晚饭,黄莓莓也在。

    “精神不大好?”黄莓莓问。

    “很好啊。”

    “屁,你看你,霜打了一样。”

    她的话音一落,吃饭的三人都看向她,黄姨训道:“你一个女孩子能不能说话斯文点?大家在吃饭!你好好向张叹学习。”

    黄莓莓小声嘀咕:“别人家的孩子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说张叹好帅啊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开了空调吗?有点热,妈你看张叹都出汗了,把空调关了吧,家里挺暖和的。”

    “张叹要关了空调吗?”

    “关了吧黄姨。”

    黄姨去把空调关了,张叹是抹了一把额头,吃饭的时候确实出汗了,有点闷热,年轻人,火炭一般的年纪。

    吃完晚饭,张叹坐了会儿,和黄莓莓下了两盘象棋,输了200块钱,和黄姨离开,一起回小红马学园。

    黄莓莓往厨房看了一眼,跟着起身走:“我也去我也去,我去看看榴榴那个淘气包。”

    身后黄叔喊道:“莓莓你别走,过来搭把手洗碗。”

    黄莓莓假装没听到,反身把家门关上了。

    黄姨说:“把钱还给张叹!你好意思。”

    黄莓莓理直气壮:“我为什么不好意思?我凭本事赚的钱。”

    黄姨嘲讽道:“……难怪你单身到现在,钢铁直女。”

    黄莓莓说:“张叹说我挺丰满的,这身材很招男人喜欢,对不对张叹?”

    “咳咳咳~~~”张叹差点被自己唾液呛死,这黄莓莓说话太彪悍了,他确实说过,但当面对家长说,多难堪啊,她不尴尬吗?

    “黄姨,我想起还有点事,你们先回去吧,我买点东西,等会儿就回学园。”张叹说。

    “你去吧,早点回去,外面冷。”黄姨叮嘱道,带着黄莓莓走。

    黄莓莓不断回头看,觉得张叹不会是去和女孩子幽会吧。没办法,和张叹认识20多年,他给她留下的印象太深刻,一下子很难扭转。

    “别看了,张叹都受不了你。”

    “一般男人确实受不了我。”

    黄姨气的撸袖子,要给她个教训。

    黄莓莓哈哈大笑,蹿进旁边小巷子里的茶室,里面人气很旺,很暖和。

    “你不是要去看榴榴吗?”黄姨问。

    “榴榴那个淘气包,有什么好看的。园长大人你去吧,我看到小岚在,我找她们喝茶聊天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张叹围上了红色围巾,穿着大衣,插兜走在幽深安静的巷子里。两边的人家亮着灯,偶尔有人语声从门窗缝隙里传出来,狗子在院子里叫,猫咪从巷子的阴影里悠闲地走出来……

    他不知不觉,走到了一栋四层小楼楼下,墙壁上爬满了爬山虎,一楼的窗户亮着灯,二楼亮着灯,三楼也亮着灯。一楼的窗户里传出新闻联播的声音,二楼传出人语声,三楼传出电视剧里刀剑碰撞的声音。

    唯独四楼的窗户黑漆漆一片。

    张叹只是看了一眼,脚步没停,到旁边的便利店里买了一包电池,家里的空调遥控器没电了,不开空调晚上熬不住。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四川的一个偏僻山村里,晚上七点多,这座山坳坳里的小山村亮起了盏盏灯火,与周围无边无际漆黑的群山相比,仿佛随时要被吞没。

    这些灯火挤在一起,更似相互取暖,保持在寒风中不灭。

    沿着灯火集中中心地带往北走,经过一座石头拱桥,再沿着干涸的稻田走500米左右,便来到一栋只有一层的红砖房。

    这栋红砖房是一件半成品,甚至连半成品都不算。在农村里,人们一般要建三层小楼,内部粉刷一新,外墙的红砖上贴好瓷板。比不上城里的楼房,但是也算小康之家,一家人住在里面,其乐融融。

    但是这栋小房子只是打了地基,修了第一层,计划中的第二层和第三层还没有起来,家里的男人就去世了,留下这个“烂尾楼”,以及院子里一堆计划建房子用的沙子和红砖。

    好几年了,红砖码的整整齐齐,沙子上压了帆布,以防被风吹散,被水侵蚀。这条理分明的模样,仿佛明天天一亮就有人把它们用起来。

    “烂尾楼”位于一个小山包上,背靠山林,前方是连绵的水田,但现在是冬季,水田里空旷寂寥,漆黑的夜里时不时传来不知名的小兽嘶鸣。

    一年365天,烂尾楼里大部分时间总是黑漆漆的,仿佛没有人住,但是今天,这里灯火通明,时不时有笑声传出来。

    “妈~~小白回来了,我想去找她玩。”在烂尾楼左手边,隔着两块水田的另一个小山包上,建了一栋农村里最常见的三层小楼。

    一个长相敦实的小男孩站在门口往烂尾楼眺望,晚风迎面吹来,把他冷的打了几个哆嗦,但是也把一个小女孩的笑声和说话声吹来,让他舍不得回家,只想往外跑。

    一个妇女出来,把他叫进家里:“明天再去找小白噻,人家要和奶奶说话,没空搭理你。墩子,快进屋来,你流鼻涕了!!”

    此刻的烂尾楼里,小白正窝在奶奶的怀抱里,叽叽喳喳地给她讲述这一年的见闻。

    奶**发全白了,脸上带着慈祥的笑,把她搂在怀里,时不时揉揉她的西瓜头头。

    每当这时候,小白就会眯着眼睛,露出享受的神情。

    她脸上皱纹纵横,显示她的一生经历丰富,但是此刻听小白叽叽喳喳讲述外面的世界,很多她已经听不懂了。

    马兰花坐在一旁笑着听,时不时插句话。

    客厅里烧着火盆,火光照亮大家的脸,显得红彤彤的。

    吃过了饭,正在聊天中。

    乡下晚上没有娱乐活动,吃了晚饭,要么窜门,要么在家看电视,八九点就熄灯睡觉。

    “小白,你给奶奶买的东西呢?”马兰花说道。

    “给奶奶啦~~”

    早就给了,小白给奶奶买了新衣裳,新帽子。当然,都是她出钱,舅妈出力买的。

    奶奶再次感谢马兰花对小白的照顾,说起来,她和马兰花一家没有亲戚关系,只是同村同族,祖上都是同一家开枝散叶的。

    马兰花说:“这些都是小白自己赚钱买的,她可厉害唠。”

    小白得意地昂起小下巴,巴拉巴拉说她又拍戏又唱歌。

    “张老板唆,小白噻,你回来唠我们再拍戏噻,你好厉害嗷,你一定要来嗷,你演娃娃演的好好嗷。”

    奶奶笑呵呵的听着,她早就听小白说起过那个张老板,小白话里话外总是提到。

    说着说着,小白哒哒哒跑去房间里,很快抱着一个鱼肚玻璃瓶出来,有些沉,里面装了满满的蜜饯。

    “奶奶吃一个噻。”她捏了一个,喂给奶奶。

    奶奶让她自己吃,她牙掉的厉害,吃不了蜜饯这种东西,粘牙,太甜。

    小白小脸蛋鼓鼓的,失望不已,她特地带来给奶奶吃的,没想到奶奶不能吃。

    “小白自己吃嘛。”

    马兰花笑道:“小白你个瓜娃子,我就说了吧,奶奶吃不了,你非要买,这下好唠,你自个儿吃咯,你个屁儿黑偷着笑。”

    小白大怒:“舅妈你才屁儿黑~~”

    马兰花:“有了奶奶你敢骂我是不是?”

    “那你为啥子骂我咧?”

    马兰花对奶奶说:“你看,小白凶得很,莫有人敢惹她,你放心了吧。”

    “哼!我才不凶,我是奶奶的好宝宝。”

    “好宝宝会经常骂人?”

    “我才不骂人,我从不骂人。”

    “你还打架嘞。”

    “铲……哪里有嘛,莫有的事嘛,舅妈你是不是想错了嗷?”

    她使劲瞪着舅妈,那样子,似乎只要舅妈敢继续说她的坏话,她就拼了。

    马兰花给小朋友留点面子,转移到其他话题了,说起了儿子的婚事,奶奶脸上满是欣慰,恭喜她也要当奶奶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小白有些困了,趴在奶奶怀里打盹,奶奶想把她抱回床上,但是抱不动,腰直不起来,马兰花赶紧帮忙,把小白送到了床上。

    瞌睡虫来袭的小白抓着马兰花的衣服,叫奶奶一起睡告。

    “奶奶过会儿就来,你先睡嘛。”马兰花说,出了房间,来到客厅,拿起火钳,把火盆里的木柴翻了翻,火焰活跃了些。

    火星溅起,像是烟花,两人沉默了片刻,马兰花说:“还是莫有找到那个人。”

    奶奶的眼睛看着跳跃的活跃,浑浊难辨。

    “没找到吗?”

    “只知道她曾经在那里生活过很长一段时间,她朋友很少,能打听的人也很少,所以还是没有找到那个男的。”

    良久,奶奶才用轻微温暖的声音说:“辛苦你们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要说这么见外的话噻,小白是我的外甥女。”

    坐了一会儿,马兰花提着手电筒,走了。

    “别送了,把门锁上,早点休息吧。”马兰花说。

    “路上注意安全。”

    “晓得唠。”

    奶奶站在小山包上,目送马兰花的那点灯光渐行渐远,直至消失不见,回到客厅的火盆端到院子里,浇水熄灭,再把院子里的灯熄灭,关上大门,回到卧室里。

    她站在床边打量睡的脸蛋红彤彤的小白,粗糙的右手怜爱地抚摸她的小脸蛋,无声地笑。

    “奶奶,你好冷嗷。”

    奶奶一上床,小白就往她怀里挤。奶奶身上好冷,把小白冷醒了。

    “过一会儿就暖和了,你莫要挨着。”

    小白没听,反而抱紧了奶奶,笑嘻嘻地说:“舅妈唆我是个暖宝宝,好烫嗷,奶奶我给你暖暖嘛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