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> 都市小说 > 奶爸学园 > 章节目录 293、尘埃落定(2/2)
    丁佳敏留在办公室,黄姨出去喊小米过来。水印广告测试   水印广告测试

    小米刚好画好了画,闻言喜滋滋地带着画来了,榴榴见状,也拿着她的鬼画符跟来,但是被黄姨拦住了,让她自己玩去。

    榴榴很不满意,认为园长阿姨欺负小小朋友,嚷嚷给她看画。

    黄姨扫了一眼,没敢第二眼,让榴榴去给小柳老师看。小柳老师很有艺术细胞,会画画,会唱歌,会跳舞,还会弹钢琴。

    榴榴闻言,兴匆匆地拎着她的得意之作去找小柳老师,一路上见到不少小朋友,热情地给她们看,除了喜儿说好丑吖,其他小朋友全没看懂。

    不说榴榴给小朋友们讲解她的画,小米来到办公室后,迫不及待地先把画送给了丁佳敏,这幅画就是画给她的,画中有一位女警,毫无疑问,是她。

    黄姨见状,苦笑了一下,但问题还是要问的。

    她委婉地问小米,她和小敏姐姐都想让她成为她们的家人,以后一起生活,问她更想跟谁。

    小米没听懂,以为只是玩呢,所以毫不犹豫地站在了丁佳敏脚边。

    好吧,黄姨已经知道结果了。

    她把地方让给丁佳敏,由她来给小米解释领养的事情。

    黄姨来到一楼,一边应付小朋友们的各种问题,一边惦记楼上的两人。

    期间张叹回来了,告诉她他挑了两家条件很不错的福利院,问她二选一,但是他立刻知道了丁佳敏要收养小米的事情。

    张叹还没消化好这个消息,黄姨又说其实她也想收养,老黄和莓莓都已经同意了,但是没有竞争过丁佳敏。

    得知丁佳敏正在和小米谈心,张叹回家放了包立刻下来,等待结果。

    “园长?”丁佳敏下来了,朝黄姨招呼,“张叹也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谈的怎么样了?”张叹询问。

    丁佳敏小声说:“该讲的都讲了,小米在哭,很伤心。”

    张叹和黄姨明了,虽然要被自己崇拜的小敏姐姐收养,成为一家人,但是如果妈妈不抛弃她的话,她又怎么会需要被收养呢。

    血缘是割裂不开的,小米心心念念妈妈总有一天会回来找她,但是今晚,这个期盼破灭了,妈妈不会来找她了,她要成为别人家的小孩子了。

    哪怕这个别人家是小敏姐姐家,但对她来说,依然是件十分难过的事情。

    妈妈在每一个小孩子的心中都是无可替代的。

    黄姨对丁佳敏说:“那以后你要辛苦了,一个人带着小孩子,真的很难。”

    丁佳敏做出决定之前,就想过各种困难,既然已经想通,她就不会再犹豫于这个问题。她坚定地说:“我会努力照顾好小米的。”

    她现在烦恼的是另外一个问题,怎么和家里交代这件事,家里父母还不知道有小米呢。

    丁佳敏和黄姨回到办公室,张叹没有进去,他只是在外头往里扫了一眼,只见小米坐在椅子上,双脚悬空,正在小声的抹眼泪,哭噎了。

    出于女人的本能,丁佳敏蹲在她身前,小声安慰她。

    但是小米依然大颗大颗的掉金豆子。

    丁佳敏调解纠纷,甚至撸袖子抓人很在行,但是让她照顾小朋友,她是第一次,动作生疏,甚至束手无策。

    在负责接送小米的将近半年时间里,说实话,她做的不算多好,最多是中规中矩。她不懂怎么照顾小朋友,不懂小朋友的心。

    她要学的东西太多啦。

    好在身边有经验丰富的黄姨,黄姨示意她可以抱着小米。这时候,怀抱和温暖比言语更有效。

    很显然,小米现在极度缺乏安全感,需要一个温暖的怀抱。

    丁佳敏呆了呆,动作生疏地、缓慢地,还有点点尴尬地抱住了小米的小身子,让她的小身子靠在她怀里,给无助的她一些温暖。

    她明显感受到小米颤抖了一下,小身子紧绷,旋即才慢慢放松。

    两个漂泊在浦江大都会的陌生人,因为奇妙的缘分,结合在了一起,组建了一个新的家庭。她们不是照顾与被照顾的关系,而是彼此温暖的关系。

    丁佳敏失恋过一次,之后再没有谈男朋友。她性格要强,争强好胜,不懂温柔,不会撒娇,果断独立,爱很分明,从不依靠谁。她做饭不好吃,更不会做漂亮的点心。她不会唱歌,不会跳舞,皮肤不白,头发不飘逸,从不化妆,总是素颜。

    不是她不漂亮,但奇怪的是,她没什么男人缘,单身这么多年,追的人屈指可数。

    小米选择了丁佳敏,丁佳敏也选择了小米。

    丁佳敏把这件事跟家里人说,又引发了一场巨大的争论,她爸爸妈妈苦口婆心劝她,甚至怀疑是不是女儿未婚先育,把孩子生下来了,到现在才告诉他们。

    二老不放心,从老家赶到浦江,要亲眼看看丁佳敏。

    丁佳敏调解邻里纠纷很在行,给二老原原本本讲述了小米的身世和两人缘分后,他们陷入沉默。

    丁妈妈更加关心女儿的婚事,说道:“那你以后谈朋友了怎么办?有男孩子愿意接受吗?”

    丁佳敏说:“我不需要他接受我,我只需要他理解我。”

    丁妈妈叹了口气,又问:“你一个人在浦江,以后怎么照顾小米?”

    丁佳敏:“这半年不也是这么过来的吗。”

    二老把该说的话都说了,对视一眼,都知道女儿的性格,她决定的事情绝不会轻易改变。

    最后他们只剩下最后一个要求:“我们想看看那孩子。”

    丁佳敏:“好,晚上我们一起吃个饭。”

    丁爸爸说:“那孩子喜欢吃什[ ]么菜?我们来做。”

    丁佳敏呆了呆,她不知道小米喜欢吃什么,反倒是小米知道她喜欢吃菠萝咕噜肉。

    丁妈妈立刻说:“你看你,还说带了孩子半年,连孩子喜欢吃什么都不知道,你要学的可多真呢。”

    他们买了许多菜,做了一桌丰盛的晚饭,傍晚时分,丁佳敏带着小米来了。

    二老一见小姑娘柔柔弱弱、我见犹怜的样子,心疼的不得了。这么可爱的小孩子,怎么命这么苦呢。

    最终他们同意了。丁妈妈暂时不放心,本想留下来,在浦江住一段时间,帮丁佳敏带带小米。

    但是丁佳敏让她回去了,因为小米现在还处在极度缺乏安全感的阶段,要接受她需要一个适应过程,更别说突然又多出一个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