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> 都市小说 > 奶爸学园 > 章节目录 303、崩溃(3/3求订阅)
    “孩子脸红的像个苹果,身上发烫,显然是着了凉。水印广告测试   水印广告测试”医生说道。

    医院里,张叹抱着喜儿挂了号,正在就诊。

    “那怎么会身体发抖?”张叹问道。

    医生说道:“着凉了身体的抵抗力变弱,被细菌感染了,引发了感冒。好啦,小朋友,把体温计给我看看。”

    喜儿自己把塞在衣服底下的体温计拿出来,递给医生。

    “39度5,孩子在发高烧。”医生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么高?!”

    张叹紧张起来,小孩子发高烧很危险的。

    他感觉有小手抓了抓他的胳膊,低头一看,只见喜儿憔悴的小脸上努力露出笑容,反过来安慰他不要害怕,她只是吃多了。

    张叹揉揉她的小脑袋,把她的刘海梳理好,说:“你可不是吃多了,你是生病了,着了凉,在发烧。”

    他询问医生治疗方案,被告知喜儿要打针,还要吃药。

    喜儿顿时紧张起来,紧紧地抓着张叹的手,眼神显示她此刻怕怕的。

    张叹安慰她,打针只是有点疼,但如果不打针,那就会一直疼,病好不了。

    “喜儿不要僧病,僧病了大家就不喜欢我了。”喜儿紧张地说。

    张叹:“嗯,喜儿不生病,喜儿很快就会好的,大家都很喜欢你。”

    护士进来了,喜儿紧紧地盯着对方,只见护士姐姐拿出了针管,插上了针头,吸了药水,拿出酒精棉,靠近她。

    喜儿吓得连忙往张叹怀里挤了挤,想要躲起来。

    张叹安慰道:“不要害怕,我会保护你的。打针是为了让你快点好起来,这样你就不会这么难受了,也不会呕吐了。”

    喜儿可怜巴巴地说:“喜儿害怕。”

    张叹:“你要是不打针,姐姐会好担心你的。”

    喜儿一听,可怜巴巴地让护士姐姐脱了小裤裤,在屁屁上扎了一针。

    刚一打完针,喜儿立刻高兴道:“hiahia~~我好厉害吖~真的不疼呢~~”

    护士姐姐笑着说:“小朋友,先不要高兴太早,裤裤不要穿上,还要打一针。”

    喜儿一脸懵圈……(⊙﹏⊙)

    在她发愣时,护士姐姐动作娴熟地又往她屁屁上扎了一针,收起东西,不带走一片云彩,走了。

    一切仿佛幻觉。

    喜儿这时候才捂住自己的屁屁,好疼吖!为什么扎小盆友两针??!!小盆友只是高兴了一下,吹了一下牛,就被多扎了一针,嘤嘤嘤~

    但她没太多精力管自己的屁屁儿,因为她又吐了,趴在张叹腿上,朝垃圾桶里呕吐,眼泪鼻涕又出来了,好一会儿,小脸憔悴的像个皱巴巴的苹果,再没有白天的喜庆模样。

    打了针,吃了退烧药,张叹不放心,没有急着回家,而是给喜儿办了住院。

    他是个新手,从没照顾过小孩子,更别提是生病的小孩子。

    医生一边说不要紧,一边又说不要粗心大意,小心细菌病毒感染,要是引发呼吸道感染、肠胃炎、手足病以及肺炎就麻烦了。

    吓的张叹根本不敢带喜儿回家,还是留在医院稳妥。

    喜儿躺在小床上,精神萎靡,模样憔悴,眼皮子在打架,但不肯睡觉,在和张叹说话,小手抓着他的衣服,紧紧不放。

    其实更像是她自己的嘀咕。

    以前没发现,喜儿还是个碎碎念的小唠叨。

    张叹仔细听,听到:

    “……我怎么了~”

    “我好难受吖~”

    “锦儿姐姐呢?”

    “有人扎了我的屁屁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扎我两下屁屁~”

    “张老板没有丢掉我,我要乖乖的。”

    “喜儿不能哭,大人都讨厌小孩子哭~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张叹在她的小床边放了一个小桶子,专门给喜儿呕吐用的。

    虽然吃了药,但是恶心感一时半会没法消除,还是偶尔会吐。

    只是,喜儿已经没什么可吐的,今天吃的东西吐完了,到最后只是吐出一些汁水,越发的难受。

    她强撑着不哭,还问张叹现在几点了,她的姐姐下班了没看到她会不会好着急。

    张叹已经和谭锦儿电话联系过,这会儿应该快到医院。

    医院离她所在的酒店不远,走路过来也就十多分钟。

    张叹一边喂喜儿小口小口喝温水,一边说:“不要着急,姐姐正在过来。”

    喜儿朝他笑了笑,虚弱的都没力气大声说话了。

    这时候张叹的手机响起来,是谭锦儿打来的,她已经到了医院,正在寻找房间。

    张叹对躺在小床上的喜儿说:“姐姐来了,我去接一下她,喜儿就躺在床上,等我们一会儿好不好?”

    喜儿轻轻嗯了一声。

    张叹给她盖好被子,再次叮嘱两句,出了门,往两边走廊看了看,长长的幽深的走廊里空空荡荡的,没一个人。大年初二的晚上,人们都在家团圆呢。

    张叹往左,来到电梯口,正要乘坐电梯下去,忽然旁边的一间门开了,谭锦儿急匆匆地出来。

    张叹连忙从电梯里出来。

    “锦儿~~”他喊道。

    谭锦儿气喘吁吁,额前的刘海乱了,脸色焦急,看起来像是一路跑过来的,看到张叹的一刹那,微微松了口气,焦急地问:“喜儿怎么样了?她在哪里?”

    “在这边,跟我来。”

    张叹当先,带她去喜儿的病房,同时介绍道:“医生说她是着凉了,抵抗力变弱后,又感染了细菌,导致病毒性感冒,还发烧呕吐,身体打寒颤……”

    谭锦儿越听越急,声音带着哭声说:“肯定是上午在房间里受了寒气,都怪我,我不知道房间里空调关了,忙忘了,一直没进去看她,直到中午要吃午饭的时候才发现,那时候喜儿缩在椅子里睡觉,小身子冰凉的……”

    张叹安慰道:“不要着急,责怪自己是没有用的,现在最要紧的是保护喜儿快点好起来。她已经打了针,吃了药,这会儿好些了,医生说问题不大,但也不能大意……”

    话还没说话,谭锦儿忽然大喊一声“喜儿”,跑了起来。

    只见前方一个小人儿从病房里出来了,孤零零的走在幽深寒冷的走廊里,正在往右边走去,背对着他们。

    听到谭锦儿的喊声,小人儿猛地回头,不是喜儿是谁。

    喜儿看到是姐姐来了,开心地想要蹦跶一下,但是没有力气了,蹦跶不起来。

    她有气无力地喊了一声姐姐,hiahia笑了笑,忽然瘪瘪嘴,眼泪在眼眶里打转,看着飞奔而来的姐姐,哇的一声哭了出来。

    张叹停下脚步,站在原地,没有上前,看着她们,一时间心情复杂,难以言说。

    多乖的孩子,吐了一晚上都没有哭一声,当看到姐姐下班赶来的一刹那,崩溃了……

    谭锦儿的眼泪也在飞,把喜儿紧紧地抱在怀里。

    两姐妹哭成一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