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> 都市小说 > 奶爸学园 > 章节目录 312、这是我的小朋友(1/2)
    走廊尽头的那间病房门开了,病人被推了出来。水印广告测试   水印广告测试

    小白立刻放下吊瓶,哒哒哒跑了进去,对医生说她家奶奶生病了,该给她奶奶看病了。

    但是医生根本没有听到她的话,因为好几个病人家属涌了进来,小白人小,被挤在了外头。

    她气哼哼站在人群外,瘪瘪嘴,差点哭了,强忍着,哼了一声,重新跑到走廊尽头的病床边,再次举起吊瓶,给奶奶输液。

    奶奶昨晚摔了一跤,在地震来临时。

    白家村没有受到太大的破坏,但是震感还是很强烈,地震一来,奶奶立刻带着小白往院子里跑,过门槛时,奶奶腿脚不便,摔了一跤,医生看了说,是腿骨和胸骨骨折了,还蛮严重的。

    奶奶不想麻烦人,以为只是摔疼了,休息一下就好。

    这一下,就是一晚上。

    她昨晚痛了一晚上,直到今天早上才由白志强和白建平送来医院。白志强送来后就赶回去了,照顾有孕在身的老婆,换了马兰花来。

    此刻,马兰花和白建平一个正在给奶奶办理住院手续,一个买早点去了。

    住院手续很难办,乡镇医院本来就小,逢此天灾,病人剧增,病床几乎要靠抢。

    而买早餐的马兰花也不顺利,乡镇大半成了废墟,买不到早点,最后找到一家勉强开着的超市,买了些食物,正在往回赶。

    奶奶昨晚疼了一晚,直到早上送到医院后才简单做了治疗,这会儿已经睡了。

    小白一边给奶奶唱歌,一边紧紧盯着旁边的病房,有人出来她就跑进去,抢着跟医生说看看她的奶奶叭。

    “小白~~~”

    忽然有人喊她,小白以为听错了,没有在意,因为声音听起来像是张老板,但她知道,张老板在好远的地方。

    “小白!”

    声音又响了,小白这回当了真,转头看向走廊的方向,当看清来人时,呆了呆,大张着嘴巴,吃惊不已,能塞一套煎饼果子进去呢。

    张叹走到她面前,蹲下来,温柔地说:“怎么了?小白,不认识我了吗?我是张叹,我来看你了。”

    小家伙眼睛里有血丝,脸上脏兮兮的,头发也乱糟糟,可以看出她昨晚没有休息好,出来的很匆忙。

    小白眨眨眼睛,震惊中,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张叹笑着捏捏她的小脸蛋,几天不见,小盆友有了点婴儿肥呢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真不认识我了?好伤心哦,你个屁儿黑。”

    一句屁儿黑唤醒了小白,她试探地问道:“张老板?”

    张叹点头:“对啊,是我,张叹,张老板。”

    小白伸出小手,捏了捏张叹的脸,往两边拉了拉,又抓了抓他的头发,确认是真人,不是假人,也不是做梦,惊讶道:“你啷个来了咧?”

    张叹笑道:“我来看你啊,我不放心你。”

    心里说,这瓜娃子还蛮记仇的,他不过是捏了捏她的脸蛋,她不仅反捏,还拉了,并抓乱了他的头发。

    小白呆了呆,忽然蹦跶起来,紧张地嚷嚷这里好危险嗷好吓人嗷,到处都在震,她差点死了呢,吓死她啦。

    “你快回去噻,好危险嗷。”小白说道。

    张叹心里又是温暖,又是难过,小朋友的第一反应竟然是担心他的安危。

    他说道:“不怕不怕,那是地震,地震已经结束了,现在没有危险了。”

    小白旋即惨兮兮地说:“我的奶奶生病啦~~奶奶——”

    张叹刚要安慰她,忽然见这个小家伙风一样从身边席卷而过,蹿进了旁边刚打开的病房里,紧接着她的声音传出来。

    “住啥子?!住啥子!!医生大叔你看看我奶奶噻,我奶奶生病唠,她好惨嗷——医生大叔~~~~”

    小白在人群外蹦蹦跳跳转圈圈,最终还是没能抢过别人,再次无功而返,气哼哼地大声说屁儿黑,一群屁儿黑,出来时看到张叹,瘪瘪嘴,眼泪没能忍住,流了下来。

    她抬手随意地抹了一把,气哼哼地继续骂屁儿黑,经过张叹,回到病床边,继续举起吊瓶,生气地对张叹说:“这里的人好坏,我再也不来这里唠~”

    张叹拿走她的吊瓶,一只手举着,一只手把小白搂在怀里,柔声说道:“别担心,你还是小孩子,别想这么多,奶奶不会有事的,大叔来处理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小白的双手捏成小拳头,横在她和张叹之间,小身子紧绷,听了张叹的话,想到眼前是对她很好的张老板,渐渐地放松,小拳头松开,变成抓着他的衣服,抽了一下鼻子,嘤嘤嘤小声哭起来。

    从昨晚到现在,小白一直处在各种负面情绪中,慌乱、紧张、害怕、惶恐、无助……始终没有放松,直到现在,张老板突然出现,突然把她抱在怀里,撕开了她伪装的外壳,露出才刚5岁的柔弱的她,防线崩溃了,眼泪刷的流下。

    张叹把她抱的更紧了,轻轻抚摸她的后背,让她释放情绪,放轻松,小孩子不应该承受这么多。

    苏澜站在不远处,微笑看着眼前这一幕,微微低头,擦了擦眼睛。

    白建平和马兰花回来时,看到张叹突然出现,震惊之情自然不在话下,这里不再赘述。

    白建平没能办好住院手续,这座小型医院已经人满为患,没有空床位,而且预计今天会有更多重伤患者入院。

    听公务人员在广播里说,医疗物资和队伍正在快速赶来,医院后原本是一个大院子,如今正在搭建临时帐篷,当做病房。

    张叹和白建平商量,再征询医生的意见后,抬着奶奶上了越野车,往县城赶去。

    小镇上太忙乱了,没有多余的人力物力照看奶奶,只有到临近的县城。

    而且,奶奶这个年纪,骨折后需要长时间的休养,不是一时半会能好的,留在小镇医院显然不妥。

    半个多小时后,汽车开到了县城的一家医院,顺利给奶奶办了住院手续,再请医护人员查看治疗,做了防护措施后,事情才算告一段落。

    奶奶这时候已经醒了,小白趴在床边,笑嘻嘻地说:“奶奶,你康康这是哪里噻?”

    奶奶没有查看周围,她不关心这是哪里,她只关心床边的这个小不点,容不下其他的,不论是眼里,还是心里。

    哪怕医生告诉她,她活不下去了,她也不会放心上,只要小白一切安好,她就好。

    小白是她的一切,胜过一切。

    眼前的小白漂漂亮亮、可可爱爱,活泼健康,让她放心了。

    刚刚,苏澜给小白洗了脸,扎了头发,小朋友现在白白嫩嫩的,加上奶奶看了医生,已经醒过来,所以精神也不错。

    “张老板,快来噻~~快来。”

    小白叽叽喳喳,朝张叹招手,要向奶奶介绍他。

    前几天张叹在和小白视频电话时,已经和奶奶见过,这是一位满头银发、气质贤淑的老人,慈眉善目,一看就是好脾气好相处的人。

    虽然生活不如意,但是在她脸上看不到丁点愁苦,此刻见到张叹,惨白的脸上露出让人心静的笑容,仿佛躺在病床上的不是她。

    插一句,【 换源神器 】真心不错,值得装个,竟然安卓苹果手机都支持!

    “奶奶,这是张老板咯,我的好盆友~~~”小白说道。

    “奶奶,终于见到您了。”

    张叹姿态摆的相当低,和小白一样喊她奶奶。

    奶奶仔细端详他,良久说道:“谢谢你,听小白说过很多你的事,谢谢你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