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> 都市小说 > 奶爸学园 > 章节目录 313、妈妈的照片(2/2)
    政府的力量是巨大的,在当天下午,梧桐镇的救援工作就全部结束。水印广告测试   水印广告测试

    这次地震总体而言比较小,造成的破坏相对轻,除了梧桐镇被毁了大半,其他地方,包括周边的村子都挺好的,没有受到多大的破坏。

    白家村。

    一个小小的身影从家里跑了出来,四周看了看,跑到院子里的大石头上,往旁边的小白家张望,小白家门紧闭着,小白不在。

    “小白~~”墩子像往常一样,朝这边喊了句,等了会儿,小白没有跑出来回应。

    他跳下大石头,吨吨吨小山坡上跑下来,跑在田埂上,蹿进了小白家的院子里。

    院子里没有人,房门也紧闭着,墩子来到门口,弯腰眯眼,从门缝里往里看,漆黑一片,没有看到小白。

    他往门缝里喊了一句小白。

    静悄悄的没有人。

    墩子想到刚刚妈妈的话,小白的奶奶摔跤了,去了医院看医生,小白也去了。

    他不确定,惦记小白,在被妈妈放出来的第一时间,就跑来找小白。

    妈妈说的果然是真的,小白不在家,奶奶也不在家。

    昨晚地震过后,墩子被妈妈关在家里,不让出来,担心他乱跑,尤其跑到山里。

    谁能确定不会有余震呢,所以墩子被妈妈禁足,哪里也不能去。

    墩子坐在门前的台阶上,拖着腮帮子,看地上的蚂蚁发呆。

    忽然远处传来声响,他抬头看去,有人来了!

    他连忙起身,吨吨吨跑到院子边缘,往来路打量,不是小白,是一群扛着锄头的大人。

    这些人穿着雨靴,靴子上沾满了山里的黄泥。他们刚刚巡山下来,摸清了山林中的情况,地震破坏了许多树木,今后几天有得忙了。

    墩子失望地回去,再次坐在门槛上,拖着腮帮子,望着远处发呆。

    小白去了浦江后,他就失去了最好的小伙伴,经常一个人坐在她家台阶上发呆,就像这样。

    不过那时候不止他一个人,奶奶通常也坐在不远处,他发呆,奶奶刺绣缝衣服,或者,停下手里的针线活,看着通往村里的小路发呆。

    太阳暖洋洋地晒在身上,墩子的眼皮开始打架,他犯困了,小脑袋像鱼线,点一下,轻点一下,快要被瞌睡虫拉下水了。

    耳边传来轻轻的脚步声,越来越近……

    “墩子~~~~”

    熟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,咬食的瞌睡虫最后发力,猛地一拉,把墩子拉的一个趔趄,栽倒在地上。

    “墩子你爪子了??你不要死吖~~”

    一个小人儿慌慌张张跑来扶起他。

    墩子抬头一看,和小白抱在一起,“小白~你回来啦~”

    两个小朋友抱在一起蹦蹦跳跳。

    小白回来了,陪她一起回来的,是张叹和苏澜。

    白建平和马兰花留在县城医院里照看奶奶。

    小白垫脚搂着墩子的肩膀,对张叹说:“看,张老板,这是我的好盆友噻,他叫墩子,他是好娃娃。”

    墩子好奇地打量张叹和苏澜,张叹和苏澜笑着朝他打招呼。

    他们回来是取衣服的,小白的,奶奶的,换洗用。

    家门没有锁,只是随手合上了而已,小白和墩子一人推一边,把大门推开了,请张叹和苏澜进来。

    “看,张老板,这是我的家嗷。”小白喜滋滋地给张叹和苏澜介绍,这是客厅,这是火盆,这是她睡告告的床,这是厨房,这是奶奶喜欢坐的椅子,这是她的小凳子,墙上是她画的画……

    她极其热情,像叽叽喳喳的小喜鹊,一股脑要把自己的一切都介绍给张叹知晓。

    张叹不动声色地打量这个家,很清寒,室内没有任何的粉饰,和屋外的墙壁一样,是裸露的红砖头。

    从大门进来,首先看到一个火盆,盆里有很多灰烬,昨晚似乎烤了火。

    在火盆的周围,有一大一小两把竹椅子,应该是自己手工做的。

    右手边,靠墙的位置还放有另外两把椅子。

    正对着大门的方向,靠墙摆放了一张老旧的八仙桌,桌子边放了四条木头长凳。

    此外,客厅就再没有其他东西了。

    八仙桌的左边,是一个黑乎乎的……洞口?没有门,经小白介绍,才知道那头是厨房。

    只是太暗了。

    苏澜在和小白说话,她打量着一件小衣裳,惊喜地询问小白这是奶奶自己做的吗。

    小白脸上放光,“这是我奶奶的强项噻,嚯嚯嚯~~”

    苏澜看的是奶奶正在给小白赶制的那件大两岁的衣裳,上面有精美的刺绣。

    “张叹你看,真漂亮~~”苏澜对张叹说。

    张叹笑道:“这肯定是给小白做的衣服。”

    小白嚯嚯笑,满是得意之情。

    “把这件衣服也带着吧,小白,你的衣服呢,我们收拾收拾,都带走。”张叹打开行李包,开始帮小白收拾东西带走。

    墩子站在门口,看着他们忙活,眼神里满是不舍。

    东西都收拾好后,小白要走了,忽然想起什么,哒哒哒跑到梳妆台前,拉开抽屉,从中拿出一张照片,小心翼翼地手捧着,朝张叹说道:“妈妈的照片,小白也要带着。”

    张叹笑道:“带上吧。”

    “大叔你看我的妈妈吗?”

    “好啊~”

    小白伸出双手,把照片递给他。

    张叹正要去接,忽然房间外传来苏澜的一声尖叫,他连忙跑过去,苏澜从厨房里惊慌失措地跑出来,躲到他身后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有,有……”

    苏澜看到小白和墩子跟了来,强压心头的惊吓,改口道:“没什么,我有点怕黑。”

    小白闻言,笑嘻嘻的,她就不怕黑。

    张叹让苏澜到屋外缓解一下心情,太阳照在身上,空气很新鲜,苏澜悄悄舒了口气,刚才在厨房里,突然一只大老鼠从她脚边跑过,把她吓坏了。

    “看,我的妈妈好乖嗷。”

    小白不忘嘚瑟,再次把照片递给张叹看。

    张叹接过去的时候,小白特地叮嘱,要小心点嗷,不能弄坏了哦。

    张叹笑着保证绝对不会弄坏,小白才放心给他。

    这是一个很清秀漂亮的姑娘,好年轻的样子,大概不会超过20岁。

    她站在公园门口,个子娇小,穿着花裙子,风把裙子吹出波浪,也把她的长发轻轻吹的斜飘起来,双手背在身后,十指搅在一起,看着镜头笑的很灿烂,露出两颗小小的可爱的虎牙。

    这么珍贵的一张照片,却被撕成了两瓣。虽然用胶水黏了,但是撕毁的痕迹尤显,把小白妈妈一分为二。

    难怪小白小心翼翼宝贝似的。

    张叹看着照片发呆,这个女孩他应该是不认识的,但不知道为什么,有点点眼熟,好像曾经见过。

    不过,美女总是有很多相似之处,有种似曾相识之感也很正常。

    小白再次问张叹,她的妈妈是不是好乖。

    “你的妈妈真的好漂亮,和小白真像。”

    小白这瓜娃子激动地蹦跶两下,把照片拿了走,宝贝似的藏在了包包里。

    接下来几人很快收拾好了东西,墩子眼中的不舍更浓了,但是小白没有发现,她垫脚摸了摸墩子的脑袋,鼓励他要好好上幼儿园哦。

    “奶奶生病了,小白要去照顾奶奶嗷,不能和你玩啦,墩子拜拜~~~”

    墩子站在屋檐下,目送他们出了院子,下了小山坡,看不到了,连忙跑到院子边,站在山坡上,沉默地目送他们远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