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> 都市小说 > 奶爸学园 > 章节目录 294、穿针(1/2求订阅)
    《大唐幻夜》杂志社,会议室。水印广告测试   水印广告测试

    又是一周的例会,主编正在通报上一周的漫画排名,王应虎心情忐忑,担忧《寻梦环游记》的排名。

    每周的这个早会对他们这些责编是最难熬的,心情忐忑,像等着被宣判的罪犯。

    唯独《镇魔塔》和《花想天下》的两位责编稳坐钓鱼台,老神自在。

    当然,他们也要比拼,不过他们是两虎相争,而不是和其他责编比,因为他俩负责的这两部漫画,成绩一向独占鳌头,其他漫画想要追赶,太难了,几乎看不到尽头。

    而且,这两部漫画后劲很足,剧情质量不仅没有下降,反而稳中有升。

    得亏于两部漫画之间的良性竞争,漫画作者也在较劲。

    这是好事,只是苦了其他人,越发的绝望。

    王应虎瞄了一眼坐在他右边的小姑娘,只见她愁眉苦脸。

    王应虎虽然心情忐忑,但不至于太过担心,因为《寻梦环游记》在过去三周成绩缓慢上升,已经脱离了被腰斩的危险区。

    而小姑娘负责的《太子》,则非常的危险,这次如果还是垫底,那么下周就不用刊载在杂志上了,直接准备大结局吧。

    不过也有种可能,那就是刊登大结局的机会都不给,因为这部漫画和《寻梦环游记》是同一天刊登的,才三周,人气这么低,有几个人会关心大结局呢,与其把珍贵的版面让给这样一部没人看的漫画,不如给一部新漫画,还存在无数的可能。

    “最后一名还是《太子》,负责的责编是谁?”主编问道。

    王应虎身边的小姑娘惨兮兮地举手:“是我,主编。”

    主编面无表情地看了她一眼,低头在笔记本上写写画画,说:“跟作者说,这部漫画下周不再刊登。”

    说完这个,主编开始讲下一个话题,小姑娘颤颤巍巍地举着手,没有放下,好一会儿主编才注意到,问她还有什么事。

    “主编,我想问一问,月刊上会刊载《太子》的大结局吗?”

    主编不耐烦道:“不刊载。”

    也就是说,《太子》连写大结局的机会都没有。

    而且更惨的是,依据漫画作者和出版社的合约,对方是独家授权,漫画只能被《大唐幻夜》出版社刊登,如果它不愿意刊登了,那么漫画也不能给其他人。

    也就是说,这部名为《太子》的漫画,彻底要消失在大众眼前,作者的一番心血付诸流水。

    这也是为什么很多知名漫画会突然之间消失不见的原因,大部分不是因为杂志社不刊登了,而是杂志社经营不善,倒闭了,那么和它签约的漫画也可能随之消亡。

    会议结束后,王应虎安慰了几句小姑娘,突然被主编叫住。

    主编询问了一下《寻梦环游记》和小红马漫画工作室的情况,随即说挺看好这部漫画。

    “你问问他们,能不能一周双更?可以给更好的版面。”主编说。

    一周双更是针对网络平台连载的常用语,也就是一周更两次。

    《大唐幻夜》杂志是周刊,一周就发行一期,所以漫画当然不可能做到一周双更,没地方更。

    那它的意思是,在每一期杂志上刊登一倍的量。

    王应虎精神一振,待主编离开后,双手握拳,想用力地挥一挥,忽然打住,改为只是紧紧地握了一握。革命尚未成功,同志还需努力。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小白坐在小凳子上,小身子笔挺的,正在看电视,只是眉头皱着,嘀嘀咕咕,很不满意的样子。

    她身边还有一个小板凳,坐着墩子,他看的可聚精会神了。

    小白不住地侧头打量他,再看看电视,难以相信墩子怎么看这个也看的这么认真。

    电视里是新闻联播呢。

    “啷个回事嘛,舅舅爪子给小盆友看这个嘛。”小白嘀咕,伸手在墩子面前晃了晃,墩子不受一丝影响,继续看他的。

    “墩子~~墩子???你在住啥子嘛?你是在睡告吗?”小白晃了晃墩子的肉嘟嘟的肩膀。

    墩子这才有了反应,抹了抹鼻涕,用那根亮晶晶的手指头指向电视机,说:“小白你喊我来看电视的嘛~~”

    他是被小白一嗓子喊来一起看电视的,在小白没有离开村子前,他们经常在一起玩,除了睡觉,几乎形影不离。

    小白家的电视机坏了,傍晚的时候喊白建平来修好的,打开来就只能看新闻联播了。

    小白严重怀疑舅舅对她家的电视机做了手脚,因为新闻联播是舅舅喜欢看的,在浦江,这个时候小白经常和他抢电视要看动画片。

    小白气鼓鼓的,很想去问问舅舅爪子回事嘛,啷个欺负小盆友。

    以前都可以看《风车车和假老练》的,还有其他的动画片。那时候一到太阳快要下山时,她就和墩子搬来小凳子,坐在电视机前等待动画片播放,播什么她们看什么,什么都好看,乐个不停。

    小白还是个那个小白,但是墩子已经不是那个墩子了。墩子竟然看新闻联播看的目不转睛。

    她难以理解,对新闻联播完全失去了兴趣。

    身边的火盆越烧越旺,好暖和,奶奶正在火光掩映中绣花。

    她戴着老花镜,眼睛和布匹拉的很远,手头捏着一根绣花针,正在动作娴熟但缓慢地穿针引线。

    奶奶年轻的时候有一双灵巧的手,最拿手的是蜀绣,她会绣龙凤、花鸟、鱼虫、山水等等,拿到集市上能被人抢光。

    小白小时候穿的衣服鞋子几乎都是奶奶做的,普通的布料上,她绣上一朵金色的小花、一只展翅的蜜蜂、一个可爱的小人儿,瞬间就显得与众不同,能让小白欢喜许久。

    但是现在奶奶老眼昏花了,已经很久不刺绣了。

    此刻,她正在一双虎头鞋上绣老虎头子。

    “嗷呜~~~奶奶,你绣的大脑虎阔爱惨唠。”小白对电视没兴趣,便来到奶奶身边,打量她绣虎头鞋。

    奶奶手里的线用完了,正在重新往针眼里穿线,穿了好几次都没穿进去。

    “这是我的强项嘛,奶奶,给我嘛,我来噻。”

    小白接过奶奶手里的绣花针,左手捏着针头,右手捏着线头,错开了,没能穿进去。

    小白大眼睛转了转,瞄了一眼奶奶,尬笑道:“嚯嚯嚯~~~奶奶,我逗你玩的嘛~~~嘿!”

    努力一把,穿进去了,鹅鹅鹅大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