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> 都市小说 > 奶爸学园 > 章节目录 308、相互放狠话
    人年纪大了,睡得晚起得早。水印广告测试   水印广告测试

    第二天一大早,贪睡的小白还在呼呼大睡,奶奶已经起床了,给小白盖好被子,按实被沿,防止冷到了小宝宝。

    屋外在下雨,淅淅沥沥,不大,但是气温下降了很多,好冷。

    奶奶来到厨房,烧水做饭,袅袅炊烟在晨雾烟雨中升起。

    早饭是小白特稀罕的猪肉大水饺,以前一年吃不了几回的。

    她把小白叫醒,吃了饭,墩子来喊小白去他家玩,被小白拒绝了。

    小白精神不大好,奶奶以为她感冒了,摸了摸她的额头,体温正常。

    小白没有生病,她只是不想动,哪里也不想去,只想留在家里,和刚回家那几天到处晃荡精力爆棚的样子截然相反。

    她已经意识到要离开奶奶了,离别之际,心情低落,以至于马兰花来家里做客,跟她和奶奶说明天要走的事情时,小白和舅妈吵了一架,把舅妈气走了。

    她凶巴巴的瞪着被赶到院子里撑着雨伞的马兰花,大声说:“你爬开~~爬开!!!”

    马兰花被气的鬼火冒,什么时候受过这种气,对小白连连放狠话,说要把她的屁屁儿打开花。

    小白不甘示弱,说要反打。

    马兰花气的不行,瓜娃子屁儿黑,眼不见为净,骂骂咧咧走了。

    走在路上,越想越生气,真想掉头回去和小白痛痛快快地吵一架,吵不赢就打!

    这个瓜娃子!才5岁就这么凶,她有预感,以后要吃不住这个瓜娃子了。

    回到家里,气尤难消,和白建平说了,接着放狠话,说明天上了飞机,看她怎么收拾这个小不点,胆敢以下犯上。

    白建平笑呵呵地让她不要生气,竟然还说:“老马,你应该高兴而不是生气噻。”

    马兰花瞪着他:“你唆啥子?!!!高兴个锤子!骂的不是你对不对,老白你个屁儿黑。”

    白建平并不生气,给她解释为什么应该高兴而不是生气。

    “……小白明显是舍不得奶奶,不想走嘛,你跑去跟她说这事,她不生气才怪,莫要生气,莫要生气,这不是小白不好,这恰恰说明小白很好,瓜娃子孝顺,重情嘛~~明天她要哭惨唠~去年跟我们走就哭的惨兮兮,一天没吃饭。”

    马兰花听了他一席话,觉得挺有道理的,嘴硬地说,打还是要打的,但是可以酌情打,打个折扣嘛,九九折啷个样??

    “你刚才喊我啥子?”

    放下了小白的事,马兰花的注意力瞬间落在了白建平对她的称呼上,说了多少次不要叫老马,屡教不改!又一个屁儿黑!!

    白建平呆了呆,连忙说:“小仙女噻。”

    忽然身后传来脚步声,白志强假装什么也没听到,进来后拿了个喝水用的杯子就走了,留下白建平和马兰花面面相觑。

    家里,小白气尤未消,杵在门槛前,颇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架势,瞪着通往村里的山路。

    奶奶柔声说道:“小白~~~不要生气了,别站在那里,外头冷,快过来烤火。”

    她永远是慈祥和蔼的模样,并没有因为小白和舅妈吵架而生气或者责怪。

    她招手把小白喊来在身边坐下,抱在怀里,谈心聊天。

    聊了没两句,小白忽然说:“奶奶,我惨唠,舅妈要把我的屁屁儿打开花唠~~啷个办嘛~”

    旋即一把紧紧抱住奶奶,说:“我不想走嘛,我不想离开奶奶,我们要永远在一起……”

    小红马学园里,早上,张叹刚要出门去剧组,忽然见二号楼的大门开了。

    他过去查看,发现是辛晓光来了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来了?拜完年了?”张叹问。

    “呵呵,拜年没劲,还是画画有意思。”辛晓光说道,这家伙不知道打了多少发蜡,油光滑亮的,像只大头苍蝇。

    “初八才上班,可以在家里多休息几天,休息好了不耽误画画。”

    “没事没事,我过来看看,正好今天家里安排了相亲,就在西长安街上,过个把小时我就过去。”

    难怪,脑袋跟从油锅里捞出来似的。

    张叹祝他马到成功,出门去剧组。

    辛晓光在工作室待到上午十点才离开,在西长安街上的一家美术馆约见了相亲的对象。

    对方是个很不错的姑娘,至少从外貌上看,化了妆有8分。

    辛晓光窃喜,心里感谢小姨,果然知道他的喜好。

    忽然人家姑娘说道:“我是被家里逼来的,其实我很根本不想相亲。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辛晓光呆了呆,脑筋转的快,笑道,“没事,我也是被家里逼来的,但既然来都来了,不如做做样子,做戏做全套嘛,这里是一家美术馆,今天刚好有一位知名画家举办作品展,不如进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姑娘想了想,跟他进去看画展,接下来相处的还不错,到快中午时,辛晓光提议到附近一起吃午饭,人家姑娘也没有拒绝,刚才看画的过程中,辛晓光的表现很加分。

    辛晓光窃喜,带着姑娘走在街上,忽然被一个hiahia大笑的小不点拦住。

    “是小光鸽鸽~~~~hiahiahia~~~”

    辛晓光低头一看,这么喜庆的小朋友,不是喜儿是谁。

    “哟,这不是谭喜儿小朋友吗?你怎么在这里?”

    他看到一旁的谭锦儿,和她打招呼,给身边的姑娘作了介绍。

    “这个姐姐不喜欢你吖~~”喜儿昂着小脑袋大声说。她指的是辛晓光的相亲对象。

    辛晓光:“……”

    姑娘:“……”

    谭锦儿连忙说她妹妹是个小傻瓜,带着她赶紧走,慢了担心被打扁。

    走远后,谭锦儿才严肃地告诫喜儿,怎么能乱说话呢,小朋友虽然小,但是说话也要分场合吖。

    喜儿嘟嘟嘴,有点委屈地说:“可是喜儿说的是真话吖。”

    谭锦儿心中叹气,我最怕的就是你说真话,你干嘛老说真话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知道人家小姐姐不喜欢小光哥哥?”

    “小姐姐就是不喜欢小光鸽鸽,是真的,姐姐~”

    谭锦儿摸摸她的小脑袋,此地不宜教育,人行道上人来人往呢。

    她们过了天桥,看到一片郁郁葱葱的小树林,两栋三层红砖楼掩映其中。

    那是小红马学园。

    她们做了午饭,专程送来给张老板,以感谢上次的照顾。

    谭锦儿上午休息,上班时间是中午1点到晚上9点,所以上午和喜儿一起努力,做了这顿丰盛的午餐。

    走到小红马学园门口时,恰好撞见张叹回来。

    喜儿哒哒哒跑过去,hiahia赞道:“张老板好帅吖~~~”

    走在路上撞见枝头喜鹊叫,张叹心情大好,看样子他今天的发蜡不是白打的。

    谭锦儿忽然觉得,她妹妹也不傻嘛,对喜欢的人说话甜滋滋的。

    当然,前提是要真长得帅,换作辛晓光在这里,可能就变成了“小光鸽鸽你没洗头~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