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> 都市小说 > 奶爸学园 > 章节目录 316、势利与无私(3/4)
    白建平回家了。水印广告测试   水印广告测试

    他几天没有回家,换洗的衣服没有,身上散发臭味,马兰花终于忍受不了。

    更主要的是,奶奶的病情趋于稳定,已经不需要人守到后半夜。

    而且,他留在这里,其实作用不大。身为男性,照看奶奶多有不便。

    奶奶胸骨有骨折,无法自己洗澡,需要人帮忙擦拭身体。

    她也无法上厕所,需要有人帮衬。

    这真是不方便,病房里除了她,还有另外两床病人,都是男性。

    奶奶那么体面的一个人,如今却要面对这样的难堪。

    唯一稍微安慰的是,病床之间有帘子隔开。

    夜深人静的时候,她经常失眠睡不着。

    本来老人睡眠就不好,如今心里满腹心思,更加无法入睡,脑海里像一只火炉,火焰熊熊燃烧着,烧的她胸闷难当。

    张叹和马兰花找医院询问过能否更换病房,不求独间,人少一点也行,或者都是女病人也好。

    但是如今医院病床紧张,人满为患,要更换病房,需要等待,有空位了,恰好符合要求,才能通知更换。

    同一个病房里,中间病床上躺着一位老人,垂垂老矣,昏昏沉沉。他也是摔了一跤,卧床大半年,如今走到了人生的终点。

    马兰花在病房里这么多天,只见过他一回是清醒的。

    清醒的这回,是晚上,他竟然在和奶奶聊天。

    当天晚上十点,马兰花回去休息了,第二天一早来到病房,给奶奶带来了早餐,却意外地发现中间病床上空了,原本躺这里的那位老人已经不在。

    “他昨晚去世了。”奶奶说。

    马兰花忽然感觉有一股强烈的电流从身上过了一遍,让她汗毛直竖。

    她昨晚明明看到对方和奶奶在聊天呢。

    奶奶说,那是回光返照。

    人在午夜一点没的,他的子女都在身边,送了最后一程,走的很安详。

    当天晚上,护士们把人运走了,床位整理干净,仿佛这个人从来没出现过。

    上午,病房里的另一位病人,靠窗的那位头破了的中年男人迫不及待出院了。

    他还需要住院观察,他的脑震荡没有痊愈。

    但是对方不愿意多待,虽然没说,但是大家知道,他不愿住在这间病房,总感觉瘆得慌。

    他儿子接他走的,临走时,他儿子忽然对张叹说:“我认识你,但看起来你不认识我了。”

    张叹:“?”

    “那天我们从梧桐镇出来去县城,在路上拦住了你的车,你和你的女朋友没有理睬我们。”

    说完他头也不回地走了。

    张叹这才想起这人,难怪苏澜说觉得眼前这人有些眼熟,原来是那两位!在病房里这么多天竟然一直没有认出来!

    马兰花想给奶奶换病房,但是一则没有更好的,二则现在不是反而更好了吗,之前要独间,现在就是独间了。

    至于说死了人,奶奶并不在意。

    说着,奶奶忽然脸色憋红,忍了很久,最后告诉马兰花,她想上厕所,要麻烦马兰花。

    又过了几天,苏澜走了。

    公司给的压力太大,高层已经恼羞成怒,再不回去,真交代不了了。

    奶奶和马兰花再三感谢她,委派小白送一程。

    瓜娃子坐在张叹的车上,成了个大灯泡,害的张老板一路没机会和苏苏姑娘说体己话。

    他开车一路把苏澜送到了成都,送她到了机场,登上飞机后才离开。

    回去的路上,小白羡慕地对张叹说,他的女胖友好好好乖嗷,下次她还要和女胖友一起搓澡澡。

    这瓜娃子,一开始百般不愿洗澡,洗了一次后,觉得挺好玩吖,搓澡澡的水水永远是热的不是冷的,这让她冬天也可以玩水,屁屁儿不会被打开花。

    毕竟苏澜不是马兰花,她善良、温柔、贤惠……(此处省略一万字)

    苏澜走了,张叹的生活单调了许多,不过工作上的事情多了起来,终于有人发现他跑了不在浦江了。

    剧组那边,统筹打电话来,询问小白什么时候回来,她的戏份不能再拖了。

    张叹告诉他,小白短时间内回不了,他立刻建议换掉小白,现在请其他的小演员还来得及。

    张叹当然毫不犹豫地拒绝,“酬劳已经给了,除非你垫。”

    统筹顿时不说话了,但这家伙没有罢休,而是跑去和导演刘金路说。

    此外,公司那边再三询问他行程安排,因为马上公司的年度表彰大会要召开了,他作为热门获奖人员,不能缺席。

    再者是浦江电视台一年一度的《国剧盛典》要召开了,作为本地制片厂,必须参加,而去年《女人三十》、《小戏骨》,乃至《倒霉熊》都有实力拿下一两个奖项。

    浦江电视台少儿频道的总监王珍特地打电话来询问他能不能参加。

    漫画工作室也有事情等着他决定。

    一堆的事情等着他处理。

    张叹考虑后,也决定要离开。

    他留在四川没有意义了,照顾奶奶轮不到他,也不方便,老人家的情况不是一时半会能好的,需要长久的卧床休养。

    那现在的问题是,小白什么时候走?能不能走?还走不走?

    还有马兰花,还有白建平。

    这些问题不仅困扰着张叹,更加困扰着马兰花他们。

    一天早上,白椿花小盆友愁眉苦脸地告诉他,她不能和他回去了,她要留下来照看奶奶,奶奶只有她。

    说着说着,她都要哭了。

    她曾经哭着喊着,大晚上狂奔到小红马学园,为的就是不想离开,但是现在,她主动提出要留下来,因为和奶奶比起来,小红马学园是次要的。

    张叹心中升起巨大的失望,但又感到温暖。他不喜欢小白的决定,但是他理解和尊重她的决定,甚至,抛开个人立场,他为小白的决定鼓掌喝彩。

    唉,这个瓜娃子~~张叹心想,自从认识她以后,感觉自己成了个奶爸,不知不觉担心受怕,心里越来越多她的身影。

    苏澜他都没这么念念想想。

    张叹叮嘱她以后要保护好自己,不要和人打架,要经常联系……

    小白抱着他的大腿哭了,马兰花循声找来。

    “瓜娃子,你要跟张老板走。”马兰花坚决地说道。

    她的想法是,小白跟着张叹回浦江,白建平也去,她留下。

    这个想法她还没有和白建平商量,也没和儿子儿媳妇商量。

    晚上她和白建平回一趟家,路上商量这事,白建平不同意。

    马兰花无奈地说:“那你说啷个办?如果你有更好的办法,你说噻。”

    白建平张嘴想说什么,却发现想不到更好的。

    “要不我们都不去浦江,留在这里吧。”

    他的观念是,一家人要走一起走,要么就一起留下。

    但是这个想法遭到了马兰花的鄙视。

    “憨憨儿!这是最蠢的!!”

    “骂我住啥子嘛。”

    马兰花说,谁都可以留下,唯独小白不行。

    小白必须跟张老板走。

    像他们这种小地方的人,一辈子难有机会真正跳出圈子,跨越阶层,现在小白有了这种可能,她在浦江接受教育,在剧组拍戏,有张老板这个贵人提携,顺着这条路走下去,她会有灿烂如花的前景。

    所以无论如何,她都要把小白赶去浦江,不能让她留在梧桐镇。

    白建平难以接受这样的观点,认为老马太势利了。

    马兰花怒而举例子,刚住院时来看望奶奶的那位医生,当初是县里的高考状元呢,这总厉害吧,但还不是只能窝在县城医院发展。

    “人家啷个了?人家不是很好吗?你是啥子心?凭啥子看不起人!!”白建平怒道。

    他是个老实人,一辈子不坏,但也没多大能力,用当今的人生标准衡量,他肯定不是成功人士,属于典型的无用好男人。

    马兰花比他心眼多,心思也更加活泛,在外漂泊多年,见过一些世面,愈发认识到地域的差距,这种差距不是智力上的差距,而是环境、际遇、见识……他们奋斗一辈子,兢兢业业,也就那样了,就像她举的医生这个例子。

    除非他有超群绝伦的智慧,但芸芸众生,大家都是普通人啊。

    马兰花见白建平还是不理解,脱口说道:“你想想你幺妹,她那么好那么乖,最后啷个了?老白,我们是井底下的奇猫儿,不跳出去永远不晓得外头的世界有多大,给小白一个机会吧,她现在有机会跳出去,我们推她一把,现在对她狠一些,将来她才会更好一些,她会理解我们的。”(蛙)

    白建平双拳捏起,红着眼睛,狰狞可怖,怒瞪着马兰花,气喘如雷,像愤怒的老黄牛。

    马兰花无畏地直视他。

    她心底坦荡,无私自然就无畏。

    她为的是小白,势利一点又怎样,他们的经历,小白妈妈的经历,这些血一样的过往还不足以让他们幡然醒悟这个世界的规则吗。

    她坚定地,一字一字说道:“让小白走,我留下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