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> 都市小说 > 奶爸学园 > 章节目录 298、市委的大伯(1/2)
    “那你今晚怎么过啊?”

    傍晚时分,夜幕刚刚开始降落,天边是一片莹莹的蓝色,月亮和星星张开了眼睛,远处传来鞭炮声,烟花砰的一声在夜空绽放。水印广告测试   水印广告测试

    大年三十了。

    苏澜躲在房间里和张叹打电话,此刻她的内心一片柔软,因为她第一次得知张叹的父母不在了,全家就他一个人。

    电话里,张叹反过来安慰了她。

    煲完电话粥,苏澜打开房门出去,忽然吓一跳,因为门前站着她妈。

    “苏苏你在和谁打电话?”苏妈妈问道。

    苏苏在房间里呆了好久,苏爸爸说女儿在打电话,苏妈妈见他许久没出来,便从厨房出来,在门口站了一会儿,虽然听不太清,但是感觉情况有点不对。

    苏澜迅速整理心情,说:“给朋友打电话拜年呢,妈,年夜饭做好了吗?我去厨房看看。”

    苏妈妈拦住她,狐疑地盯着她的脸,问:“和朋友打电话打这么久?有一个小时了吧。”

    苏澜是演员,演员能被大妈看穿?

    值此危机时刻,她演技进一步爆发,如火纯情,面不改色,极为自然地说:“好多朋友啊,有我打过去的,也有打过来的,你看,又有来了。”

    苏澜把手机递给苏妈妈看,来电显示是杨珠。

    “那你接吧。”

    苏澜一边接听电话,一边往厨房走去,心说等会儿给珠珠包个大红包,这电话太及时了。

    此刻的小红马学园里静悄悄的,夜色沉沉,瓜娃子们没一个来,张叹希望没一个来。

    见时间差不多了,他穿上大衣,提上礼物出门,把小红马学园锁好,开车来到市委大院。

    门口的警卫看了一眼车牌号,敬了个礼,顺利放他进来。

    今年的年夜饭,他在大伯家过。

    汽车停在一栋三层独栋小楼前,张叹刚提着礼物出来,就见小楼里出来一个妇人。她打扮得体,气质雍容,看起来不到40岁,但头发白了许多,看到他,笑起来的眼角出现明显的鱼尾纹。

    “张叹,你怎么才来?”妇人微微埋怨道。

    “最后一天,工作上好多事,一直到刚才才下班。”张叹说道,“快进屋吧大娘,外头冷。”

    张叹的大娘名叫秦惠芳,抬头打量张叹,惊讶不已,果然如传言说的,张叹变化好大,光从外在看,就和以前完全不同了。

    对于他的这种变化,她心里高兴,心想老张肯定也会高兴的。

    张叹和秦惠芳进了屋,秦惠芳朝厨房的方向喊了一句张叹来了。

    好一会儿,一个20几岁的姑娘从里面出来,看到张叹,好奇地打量了几眼,问:“张叹?”

    “是我。”

    “你变化好大啊,怎么了?”

    张明雪绕着张叹打转,瞧他脑后。

    张叹奇怪地问:“你看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看你的小辫子?怎么没了?剪了?你自己剪的还是被人强迫的?你的小辫子不是宝贝吗?”

    “毕业了嘛,变化大一点很正常。”

    眼前的这是秦惠芳的小女儿张明雪,也就是张叹的堂姐。

    张明雪在浦江的电力公司上班,大张叹2岁,今年25岁。

    在她之上,还有一个大女儿,已经嫁了人,家就在浦江,两个孩子大的都已经6岁了。

    “你不是变化大一点,而是大好多点。”

    张叹笑了笑,没再多说,已经习惯了别人的惊讶。

    秦惠芳让张明雪到客厅陪张叹说话,她到厨房帮老张做年夜饭。

    她一走,张明雪就悄悄说:“汤雨找你了吗?”

    张叹诧异地看了她一眼,她竟然也知道汤雨,看样子认识。

    汤雨这个名字他听过,经常通过短信和电话找他,只是他从没理会过。

    张叹十分奇怪,他对汤雨没什么印象,脑海里没有多少关于她的记忆。

    莫非有什么别的原因?张叹心想,刚想是不是能通过张明雪了解一些内情,但是张明雪似乎只是随口一问,后面再没提到过。

    张叹的大伯张会出来了,瞥了一眼张叹,不冷不淡地说了声来了,便没再理会。

    张叹习惯了,他的这位大伯对他是很不待见。因为他曾经的所作所为完全和张会的理念相违背。

    张叹并没有因为张会的态度而心生闷气,他和张会的关系,远不如秦惠芳。

    秦惠芳端上来最后一道红烧鱼,招呼道:“张叹快坐上来,我们准备吃年夜饭了,别见外,我们是你家人,到这里你就当是自己的家,千万不要客气。小雪,去把碗筷拿来,再把你爸的那瓶30年的大熊酒拿来,张叹也喝酒的,让他们俩今晚喝一喝。”

    “[ ]我去拿碗筷吧。”

    张叹离得近,直接去厨房把碗筷拿了来。

    至于酒,倒是没有拒绝,因为大伯张会好一口,但平时工作性质的原因,从不敢多喝一口,哪怕回到家里,也受到大娘秦惠芳的控制。

    今天是大年三十,条件放宽。

    要是今晚都不能喝,那一年365天,没有可以喝的机会了,家里这瓶放了快3年的大熊酒又要年长一岁,达到34年份。

    以前张叹也会陪大伯张会喝一点,之所以只喝一点,完全是因为张会的酒量一眼望到底,一个不小心,就可能把他喝倒。

    但一点也够了。

    喝了这一点酒,对他没有好脸色的大伯立刻就会上脸,由白脸变成红脸,对他宽容和友善一些了。

    说到底是自己的亲外甥,无父无母,他不帮谁帮。

    张明雪一边去拿酒,一边笑着说:“妈,不是30年份的了,是33年的了。”

    她拿了酒,折腾了一会儿还是没能打开,交给张叹开了。

    张叹先给张会倒了一杯,笑道:“大伯,您这一年头发白了不少。”

    张会闻言,诧异地抬眼看了他一下,这话不像是他会说的。

    不过这是好事,他点点头,嗯了一声,神情舒缓了些。

    张叹心里同时说道,官威也重了不少。

    他问秦惠芳:“大娘要喝点吗?”

    他记得秦惠芳也是喝一点酒的。

    秦惠芳笑道:“不了不了,你陪你大伯喝吧。”

    “张叹,给我倒点。”张明雪把杯子递过去。

    秦惠芳说道:“你一个女孩子家家,喝什么白酒!”

    “大过年的,我喝一点嘛,我还是有点量的,喝一点不会醉,我保证!再说了,今天在家,不出门。”

    秦惠芳同意了,张叹便给她倒了点,张明雪十分不满意,认为他瞧不起她,竟然给她倒这么一点点,用她的话说,她轻轻抿一口就没了。

    张叹给她倒了半杯,再给自己满上。

    秦惠芳见老张依然板着一张臭脸,便主动说道:“来,我们先举杯,张叹、小雪,祝你们新年好。”1603467425