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> 都市小说 > 奶爸学园 > 章节目录 302、hiahia(2/3求订阅)
    酒店的食堂里,张叹和谭家姐妹俩坐在一起吃午饭。水印广告测试   水印广告测试

    食堂里人不多,因为工作人员都是错开时间吃饭的,不过仍然有几个好奇地往他们看来,看的当然不是张叹,而是谭锦儿。

    谭锦儿虽然只是个小前台,但是长的漂亮,性格又好,在酒店里很受欢迎,不乏追求者。

    以往从没见谭锦儿和某个男子在一起,这次忽然出现一个,而且带了午餐,像是一家人围坐在一起吃午饭。

    有人频频窥探,张叹也发现了这些目光,好在并没有人真过来说什么。

    小喜儿早早坐好了,正襟危坐,等待张老板把午餐盒打开来,她都要流口水了,当看到真的有大虾时,哇的一声,眼睛放光。

    张老板真是她的好大马吖,她今天想吃大虾,张老板就真的带来了。

    “好多菜。”谭锦儿说,帮着张叹把菜端出来,这是一道肉末嫩豆腐。

    喜儿疯狂吸鼻子,闻香味,咽下口水,悬在椅子上的小脚丫子激动地晃了晃,等待揭晓另一道菜。

    张叹端出来,这是一道念念麻油鸡,冬天补身体很合适。

    “是肉肉。”喜儿说,看向张叹。

    张叹:“对,是鸡肉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捏?”

    这回是谭锦儿揭开的,也是喜儿千呼万唤的蒜蓉香虾。

    张叹特地把这道菜放在了喜儿的面前,把喜儿乐的hiahia笑。

    最后一道是汤,虫草花鸡汤。

    张叹对喜儿说:“你这么瘦,要多喝汤补补。”

    喜儿乐的:“hiahia,我姐姐会补衣服~”

    这是个小傻瓜。

    谭锦儿:“好好多菜啊,我们吃不完,张老板你吃了吗?一起吧。”

    张叹说:“我吃过了,这都是你们的。”

    喜儿举起小手要发言,张叹:“说。”

    喜儿:“我们吃不完,张老板一起吃。”

    张叹:“吃不完也没关系,剩下的我带回去,热一热,当晚饭吃。喜儿晚上不是要来小红马吗?你们俩到时候一起到我那里吃晚饭。”

    喜儿毫不犹豫地点头,说好,被她姐姐刮了鼻子,立刻改口说不好那不好吖,我们不是这样的人!

    张叹被她逗笑,她姐姐也被她的傻劲逗笑,相互之间因为这个少了些拘谨。

    张叹说:“你们吃吧,我先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谭家两姐妹起身送他出了食堂,才返回吃午饭。

    “它好长的胡须吖~~”喜儿迫不及待地夹了一只大虾,指着大虾的须大惊小怪,“它是不是好老了,姐姐?”

    谭锦儿说:“这是它的头发,不是胡须,快吃吧,要姐姐帮你剥吗?”

    喜儿不要她剥,反而是自己剥了一只,放到了姐姐的碗里,笑嘻嘻地说:“姐姐吃。”

    谭锦儿夹还给她:“你自己吃。”

    “姐姐吃,姐姐好辛苦。”

    谭锦儿吃了,然后也剥了一只,放到喜儿碗里:“姐姐还你一只。”

    “hiahiahia~~”

    两姐妹吃了午饭,果然没有吃完,还剩下好多菜。

    有前台的其他小姐姐过来吃饭,谭锦儿喊她们来吃些菜,人家都不肯吃。

    “这是人家专门做给你吃的,我们可不好意思吃。不过,锦儿你等会儿要给我们讲讲,是哪里来的小哥哥,好帅啊,而且很体贴。我还以为会是小颜先找到男朋友呢,没想到你不声不响先找到了,恭喜你。”

    谭锦儿苦笑,解释说那不是她的男朋友,喜儿脆声说是她的!

    “你的???”前台小姐姐们惊讶地看着这个小不点。

    小不点点头说:“是我的老板,hiahia~~”

    她见把大家唬住,乐不可支。

    谭锦儿给她们解释,那是喜儿所在的深夜学园的老板。

    午饭过后,谭锦儿继续工作,喜儿再次坐在小房间里,这回谭锦儿不仅特地查看了空调,而且把她的羽绒服放在椅子里,让喜儿冷的话就穿上。

    傍晚时分,谭锦儿带着喜儿来到小红马学园。

    学园里静悄悄的没有人,岗亭里漆黑一片,门锁着,好在大门开了一条缝,足够两个人进去。

    教室里亮着灯,喜儿一边往里走一边大喊:“小盆友~~~小盆友你们快粗来吖,我们一起玩~~~小盆友~~~~”

    小盆友没有出来,张叹出来了。

    “小盆友呢?”喜儿钻到教室里到处看,没有看到一个小盆友。

    张叹告诉她,今晚就他和她。

    喜儿立刻问她姐姐:“姐姐我会不会有危险吖~~~”

    这个瓜娃子!

    谭锦儿把喜儿拉到一边,嘀嘀咕咕一阵,喜儿过来了,似乎对张叹放心了。

    她们把中午剩下的菜也带来了,还剩下好多呢。

    张叹把谭家小姐妹请上楼,热了菜,端出来一起吃。

    吃过晚饭,谭锦儿挽起袖子洗碗,无论如何都不让张叹来。

    喜儿见状,卷起自己的小袖子,也冲了过去帮忙。

    洗了碗筷,谭锦儿顺便把厨房整理了一遍,洗刷的特别干净。

    张叹在客厅不知道,直到谭锦儿拖地一路拖到了客厅,才发现这两姐妹不声不响在打扫卫生。

    谭锦儿坚持把家里的地板都拖了一遍,才回酒店继续上班。

    “你坐那么远干嘛?”

    家里安静了好一会儿,张叹才想起来家里不是还有个小豆丁吗?抬头一看,在沙发的另一端角落里看到了,小豆丁乖乖地坐在沙发上,小手放在膝盖上,瞪着大眼睛在看他。

    “hiahia~”喜儿闻言笑起来,只是不如姐姐在的时候笑的畅快,这是拘谨的笑。

    张叹放下笔记本电脑,招手说:“坐过来嘛,你要看电视吗?”

    喜儿爬下沙发,慢吞吞地走了过来,站到面前。

    张叹笑道:“你怕我吗?”

    喜儿点点小脑袋:“怕。”

    真直接啊。

    张叹问:“你为什么怕我?我们是好朋友啊,好朋友说不需要害怕的。”

    喜儿嘟嘟小嘴巴说:“我想姐姐啦。”

    张叹:“姐姐在工作呢,今晚你在我这里玩,过阵子你姐姐下班了就来接你。”

    喜儿闻言,点点头。

    张叹给她打开电视机,播放动画片,小朋友果然被吸引了。

    不知道过了多久,张叹忙完了一阵,忽然想起喜儿好久没笑了,转头一看,只见喜儿靠坐在沙发上昏昏欲睡,电视里的动画片还在播着。

    他放下笔记本,轻声拿来一条毛巾毯,盖在喜儿身上,喜儿费劲地睁开眼睛,弱弱地喊了句张老板。

    张叹柔声说:“困了就睡吧,没关系,我会保护你的。”

    喜儿咧嘴hiahia笑了笑,忽然张嘴呕吐,吐在了毛巾毯上。

    张叹吓一跳,连忙扶起喜儿,这才发现她的小脸红彤彤的,小身子在颤抖。

    “不,不好啦,张老板~我~弄脏了~~~你的家。”

    “不要紧,喜儿你不是故意的,你生病了。”

    张叹把被吐脏了的毛巾毯随手丢在地板上,把喜儿抱在怀里,披上大衣,出门带她去看医生。

    喜儿趴在他怀里,一边小声说我才没有僧病,我好好的,一边小手紧紧地抓着他的衣襟,小身子时不时颤抖。

    张叹大步出了门,把喜儿包在大衣里,往西长安街上的医院跑去。

    忽然怀里的喜儿使劲扒拉他的衣服,钻出小脑袋,呕的一声又朝外吐了。

    张叹连忙停下,蹲下来,轻轻拍打她的后背。

    喜儿吐的眼泪鼻涕口水都出来了,张叹给她擦干净,再给她喂了点温水,让她漱漱口。

    喜儿急促地喘了两口气,弱弱地嘀咕道:“不好啦~~喜儿僧病啦,好难受吖,喜儿不能哭。”

    她终于不再硬扛说没生病了,小脸蛋贴在张叹的胸前,费劲地抬起来,看着他的眼睛说:“张老板,不要告诉我姐姐哦,hiahia。”

    旋即不放心地补了一句:“你不能丢了我哦,我很快就会好的,hiahia~~~呕~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