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> 都市小说 > 奶爸学园 > 章节目录 315、小白大小是个腕儿(2/4)
    苏澜洗完澡出来,呆了呆,小白坐在椅子里看电视,身边还坐着张叹。水印广告测试   水印广告测试

    听到脚步声,看电视的两人一齐看过来,小白抢先说:“张老板让小白开的门。”

    张叹默默给她点个赞,这样的小孩子才拿出手嘛,不拆台,还补台。

    苏澜脸色有点绯红,不知道是被热水熏的,还是因为房间里来了张海王。

    她头发湿漉漉,身上没有穿衣服,裹着白色的酒店睡衣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来了?还不准备睡觉吗?”

    苏澜随口问了一句,又返回浴室,没一会儿,响起吹风机的声音。

    张叹起身,“小白饿了,我给她送来夜宵,你也吃点吧。”

    小白诧异地抬头,看着张老板,她没有!是张老板自己带好吃的来的,说吃不完请她吃。

    苏澜对着镜子吹头发,不看他,总感觉他的目光好烫。

    “我不饿。”

    她要保持身材。春节期间休息了一周多,天天在家吃香的喝辣的,还不用自己做,当时过的很快活,回头往体重秤上一站,发现超标了,肉肉并不会因为她长的好看就不生长,反而野蛮肆意生长。

    苏澜不是吃什么都不长肉的体质,人生总不可能十全十美,给了这么好看的脸和身材,总得有点缺点。

    张叹来到她身边,“我来帮你吹吧。”

    苏澜不好意思,外头还有人呢,“不要。”

    但手里的吹风机轻而易举被张叹拿走了。

    张叹站在她身后,帮她吹头发,手法娴熟,看起来曾经干过洗剪吹,或者熟能生巧,干过别的。

    苏澜刚想说以前没少给女孩子吹头发吧,临到嘴边,忍了下去,说这话除了膈应自己还能有什么用?

    张叹一边帮苏澜吹头发,一边招呼外头吧唧吧唧吹零食的小白,“小白过来~~你该洗澡了。”

    “搓澡澡,我不搓澡澡。”

    电视里正在播放《风车车和假老练》,她看的津津有味。

    “你身上都馊了,你还不洗澡?谁敢跟你一起睡。”

    小白吃惊,低头闻自己,闻闻手手,闻闻jiojio,喷香呢。

    她虽然不如小香瓜程程,但也是个香喷喷的小宝宝呀,哼~

    这个小家伙不肯洗澡,被张叹撵的到处钻,赶进了浴室,被苏澜带去洗澡。

    然后,苏澜反手把他赶走了。

    备受关注的梧桐镇地震热度渐渐下降,受灾群众得到了有力的救援,伤者在医院救治,国家买单,而那些不幸遇难的人,也由政府帮忙准备后事。

    大灾之后必有大疫。

    地震发生后,由于生态环境破坏、水源可能受到垃圾、尸体、化学毒物等污染,水质恶化,食品出现变质或受到污染;媒介生物习性发生改变,人与细菌接触的机会增加。

    梧桐镇周边一带出现了传染病,其中痢疾比较严重。

    这天张叹和苏澜把小白送到医院看望奶奶。奶奶的身体一天天恢复,精神状态也好了很多,大家都颇为欣慰。

    她和马兰花商量过了,感谢张叹和苏澜后,嘱咐他们回去吧,不用守在这里耽误事情。

    “要不,苏苏你先回去吧,你公司的事情耽误不起。”

    走廊里,张叹和苏澜商量着。他的工作很自由,这段时间没去剧组,剧组竟然也没人问他。而苏澜就不行了,她的行程都是公司安排好的,周莉这几天每天好几个电话,催她赶紧回去。

    周莉已经得知苏澜去了四川灾区,杨珠明显气节不足,受不了严刑拷打,稍一吓唬就全招了。好在她知道轻重,没有供出张老师,只是说苏苏去了四川灾区。

    得知苏苏的目的地后,周莉急的团团转,好在苏澜的电话一直畅通,能及时联系上。

    老板已经发火了,周莉昨天告诉苏澜这个消息。

    至于发火到什么程度,周莉没说,但是苏澜已经知道,因为一大早老板的电话打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那你呢?”

    走廊里,苏澜和张叹站在尽头的窗前,她回头看了一眼从奶奶病房里出来的一个年轻男子,对方一边离开一边盯着她看。

    苏澜摸了摸脸,这才想起今天没戴口罩!

    “这人我们是不是认识?看着有点眼熟。”苏澜说,从包里拿出一个黑色口罩戴上。

    张叹回头看了一眼走远的那个年轻人,虽然没看到正脸,但是认出这是和奶奶一个病房里的,那个中年男人的儿子。

    “这几天他天天在,他爸的病床在靠窗的位置。”张叹没放心上,重新回到正题,“苏苏你回去吧,我下午送你去成都机场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呢?”苏澜问,抬头看着他的眼睛。

    张叹有些纠结,“我再等等,回去也没急事,不如先留在这里,有个照应。”

    苏澜便说:“那我陪你。”

    她见张叹还要说,忽然发问:“你怎么这么关心小白?”

    这个问题她憋了好久,非亲非故的,似乎关心过头了。

    张叹被问愣了,沉吟良久,才勉强说了句,大概是眼缘吧。

    两人都做了决定后,苏澜告诉了周莉,周莉在电话那边沉默良久,最后只说了一句,一切等她回来再说吧。

    小白这个傻孩子这些天心情不错,奶奶的病一天天好转,又有张老板在,舅舅舅妈也在,都是可以依靠的人,而且不用离开奶奶。

    她以为可以永远这样呢。

    奶奶住院已经花了几万块钱,用的是小白赚的,小家伙骄傲无比,但其实马兰花没有全用,只用了她两万块钱,其他的依然帮她存在银行里,另外的医疗费是她自己垫的,等于两人各分摊了一半。

    奶奶没有钱,她只有每个月几百块退休金,是以前当老师获得的福利。

    傍晚的时候,张叹单独和马兰花交谈,给了她一个红包。

    马兰花怎么可能收,百般推辞。

    张叹塞给她,“这不是我送的,而是小白应得的,她在电视剧里的那个角色的酬劳费。”

    马兰花吃惊,得知这里面是5万块钱,手哆嗦了一下,这也太多了吧,她们当初三个人一起参演《女人三十》,也才8万块钱,平均每人3万,老白屁儿黑所以少1万。

    张叹解释说,因为小白有了名气,酬劳自然水涨船高。

    还是有点多,马兰花觉得是张老板故意给这么多的,肯定自己垫钱了。

    张叹笑道:“这不算多,这只是一半,还有一半酬劳要拍完戏才给。这是行业规矩,一半先给一半后给,我还是蛮讲规矩的。”

    5万是一半,那就是10万!!!

    小白那个傻乎乎的瓜娃子竟然一下子赚了10万???!!!

    马兰花的三观裂了,回到病房,见到小白,关心地询问她要不要喝小熊饮料,她去买。

    小白嚯嚯贼笑:“舅妈你想喝小熊是不是?”

    这个瓜娃子转头对奶奶说,舅妈老是抢她的小熊饮料喝。

    马兰花立刻从“小白大小也是个腕儿”的幻觉中清醒过来,没错,这还是那个屁儿黑、瓜娃子,哪怕将来成了影后,她给她把过尿的事实也改变不了,她手里还有她光着膀子到处乱跑的照片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