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> 都市小说 > 奶爸学园 > 章节目录 319、风雨后有彩虹,大难后有大福
    今天是元宵节,但是小白和奶奶无法一起过节,因为她们一个在走廊这头的病房,一个在走廊那头的病房,两人都住院了。水印广告测试   水印广告测试

    小白被查出感染了细菌性痢疾,拉肚子。可怜的小娃娃,拉的稀里哗啦,躺在病床上蔫蔫的,无精打采。

    张叹站在病床边,帮助护士更换输液瓶。

    “吃点东西吧。”

    张叹对趴在被窝里的小白说,她只露出一个小脑袋,闻言翻了个身,躺平了。春节期间刚有了点婴儿肥的小脸蛋,只是半天的功夫就瘦了,婴儿肥不见啦,真是来也匆匆去也匆匆。

    小白虚弱地看着他:“张老板,我是不是要走唠?”

    张叹安慰道:“不走不走,你这样也走不了啊。”

    小朋友仿佛没听到,径自嘀咕:“我不想死嘛,我还小小的呢,小白要长大,快快长大。”

    张叹:“?”

    原来要走唠是要死了的意思啊,小朋友说话也这么含蓄委婉了吗。

    他安慰小白,说不会的,不可能的。

    “你只是拉肚子而已,没听过谁拉肚子也能走了的。”

    小白又独自嘀咕我要坚强,我是坚强的小白,我要照顾奶奶……

    张叹欣慰道:“对,你要坚强,你很快就会好的,别担心,你这只是小病,我也有过。”

    “啥子?”小白这回总算听进了他的话,疲倦的大眼睛瞪着他,问他也拉稀吗。

    拉稀这个词总感觉有点羞耻。

    张叹忍不住环顾四周,见护士小姐姐不在身边,隐蔽而又飞快地点点头,忍住心底的羞耻小声说:“拉过。”

    小白嚯嚯嚯笑,但笑着笑着就变成了嘤嘤嘤,因为她又想拉粑粑了。

    张叹把她抱起来,同时举着输液瓶,带她到卫生间,护士小姐姐过来帮忙,帮她坐在卡通马桶上。

    张叹站在卫生间的门外,举着输液瓶,输液线连接里头的小白,所以其实门没有关严,留了一条小小的缝隙,缝隙里传来咕呱咕呱的声音,像是青蛙在叫。

    张叹无语又好笑,他已经习惯了,一开始确实惊奇了一番,后来发现是小白拉粑粑时叫的,青蛙啊,叫鸡子啊,大公鸡啊,小羊羔啊……她都叫过。

    因为马桶上印了这些小动物,她边拉粑粑边打量这些小动物,学着叫,反正就是好玩。

    细菌也无法打败她活泼好动的性格。

    这个马桶是张叹给买的。

    原来医院里没有这个,这里条件简陋,照顾不到这么多的细节,小朋友蹲坑蹲的双腿发软,特别痛苦,张叹便到街上买了一个便携式的卡通马桶,放在卫生间,专门给小白使用。

    这回的粑粑是青蛙拉的,和她没有关系。

    她进去的急切,出来的也快,痢疾立即,听名字就知道它的特征。

    小白捂着屁屁儿出来,嘤嘤嘤。

    张叹见她走路一瘸一拐,十分可怜,要抱她,被拒绝了,小朋友坚持自己来。来的时候之所以让张老板抱,那是因为迫不及待嘛。

    她走到床边,爬了上去,躺在被窝里舒服地叹了口气,“不得劲儿~~”

    张叹说:“很疼吧,其实我能理解你的。”

    小白唔嗯了一句,小声问了句啷个咧。

    张叹笑而不语,心说我没得过痢疾,但是我吃过不少你送来的棒棒鸡,那体验想必大同小异吧。至今他在逼乎上的回答挂在最前面呢,那个问题是“嘴巴吃多了辣椒屁股是什么体验?”

    今晚是元宵节,晚上了,护士们来检查病情时,都会说一声元宵节快乐。

    白建平煮了汤圆,一份送到了奶奶的病房,由马兰花喂,一份送到了小白这里,由张叹喂。

    每年的元宵节,小白都是和奶奶一起过的,今年明明在一起,却不能在一起,因为小白的痢疾属于传染病,是要隔离的,要是不小心传给了奶奶,那真是会要了老人家半条命。

    至于张叹,他自负有八块腹肌,不惧这些,只是戴了口罩,穿了防护手套……

    鉴于小朋友惦记奶奶,张叹给想了办法,用他的手机给老人机打了个视频电话,让两人隔着手机屏幕聊天,以此慰藉。

    “张老板~~~”

    小白呼喊道,张叹把输液瓶挂在支架上,坐到床边,问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前几天是小白给奶奶举着输液瓶,现在变成了张叹给她举着输液瓶,爷孙俩接连倒下,要是没有张老板,小白觉得她和奶奶都不知道啷个办。

    “我都不晓得啷个谢谢你。”小白说道,眼睛里泛着光。

    她虽然小,但是穷人的孩子早当家,她从小就意识到自己的不同,别的小孩子有爸爸妈妈,她没有,她只有奶奶。她大大咧咧但又心思敏感,她外表坚强但又内心脆弱,她外向开朗但又想的太多,小小年纪就是个矛盾体。

    张叹笑着摸摸她的西瓜头头,见她眯着大眼睛挺享受的,心底悄悄松了口气,他刚才差点又改为拍她的小肩膀了。

    “我也要谢谢你。”他说。

    “爪子咧?”

    “你让我明白到亲情是如此的弥足珍贵,这是我以前从未体验过的。”

    “张老板~”

    “你也有明白了这个道理吗?”

    “我想拉粑粑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这个新年虽然有诸多不顺,但总体而言,有惊无险挺过去了。

    奶奶身体有恙,但身体在好转;小白感染了痢疾,但治疗措施有力,也在好转。

    小白住院两天,出了院,但是身体虚弱,又花了好几天调养,才渐渐恢复,但是可爱的婴儿肥彻底消失了。

    按照马兰花的决定,他们要分开了,小白和白建平随张叹回浦江,她留下来照顾奶奶。

    小白自然是一万个不愿意,但是所有人都劝她,只有她哭的稀里哗啦,最后得到承诺,夏天的时候,奶奶的身体应该恢复了,到时候让她回家看望奶奶。

    医生说,按照奶奶的恢复情况,夏天7月份的时候,应该可以完全恢复。

    到时候,小白可以在家度过一个愉快的暑假。

    离别前的一晚,小白住在病房里,和奶奶度过,谁也不知道她们说了什么。

    第二天一早,三人出发赶往成都,从成都坐飞机飞往浦江。

    时隔近一个月,小白又回到了浦江,小红马里的瓜娃子们不知道熟了没。