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> 都市小说 > 奶爸学园 > 章节目录 279、收留(2/2求订阅噻)
    邓文以前演的都是偶像剧,奶油小生,后来被张叹看中,认为他其实不够帅,果然,在剧组被刘金路天天打击后,饰演张东升后,越来越像个普罗大众。水印广告测试   水印广告测试

    他戴上了地中海假发,人也增肥了,有了肚腩,整个人显得膨胀了不少,穿上白背心,白衬衫,确实像个中年男人,走在大街上没谁多看两眼的那种。

    邓文虽然越来越代入张东升这个角色,但是以前的一些生活习惯和肢体语言改不了。

    比如甩发梢、眼睛深情凝视所谓放电、迷之微笑、昂下巴等等,这些做作的演技小伎俩特别多。

    他有幸遇到了刘金路,刘金路是个脾气直来直去的人,看不惯就说,毫不留情面,把邓文批的有时候几乎下不来台。

    好在,剧组里有几个老戏骨,每当这时候就出来圆场,或者张叹在的时候,张叹来当这个和稀泥的人。

    这天张叹拿着《小白船》的音频文件来到剧组时,正好又遇到刘金路在调教邓文,只因邓文刚才在演照镜子的镜头时,又使出了他在拍偶像剧时无往不利的“深情凝视”。

    凝视个鬼,这可是《隐秘的角落》!邓文镜子中看的是自己,而且秃头!这也能深情??

    被刘金路打击一番后,邓文终于收敛了那些浮夸的小动作,之后演的挺好。

    “不错,有进步。”这一幕拍完后,刘金路不吝啬夸奖。

    邓文呵呵苦笑。

    张叹说:“正好休息5分钟,刘导,过来听首歌。”

    刘金路:“听歌?还有这情调?”

    “是我给电视剧找的主题曲。”

    “!那要听听。”

    刘金路来了劲,张叹之前跟他打过招呼,说他来准备《隐秘的角落》的主题曲。

    邓文本来要走,闻言留了下来,问:“导演、张老师,我能听听吗?”

    张叹:“当然可以,正好听听你的意见。”

    “好啊,张老师以前写的《枉凝眉》,虽然不是流行乐,但是我很喜欢,百听不厌。”邓文送上赞誉。

    张叹给手机插上耳机,递给刘金路,点击播放。

    蓝蓝的天空银河里

    有只小白船

    船上有棵桂花树

    白兔在游玩

    桨儿桨儿看不见

    船上也没帆

    飘呀飘呀飘向西天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耳机里的童声让刘金路呆了呆,但他镇定功夫不错,而且这首歌旋律婉转,意境优美,是不可多得的佳作。

    他听完后,第一时间摘下耳机,询问张叹:“怎么是首儿歌?作为主题曲?”

    张叹把耳机递给邓文,请他也听一听,同时对刘金路说:“我想用作电视剧的主题曲,特别找的一首儿歌,致敬童年的意思。《隐秘的角落》的核心思想讲的不是犯罪,而是教育和童年对孩子们的影响。这首《小白船》表达的是天真烂漫、活泼开朗的情感基调,非常符合电视剧的主题。”

    刘金路想了想,张叹说的有道理,脑洞也大,他就没想过还能用儿歌作为主题曲的。

    这时候邓文听完了,摘下耳机说:“一首新歌,很好听,我觉得很好,是张老师写的吗?”

    刘金路也看向张叹。

    张叹:“我写的。”

    邓文赶紧送上赞歌,连带着唱歌的小朋友们也被称赞了一番。

    张叹:“邓文觉得不错,导演你呢?”

    刘金路沉吟片刻,说:“我也没问题。”

    张叹:“那行,就这么定了,这里还有一个版本的《小白船》,是用在剧中作为插曲的。”

    “不同的版本?”刘金路好奇,要从邓文手中拿走耳机,戴上再听。

    可是,他晚了一步,邓文捂紧手掌,笑呵呵地说道:“不同的版本?我来听听。”

    他戴上耳机,请张叹播给他听听,同时对瞪着他的刘金路说:“省的拿来拿去,我听完马上就给你。”

    刘金路挥挥手,懒得争,他知道,这小子现在对他肯定有气。

    两分钟后,邓文摘下耳机,一言不发地交给刘金路。

    刘金路好奇地问:“怎么样?怎么一脸严肃的样子?”

    邓文:“你听听就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“神神秘秘。”刘金路说着,戴上耳机,没一会儿说了句大大的卧槽,瞪着张叹说:“好阴森,这是同一首歌?差别太大了。”

    张叹看到刘金路身后,孟轲原本在过来,听到导演说脏话,立刻调转走开了。

    他笑道:“所以这是在告诉大家,孩子的童年有多么重要,童年好的,就像《小白船》儿歌,童年不好的,就会变异成这种来自阴间的音乐。”

    刘金路:“还能这样解读?”

    邓文:“服了。”

    确定了《小白船》作为主题曲后,张叹留在剧组,给演员们讲戏,一直到傍晚才回到小红马学园。

    走到门口时,忽然听到暮霭沉沉的院子里传出小奶音,喊的是:瓜娃子~~~有瓜娃子在吗?

    张叹的心猛然跳了几下,小白???

    直到……

    “hiahiahia~~~~小米,我的小闺女,一个瓜娃子都没有,最大的瓜娃子小白跑啦~~~~”

    原来是喜儿那个瓜娃子。

    果然,他目光落在在院子里暴走的喜儿身上,这个小朋友一手提着红色小桶子,一手拎着塑料小铲子,哒哒哒跑到沙坑边,和小米一起挖沙子。

    张叹走过去问:“你们忙着呢?”

    小米飞快地瞥了他一眼,迅速低头,专心致志地挖沙子。

    喜儿则hiahia大笑说:“张老板,我和小米在沙坑,埋榴榴呢。”

    她一边大笑,一边卖力地挖坑,时不时往校门口张望,嘀咕榴榴怎么还不来,快点埋了她春天再长出三个榴榴。

    张叹看到小满老师在,便没再管她们,只是说了句:“早点回教室,外面天黑了,好冷的。”

    喜儿在身后一边忙活一边大声对小米说:“张老板喜欢小白不喜欢我们,哼!”

    张叹:“……”

    他回到家里,傍晚六点半,但是屋里已经黑重重的。

    他刚要打开灯,忽然听到嘟嘟嘟嘟的叫鸡子的声音,动作一滞,凝神静听,没再有,刚才似乎是幻听。

    他打开灯,到冰箱里看了看有什么食材,准备做晚饭。

    冰箱里空空如也,只有一挂荞麦面条,另外还有两个鸡蛋,简单点,就煮面条吧。

    没一会儿煮好了,正好要吃呢,敲门声响,黄姨来了。

    “还没吃饭?”黄姨见厨房和餐厅里亮着灯,问道。

    张叹:“刚准备吃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长话短说,今天派出所的民警跟我联系了,小米的事,山东那边的老家找到了,但是她家里没人了。”

    张叹:“……家里没有爷爷奶奶或者外公外婆?”

    “那是她妈妈家,外公外婆都不在了。她妈妈有个姐姐,目前正在联系她,看她能不能领养小米。一直这么放在派出所不是办法,最后总要有个着落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那就是,等那边沟通的结果了?”

    “对,我先跟你说一下,好有个心理准备,她大姨要是愿意,顺利的话,小米可能很快就会走。”

    这时窗外传来喜儿hiahia大笑和嚷嚷声,听起来似乎是榴榴在追打她,要把她打扁。她在寻求小米的帮助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