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> 都市小说 > 奶爸学园 > 章节目录 307、临行密密缝(2/2)
    小米来了小红马学园,提着她的小包包,里面装了小点心。水印广告测试   水印广告测试

    “是什么?”榴榴第一个跑上去是,紧挨在小米身边。

    过了一年,长大一岁,沈榴榴小朋友长进了不少,去年有好吃的她总是迟到,今年她要永争第一。

    小米把包包打开来,拿出一个食盒,里面是冒着热气的驴打滚。

    驴打滚是小米自己做的,她和丁佳敏的妈妈合作,主要是丁妈妈冲锋在前,她打下手。

    做点心这种事,不能指望丁佳敏。

    “hiahiahia~~”喜儿蹦跶过来,一把抱住小米,hiahia大笑,被赏了一个驴打滚后,哒哒哒就跑了,直冲张叹家,敲开门,俏生生地说:“张老板,给你吃~~~”

    这是个知恩图报的小豆丁,张老板抱她去看了病,她就记住了他的好,每天来学园都要带点小玩意小零食给他,今天已经送了一只拇指大小的独角兽小玩偶,大概是买零食时包装袋里装的,做工很普通,就是塑料做的,但是喜儿当成了宝贝,送给他时一脸肉痛。

    张叹没收。

    这不,驴打滚送来了。

    “你哪里来的?”张叹问道,驴打滚还温热着呢。

    “小米给的。”

    “小米来了吗?”

    “嗯呐,来啦。”

    “你吃了吗?”

    “hiahiahia~~”

    “你自己吃。”

    “给张老板吃。”

    喜儿递到张叹面前,一定要给他吃。

    这时候,小米和榴榴来了。小米端着一盒驴打滚,还没打开来的,说是送给张老板吃的。

    瓜娃子们很有爱,张叹老怀欣慰,把她们迎进家,接过小米送来的驴打滚,再收下眼巴巴看着他的喜儿的驴打滚,一口吃了,赞叹真好吃。

    “小米送的驴打滚太多了,我一个人吃不完,我们一起吃吧,喜儿,来尝尝,你这个小傻瓜肯定自己没有吃。”

    喜儿hiahia笑,看向小米,小米叫她吃,她才捏了一个,美滋滋的吃。

    张叹请她们坐下,并拿来三瓶小熊饮料,插上吸管给她们,再打开电视,播放动画片,请她们在这里坐坐,他则坐在沙发上,膝盖上放着电脑做事。

    今天《隐秘的角落》剧组已经开始拍摄了,人员都已到齐,接下来的拍摄任务会很紧张,他需要和场务排好每天的拍摄计划。

    因为主角有好几个小孩子,所以拍摄计划必须兼顾他们的学习,以及符合未成年文艺工作者的规章制度,相对麻烦一些。

    但这还不是最麻烦的。

    最麻烦的是白椿花小朋友!

    这个小朋友在剧中饰演朱晶晶是个挺重要的配角,而且戏份在前几集,但是到现在还没有开拍,因为椿花小朋友一直在家过年,还没有回来。

    张叹这几天一直忍着没有和小白打电话说这事,但是现在不得不提醒她了,小朋友别玩着玩着忘了这茬。

    “万一不回来了怎么办,我得给你系根小红绳,牵着。”张叹小声说,先给马兰花打了电话,寒暄拜年后,询问起她们回浦江的行程。

    “张老板您放心,我知道小白接了戏,要拍戏了对不对?我们订了初六晚上的火车票……”

    张叹听着马兰花的话,今天是初四,也就是后天晚上小白就要回来了。

    张叹忽然听到马兰花说到浦江的时间,惊讶道:“初六晚上出发,要到初八下午3点才能到浦江?路上要花这么长时间吗?这30多个小时吧。”

    马兰花在电话那头说:“初六晚上10点钟的火车,初八下午三点到,路上要花40多个小时。”

    她为了省钱,买了最便宜的班次,绿皮车,路上特别费时间。

    张叹问道:“那你们是坐票还是卧票?”

    “是坐票。”马兰花说。

    张叹默然,40多个小时的坐票,而且听马兰花的意思,小白是没有座位的,三个人只买两个人的票,如果火车上有空座位,那么小白才有座位,如果没有空座位,那就只能三个人挤两个人的位置。现在是春运期间,怎么可能有空座位!

    张叹电话里没有多说什么,挂了电话后立即查询航班,买了三张从四川成都飞到浦江的飞机票,全程三个小时。

    买到了票,张叹才又打电话给马兰花,叮嘱她把火车票退了,然后把航班信息告诉了她。

    和张叹挂了电话,马兰花把由火车换了飞机的事情告诉白建平,白建平说是沾了小白的光。

    马兰花按耐住兴奋,询问白建平:“爪子坐飞机?”

    白建平嘿嘿笑,坐在沙发上看电视,老神自在的样子。

    马兰花见他又开始作,骂道:“宝里宝气,你嗦不嗦?”

    白建平嘿了一下说:“我啷个晓得?我没坐过噻。”

    马兰花说了句憨憨儿,去找儿子问问,走了几步,停下来对白建平说:“明天你把家里那头溜溜杀了。”

    白建平诧异地问道:“住啥子?大过年的杀溜溜不吉利噻。”

    马兰花:“锤子!有啥子不吉利的,杀了杀了,带给张老板去。”

    “人家张老板莫有吃过溜溜肉?稀罕你的溜溜?”

    “外头的溜溜肉有我家的好吃么?差的远唠,你莫管,你直管杀溜溜。”

    马兰花说一不二,就这么定了,走了后,白建平慌慌张张地嘀咕,不会杀溜溜啷个儿整???

    另一边,张叹和马兰花结束通话后,拨通了小白的电话。

    本来他有些话要和小白说的,但是身边的三个小不点听到电话那头是小白,立刻眼巴巴地围了过来。

    小米和喜儿懂事又害羞,不好意思直接问张老板要手机,但是榴榴在啊。这个瓜娃子兴奋地围着张叹蹦跶嚷嚷,吵的张叹耳朵嗡嗡响。

    “给你给你。”张叹索性把手机给了她们,等她们聊完后,他再和小白说说话。

    三个娃子顺利霸占了电话,和小白聊的热乎。

    小白和小闺蜜们聊了好久,挂了电话后,捧着手机喜滋滋的傻乐。

    奶奶在一旁撩了撩火盆,让火烧的更旺一些,继续眯着眼睛缝制衣服。

    “奶奶,这是给小白的新衣裳吗?”小白凑上前好奇地问道,自从她回家后,奶奶就一直在缝制衣服,白天黑夜,只有有空。

    “给我们小白的吖。”奶奶笑着说,“来,试一试。”

    “嚯嚯嚯~~穿衣服唠。”

    奶奶下意识地想咬断针线,呆了呆,改为用小剪子剪掉。

    年纪大了,牙齿咬不动了。

    小白喜滋滋地穿上新衣裳。

    新衣裳还没有做好,完成了80%多,还剩一些花纹刺绣没有做好。

    她给小白做的衣服大了,大好几码呢。

    “不急不急,大就对了。”奶奶说,“这是给小白长大后穿的,不是现在。”

    她去年给小白缝制了好几件衣服,但都小了,于是特地做大了两码,等小白长大了穿。

    现在她还能缝制衣裳,再过一两年,她可能就做不了了,所以趁现在能多做一件是一件。

    小白见奶奶眯着眼睛,费劲地给针眼穿线,自告奋勇帮忙。

    她挨着奶奶,看她缝制衣服,奶奶担心她无聊,让她开电视看,但是小白摇头,她反而挤在奶奶怀里,让奶奶教她做衣服嘛。

    “奶奶给小白做了好多漂亮小衣服,小白也想给奶奶做衣服噻。”

    奶奶笑道:“小白给奶奶买了好漂亮的衣服嘛,你看奶奶现在穿的就是你买的,我家小白真棒啊。”

    小白回来时,由马兰花帮忙给奶奶买了两套冬天穿的羽绒服,用的是小白自己的钱。

    “嚯嚯嚯~~~我厉害惨唠~”

    夜深了,屋后是山林,冬天的晚上特别安静,只是偶尔才会传来不知名的小兽的叫声。

    要是到了春夏季节,一到晚上后山就热闹了,各种虫鸣鸟叫。

    现在,夜里非常的安静,渐渐的,传来淅淅沥沥的雨声,像是细密的豆子撒在竹席上,声音特别好听。

    气温进一步下降,奶奶放下手中的针线活,双手趁着膝盖,缓缓站起来,到房间里看望小白。

    小白睡着了,脸蛋红扑扑的,带着笑,呼吸很有节奏,在做美梦呢。

    枕头边放着两件东西,一件是小水枪,一件是只玩偶,听小白说,这个玩偶叫巴斯光年。

    奶奶站在床边怜惜地看着她,小不点脸蛋上有了一点婴儿肥,长肉肉了。

    不知道过了多久,奶奶给小白整理好盖在身上的被子,再次回到客厅。

    火盆里的火小了很多,木炭快烧没了,只剩下短短的两截。

    她把这俩小截木炭堆在一起,再次拿起针线,赶制小白的新衣裳。

    她心爱的小孙女初六就要走了,她担心时间不够,要抓紧做好。

    一件两年后才能穿的衣服,晚一些也没关系吧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